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
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

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

南溪不喜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3-05-10 17:49:23

《豪门后妈在综艺反向带娃》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作为金牌经纪人,黎希雾在圈内无论走哪有人讨好。 作为裴太太,世家圈子里任谁见了她都得客客气气同她打招呼。 是明星导师,也是豪门太太,谁不羡慕黎希雾? 只有黎希雾最清楚:她不过是裴先生心里那个白月光的替身,所有的风光都与她无关。 …… 替身当久了,乏味又容易迷失自我,幡然醒悟后,黎希雾开始琢磨怎么从裴先生那里拿一笔不菲的离婚财产。 可就在她一门心思想捞离婚财产的时候,那位不待见她的婆婆风风火火请她上婆媳综艺,还承诺给她一大笔钱。 黎希雾下巴一扬:“富贵险中求,说上就上!” 一开始,婆婆在节目里想方设法给黎希雾难堪,网友直呼:最惨豪门儿媳! 后来,婆婆在节目里对黎希雾寸步不离,见谁都要炫耀自己儿媳是黎希雾,网友直呼:真香打脸还得是黎希雾她婆婆! 黎希雾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婆媳综艺上爆火。 本以为上完节目回去就能顺利离婚,谁知综艺录完,婆婆就打电话给裴先生:“你要是敢和我的宝贝离婚,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断绝母子关系!” 裴先生:?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所有未来,皆是期盼

她回来了

  裴荆州有个爱而不得的白月光。

  外界传言,除了那个白月光,此后再无人能走进裴荆州心里。

  直到这一天。

  裴家出现了新的女主人。

  沐浴过后的黎希雾,在陈助理的带路下进入裴荆州的卧室。

  丝柏香薰蜡烛杯里攒动着橙黄色细焰,整个卧室里都充满了丝柏的味道,几乎是沁人心脾的好闻。

  ‘咔哒’

  身后,陈助理出去时贴心的把房门关上。

  黎希雾环视四周有些紧张,那是身体本能面临未知的恐慌,她下意识想逃,还没退到门口就被一股铺天盖地的力道拉扯回来。

  天旋地转之间——

  黎希雾以为会被重重一压,她甚至提前皱眉做好了准备,但男人只是屈膝跪在她旁边,再将半个身子笼住她全身。

  强大的压迫裹挟而来。

  “裴……裴先生。”黎希雾说话不争气的结巴。

  身上男人嗓音沙哑低沉:“你回来了。”

  黎希雾小身板骤然一僵,不似刚才那样抖得厉害。

  她清楚的知道,裴先生刚才说的那个‘她’,其实是他心底深爱着的那白月光,并不是现在的她。

  她不知道该不该应声,只好沉默以对。

  黑暗中,两人鼻息间的呼吸混在一起。

  忽然,黎希雾下颌被轻抬起。

  接下来的一切不言而喻……

  ……

  黎希雾沉沉的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半。

  起来后,她拖着精疲力竭地身体,到楼下用餐厅吃早餐。

  放在手边的手机发出轻微震动。

  黎希雾放下餐具接起电话:“裴先生?”

  回应她的声音并不是昨晚的声音,而是陈助理的声音:“黎小姐,我是陈信,裴先生已经抵达T国,他正在休息。”

  黎希雾想问,为什么昨夜裴先生离开时没有说要出国,现在给她回电话的也是裴先生的助理,不过这些话都在嘴边,她没有问出口,而是乖巧的应了下来:“嗯,我知道了。”

  那边挂了电话。

  黎希雾嘴里早餐粥突然没了味。

  她是心甘情愿做这个替身的,所以没什么好委屈。

  裴荆州是现在唯一能给她安稳生活的人,她无父无母是个孤儿,生活一塌糊涂,如果不是遇见裴荆州,她应该还在迷茫的泥泞里挣扎。

  虽然,两人只是协议结婚三年。

  可这三年内,能做高高在上的裴太太,能拥有华贵的衣服首饰,能心安理得住大别墅里,她的幸福感已经超越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替身不算什么。

  她得知足。

  -

  三年后。

  一场众星云集的颁奖典礼正在演播厅如火如荼的进行。

  上升期当红小花季为零,提名最佳女配。

  季为零上台后,从前辈手里接过奖杯,站在立麦前忐忑的说着发言稿:“感谢风台颁给我这个荣誉,感谢我的公司,还有一直支持我的粉丝,最后我还要感谢的人是黎姐,我的经纪人。”

  提到经纪人时,季为零的目光看向台下靠前的一个座次里。

  同时,预先彩排好的镜头,也落在了黎希雾身上。

  紧接着,黎希雾的脸,出现在台上偌大的屏幕上方。

  屏幕上的黎希雾,一袭黑色长裙端坐,她脸维持着从容的微笑,那张脸比台上的季为零还要令人移不开眼。

  “这个奖是对我的鼓励也是对我的鞭策,新的一年我会继续努力,交出更好的作品,谢谢。”

  说完最后的发言稿,季为零提着裙摆在掌声中走下台。

  颁奖典礼结束。

  黎希雾出来就被好几个人拦了路。

  “黎老师,余导想请你一叙。”

  “黎老师,祁总今晚安排了饭局,希望您能赏脸到场。”

  “黎老师……”

  不等那些人把传达的话说完,黎希雾抬了一下手,有眼力见的助理圆圆,立马上前拦住那些人。

  黎希雾则回了演播厅对面的酒店。

  刚到酒店大堂,黎希雾碰见三个人。

  为首的那个男人黎希雾认得,是她近半个月没见面的老公——裴荆州。

  而此刻她老公身边,除了助理,还跟着一位身姿婀娜的靓丽佳人。

  裴荆州在接电话,当他抬眼看见黎希雾,仿佛看见陌生人那般,目光自然的移开。

  倒是陈信看到黎希雾后,脚下驻足,颔首打了声招呼:“黎小姐。”

  黎希雾挽唇问:“裴先生来这做什么?”

  “裴先生他……不好意思黎小姐,我先进去了。”陈信不方便多说,敷衍的笑了笑,赶紧跟了进去。

  黎希雾看着三人进入电梯,在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她与裴荆州目光对视。

  “黎老师。”

  身后有人在喊她。

  黎希雾转过身。

  季为零拎着裙摆跑来,她手里拿着今晚获奖的弧形奖杯:“黎老师,我给你争气了。”

  今晚降温了。

  黎希雾看着季为零身上的抹胸礼礼服,取下身上印着CHANEL的披肩,递给季为零:“你是为自己争气。”

  “要是没有黎老师督促,我哪来的今天。”季为零拢着披肩,很谦虚的说道。

  黎希雾淡笑。

  助理圆圆跑过来问道:“黎老师,秦总问你今晚的庆功宴去不去?”

  黎希雾还没回答。

  季为零很肯定的说:“黎老师肯定要去,现在的华冠传媒,全靠黎老师狂揽的资源才撑起半边天。”

  “不去了。”

  季为零话音刚落,就听到黎希雾说不去。

  她没觉得打脸,更多的是诧异:“黎老师,你真的不去吗?”

  黎希雾昂了昂下巴,对圆圆说:“庆功宴上监督她别喝太多酒,十点前回家给我发微信。”

  圆圆点头应下来:“知道了黎老师。”

  季为零有些失落,走之前把奖杯交给了黎希雾。

  目送两人离开,黎希雾拿着季为零交给她的奖杯乘电梯上楼。

  她很自觉的没有去找裴荆州,以免打扰他的好事。

  偏偏很巧,她一上来就撞见不该撞见的一幕——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