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在兽世基建忙
穿越后,我在兽世基建忙

穿越后,我在兽世基建忙

海盐青芒果

古代言情/上古蛮荒

更新时间:2022-09-13 10:07:39

一觉醒来发现来到远古社会,苏月是绝望的。 不过随后她便振作起来,简简单单治疗一个断腿的病人。 族人就将她当兽神给供起来,并且还送给了她一个美的惨绝人寰的少年当侍从。 最后苏月开荒种地,部落里的小崽子们,都嗷嗷跑来求包养!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开启下一轮的篇章

初到

  好烦,是谁在她的耳旁哭哭啼啼。

  难道是刚刚做手术的病人,发生了什么意外?

  苏月一惊,不敢再睡,正准备睁眼起床。

  头部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随后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她的脑中。

  她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叫兽人大陆的地方,它是由多个兽人部落组成。

  这里的人还不能够称之为人,只能够称之为兽人。

  兽人又分雌性与雄性。

  雄性是能随意转换的,负责日常打猎,养家糊口。

  但雄性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有普通雄性跟战士之分,战士相对于普通雄性来说力量速度等都有很大提升。

  战士也分一级战士,二级战士,三级战士,四级战士,五级战士。

  想要成为战士的话,就得靠平时多吃点变异兽核,只要积累了足够的能量,就能够成为战士。

  但这个世界非常落后,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有变异,只靠赤手空拳捕捉野兽挖掘兽核很困难。

  所以战士很是稀有,在吃都吃不饱的情况下,想成为战士那是很难很难的。

  而雌性兽人则不能转换,只能以人的形态生活,负责生育与采集。

  她目前所处的这个部落叫做翼虎部落。

  部落里面的人数相当的少,就只有三百人左右。

  强壮的只有一百左右,其余的一百多人就是雌性,老人跟幼崽。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这个部落首领的女儿,名字仅跟她有着一字之差,叫月。

  大约年龄应该是在十五岁左右,但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长得特别矮小。

  并且智力相当低下,但就这么一个人,为了给弟弟省一口吃的,竟然将自己给活生生的饿死了。

  苏月缓缓睁开眼,一个全身脏兮兮的,但勉强还能够看清容貌的小男孩正一脸焦急的看着她。

  “阿姐你总算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

  苏月看着小男孩眼泪汪汪的样子,目光又往下移,看到那犹如排骨的身躯,跟鸡爪子一样的双手。

  还来不及感慨,突然苏月的肚子一阵咕噜作响。

  “阿姐,你吃!”

  苏月看着唇边的野果,又看了看自己的便宜弟弟。

  “谢谢!”

  谢字刚落,只见小弟曈孔一缩,浑身一震,

  “阿姐,你,你好了,对吗,那你认不认识我是谁?”

  苏月看着紧张过头的小弟,轻轻点了下头,

  “对,我已经好了,我不光知道你是我小弟,而且我还知道阿父阿母他们……”

  “啊,太好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说我的姐姐是傻子了。”

  苏月啃着果子,看着阿阳站在山洞里又蹦又跳,又打量了一眼四周。

  不看不打紧,一看差点让她把刚刚吃进去的果子全部吐出来。

  这…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只见黑黝黝的山洞里到处都是垃圾粪便,四周更是不明的虫子到处乱飞。

  鼻中更是充斥着一股她说不出的味道。

  苏月实在是受不了了,赶紧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冲到山洞外面。

  阿阳疑惑的跟出来,就见姐姐蹲在地上,哇哇大吐。

  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帮苏月拍拍背部,

  “阿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阿阳急的都快要哭了,阿姐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他真的怕阿姐又变回以前痴痴傻傻的样子。

  直到胃里没有任何东西,苏月才站起来,

  “我没事!”

  随即便马不停蹄的开始折附近的树枝。

  “阿姐,你这是干嘛?”

  苏月强压着恶心的感觉,把手中自制的扫把塞到他的手里。

  “乖小弟,姐姐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你拿着这个帮忙把里面清理一下……”

  阿阳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家姐姐又是比划又是解释,总算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明白了姐姐,不过你要去哪里呀?”

  看着眼前天真无邪的弟弟,苏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她准备出去找点吃的,不然,她根本就撑不到晚上父母回来。

  不过就算她撑到那个时候,估计这一世的父母也给她弄不到什么吃的东西。

  倒不如自己出去看看,猎物她是不指望了,但起码野菜也可以薅一把回来。

  既然宿命让他们成为一家人,那么她就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改善家里的情况。

  “我才清醒过来,想去外面看看。”

  “哦,那你去吧,不过千万不要去后面的那座山,太危险……”

  苏月胡乱的点点头,转身就走,凉风微微袭来,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

  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差点被吓到跳起来。

  原因无他,因为自己全身上下就只有一张巴掌宽的兽皮,堪堪的围住下身,上身光溜溜的。

  虽然两个小笼包不怎么明显,但这也让她不能够接受,这是裸奔呀,赤裸裸的裸奔。

  苏月观察了一下四周,一棵类似现代芭蕉树便映入了她的眼中。

  这树比她所见的芭蕉树明显还要大两倍还不止,上面的叶子又宽又大。

  她赶紧奔过去,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弄下一片叶子来,将胸口包裹起来。

  随后苏月打量了一下自己,虽然有些不伦不类。

  但再也不用担心走光了,如今总算有了安全感了。

  苏月在茂密的森林里转了一圈,肚子抗议了无数次,却连根野菜都没发现。

  “这是玩我呢,别人穿越,分分钟都能够找到吃的,就只有她,连根能够吃的野菜都找不到。”

  苏月不由自主的望向那座白雾环绕的小山。

  从小弟的话中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只要是上了这座山,十有八九都回不来。

  就算是二级战士进去了,回来也活不了几天,也会丧命。

  由此可见,这座山是有多么的危险。

  至于为什么这座山这么恐怖与危险。

  族人们还是选择在这里安家,那是因为在山的脚下,有着一大片的石山,方便他们挖石洞居住。

  苏月正胡思乱想着,双腿已经比大脑快一步的做出反应。

  愣了几秒她猛地后退几步,拍了拍胸口,一脸后怕的看着眼前白雾环绕的大山,现在她总算是知道,族人们为什么不能进去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