逃荒不慌,农女开挂种田忙
逃荒不慌,农女开挂种田忙

逃荒不慌,农女开挂种田忙

荆芥赤芍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3-06-04 16:29:49

姜楠带着游戏系统穿成了古代的姜二丫。 旱灾来了要逃荒?不怕,有系统提前预警,囤好物资了! 遇到流民、山贼、海盗、乱兵?不怕,来来来,用做任务赚来的属性点把武力值加满、体魄值加满,瞬间体会武林高手摘花飞叶皆可伤人的快乐! 有人嚼舌根:“二丫将来肯定嫁不出去,就她那一言不合就拔刀的性子,一刀一个公公,一刀一个婆婆,一刀一个小姑子小叔子的,谁家敢要?” 赵大娘听不下去了,“二丫,你要夫君不要?我那几个孙子,你随便挑!” 二丫:“谢邀,要什么夫君?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一个俊美无双的小傻子突然窜出来抱着二丫的大腿喊“娘子”? 二丫立即应了,还把人领回了家。 赵大娘:“你不是说男人只会影响你拔刀的速度吗?” 二丫:“帅的不会!” …… 这个皇帝不干人事?换我家小傻子上! 邻国来犯?炸弹了解一下! 强国欺压?搅风搅雨,搅他个内乱不断! …… 反正我无敌,你们随意!
目录

10个月前·连载至第350章 三胞胎的疑惑(完结)

第1章 姜二丫

  姜楠大学毕业后,成了一个朝九晚五的二十一世纪打工人。

  下班后的她不想拖着疲惫的身体去社交,直接回家盘起腿,窝在沙发上玩起了一款后宫晋级的小游戏,顺便等着姜妈妈做的爱心晚餐。

  眼看着角色马上要升为皇后了,她却按照自己的审美,选了一套并不适合祭天时穿的衣服。

  游戏里的皇帝是个动不动就扇老婆耳光的家暴爱好者,后宫有佳丽三千,他不睡,他拿来扇。

  谁犯错他就扇谁,扇完还要降人家的级。

  姜楠的角色被他一巴掌扇去了冷宫。一阵秋风扫落叶之后,病死在冷宫里。

  伴随着凄凄惨惨的背景音乐,姜楠大骂了一句,“呸,渣男!再见!”

  她果断退出游戏,换了另一个游戏。

  这是个穿越古代种田经商的小游戏,她之前从没玩过。

  角色随机生成,叫姜二丫,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又黑又瘦,衣衫褴褛,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我饿”这两个字。

  姜楠对这个角色不太满意,就算是要种田经商,也不需要从灾民当起吧?

  “落榜书生、酒楼小二、打铁匠、豆腐西施……哪个不行?

  就算是当个搓澡的也行啊,有那搓澡的技术在手,攒点儿钱自己就能开个澡堂子,从开澡堂子开始,走上经商致富之路。

  灾民这起点也太低了吧?难度肯定很大。

  换一个,换一个。”

  姜楠决定换一个角色,然而她换来换去,游戏界面上出现的,始终都是这个姜二丫。

  “这游戏什么意思?不能换角色?算了,姜二丫就姜二丫吧,先随便玩一局,看看好不好玩再说。”

  姜楠自言自语着,直接伸手点下了“进入游戏”的按钮。

  下一秒,姜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朝着沙发的位置喊道:“楠楠,洗手吃饭了。”

  然而沙发上根本就没有人,姜楠不见了,她的手机却还留在沙发上。

  “这丫头去哪儿了?连手机都没带?不是一向嚷嚷着‘机不可失’的吗?”

  ……

  大庆国,永寿十八年。

  连续两个多月没有下过雨了,靠天吃饭的农人急得跳脚。

  西昌郡杏林村的村民们也急。

  他们村最主要的农作物就是水稻,而且田地里的水稻马上要进入稻穗分化抽穗的时期了,这是水稻一生中最需要水的时候。

  往年的这个时候,村民们会放开清江河的水坝、将清江河水引入田间的小沟渠,再扒开自家的田埂,引水灌溉。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

  清江河长时间收集不到地表水,水位一降再降,杏林村上游的方家村灌溉好了田地,居然把所剩不多的清江河水给截住了。

  方家村派了几个无赖出来说,杏林村的想要灌溉田地,得花钱从他们手中买水。

  这可把准备去引水灌溉的杏林村人惹怒了。

  花钱买水?

  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谁家拿得出余钱来买水?

  再说了,都住清江河边,凭什么你方家村的人把水截了,我们杏林村的就得花钱买水?

  啥也别说了,开打吧,谁赢谁说了算!

  但杏林村里正觉得,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打架成本最高。

  他安抚住村中人的情绪,给方家村里正画了个饼:“老哥,要不先让我们村引水灌溉吧,等秋收之后各家卖了余粮,我保证让他们把水钱给您送来!”

  方家村的里正没说话,一个无赖跳了出来,他朝杏林村里正脸上扔了一块湿牛粪。

  “老东西,你哄谁呢?等秋收后再给钱?

  秋收后找你,你是不是又得说减产啦,交完粮税和各种杂税,糊口都成问题啦,实在拿不出钱来呀……”

  杏林村里正被攻击时炸了一下毛,然后一摸脸,再伸手往眼前那么一瞧——又脏又臭。

  他也怒了:“啥也别说了,开打吧,谁赢谁说了算!”

  “杏林村的老少爷们儿,全都给我上!只要不打死人,我都给兜着!”

  一声令下,杏林村的一拥而上。打!打服了方家村的人,地里的稻子就能灌上水了!

  方家村的人也一拥而上。打!打服了杏林村,家家户户都能分到卖水钱了!

  两村的人顿时扭打在一起。

  壮汉和半大小子是打架的主力,各种棍棒互敲、拳脚相向。

  婆娘们也互相扯着头发疯狂输出。

  老人和小孩守着锄头等杀伤力大的工具,以及抽水用的龙骨水车,“嗷嗷”叫着,给己方阵营助威。

  人人都在认真打架,除了方家村那个三十多岁、死了老婆的方见仁。

  这个臭不要脸的色胚趁乱跑到了女人堆里,四处揩油。

  方见仁乐坏了。这些个老娘们哟,光顾着打架,被他摸了屁股都不知道。

  杏林村老姜家的二儿媳妇叫林秀秀,这林秀秀当年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

  啧啧啧,可惜了,可惜她嫁给了姜二牛那个憨货,被姜老太苛待了十多年,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

  这手感……女人还是稍微有点儿肉才好看。

  方见仁又看向护在林秀秀身前的姜二丫。

  他眼前一亮。

  这丫头倒是挺水灵的,虽然年纪不大,但该长的地方也都长出来了,看上去还不小。

  方见仁色眯眯地盯着姜二丫,估算了一下她各处的大小。

  “要是能亲手量一下就好了。”

  想到这里,方见仁奸笑着朝姜二丫走了过去……

  姜二丫正护在林秀秀身前,替林秀秀扛下了大部分的攻击,并与方家村的一个婆娘战了个旗鼓相当。

  她正面迎战,没料到有人会从她身后踹她后腰,还踹得那么用力。

  她被踹得扑向地面,一头就磕在了一块尖尖的石头上。

  方见仁已经按他的计划假装摔倒,扑到姜二丫身上了。正准备上下其手,突然发现姜二丫脑袋下面的河滩正在迅速变红。

  血?

  血!

  他吓傻了,完全不敢动。

  “二丫!你怎么了?二丫,你别吓娘啊!”

  林秀秀带着颤抖的声音响起,姜二牛立即丢下对手,朝这边跑过来。

  林秀秀周围的男女老少不再打架,转而看起了热闹。

  方见仁也被林秀秀这一声尖叫惊醒。他伸出手指放在姜二丫的鼻子下探了探,然后浑身一抖。

  完了,已经没气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