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大佬又被伪装奶狗缠上了
黑客大佬又被伪装奶狗缠上了

黑客大佬又被伪装奶狗缠上了

秦玖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2-09-02 17:00:46

【表面网咖技术人员,实则黑客大佬女主VS表面软萌奶狗,实则腹黑傲娇明星偶像男主】 君迁从未想过有人会像冬日暖阳那般照亮她原本黑暗的世界。 【第一次相遇】 过马路的君迁遇到了喋喋不休打电话的谢未晞,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干净,但话多。 【第二次见面】 没带身份证的谢未晞到网咖上网。 “身份证” “我忘带了。” “成年了吗?” 谢未晞点头。 君迁开了一台机给他。 谢未晞眨眨眼,“没身份证不是不能上吗?难道你这是一家黑吧?” 君迁冷冷开口:“你可以选择不上。” 【第三次见面】 谢未晞参加活动后被粉丝围堵,跑路时意外遇见君迁。 “是你?我留了联系方式给你,你怎么没打给我啊?” “你是?” “上次用你卡上网的人。” “哦。” 谢未晞抓住她的胳膊,“等会一起吃个饭吧,还你人情。” 【第N次见面】 “谢未晞,这地方很危险,不是你能来的,赶紧走!” “我不,你在哪,我就在哪!万一你死了,我还要为你收尸!” 【万人演唱会】 谢未晞举着麦克风当着全世界对君迁喊话。 “君迁,你答应过我的,要平安回来,你不能骗我。” 远在境外危险无人区的君迁看着手机里的谢未晞,弯起唇角,轻轻开口。 “嗯,不骗你。”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8章 这三年来最想见的人

第1章 SO网咖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

  今年冬天俨然要比往年早来了些许日子,同时也比往年要冷上许多。

  才十一月末的天,已然冷得有些刺骨。

  原本天气预报上说今日不会下雪,可在晚上七点多时天空却突然飘起了雪花。

  起先还是一朵一朵的小片,到后来却是越下越大、越下越大,路面都积起了薄薄的一层白。

  漫天飞雪,银白很快将城市笼罩,宛若冰雪世界。

  雪越下越大,甚至有了鹅毛的趋势,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影,只有道路两旁闪着门牌灯光的店铺彰显着人气。

  相较于两旁店铺门口的安静,夹在它们中间的一家网咖里却是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

  网咖店内的氛围热闹极了,到处都能听到激昂热烈的交流声以及敲打键盘的声音。

  青春洋溢,彰显着热血。

  只是这份热血还未维持多久,便突然听到了一道高昂的不解声。

  “哎?怎么回事,我这电脑怎么蓝屏了?”

  不止这一道声音,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不解与愤然。

  “怎么突然蓝屏了?”

  “靠,他妈打排位呢,怎么回事?”

  “网管网管,你们这电脑怎么回事,怎么蓝屏?”

  “我这台也是,也蓝屏了。”

  “草啊,我这也蓝了,他妈老子决赛圈啊。”

  “网管网管,网管呢?”

  一台一台,越来越多的电脑全部出现蓝屏状况,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暴躁起来。

  前台收银员夏瑶是一个披肩短发的女生,柔柔弱弱的,戴着个眼镜,特别的软萌可爱。

  【SO网咖】是京城出了名的网咖,里面不管是装潢设施,还是电脑配置都是顶尖一流的。

  像这种所有电脑都出现蓝屏情况更是闻所未闻,从未出现过。

  一时间,夏瑶懵圈了。

  “轩…轩哥。”

  自己无法处理,夏瑶只能推了推旁边戴着耳机玩着手游的蓝发少年谈棋轩。

  “怎么了?”谈棋轩摘下耳机偏头看夏瑶。

  而在耳机摘下的瞬间,他也听到了来自店内顾客们烦躁暴露的声音。

  谈棋轩连忙站起身,看着全网吧的电脑出现蓝屏,也是同样的懵。

  “什么情况?”

  夏瑶摇头,手指向面前的电脑,“不知道,连吧台的电脑也蓝屏了。”

  知道这种情况,只是他们自己的话是解决不了的,谈棋轩直接退出游戏给他们老板打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但那头的人明显还没睡醒,声音迷迷糊糊的。

  “怎么了?”

  “诚哥,出事了,网吧电脑全都蓝屏了。”

  谈棋轩简洁明了的向许牧诚阐述店内出现的问题。

  “什么玩意儿?电脑全都蓝屏了?”

  许牧诚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个人清醒了。

  “就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电脑都出现了问题,连吧台的也都蓝屏了。”

  在谈棋轩讲述间,许牧诚已经下床穿好了衣服。

  “好,我知道了,马上来。”

  待许牧诚来到网吧前台时,前台处已经围了一堆的人,都在质问情况。

  不知所措的夏瑶在看到许牧诚出现时,像是黑暗中看到光一样,眼睛一亮,连忙朝他招手。

  “诚哥,诚哥。”

  经常来SO上网的人都眼熟许牧诚,知道他是这家网咖的老板。

  所以在看到他来时,询问目标都投向了他。

  “诚哥,你们这电脑怎么回事,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问题啊。”

  “是啊诚哥,怎么回事啊?”

  许牧诚连忙走到众人面前,伸出双手示意大家安静。

  “不好意思各位,可能是后台总机系统突然出现状况,一会就好,一会就好,等好了之后到十二点这期间,大家随便上网,免费。”

  有老板的这句话,众人安分了许多,随便说了两句就都回到位置上去了。

  “阿轩,去给他们每人先发一瓶水安抚一下。”

  许牧诚指了下冰柜中的水,示意谈棋轩去分水安抚顾客的情绪。

  谈棋轩点点头。

  右手握拳式的在吧台大理石台面上敲了几下,许牧诚望向夏瑶,问:“君迁呢?来了吗?”

  夏瑶点头,往右后面指了指,“下午就来了,一直在里面好像没出来过。”

  闻言,许牧诚朝她所指方位看了过去,随后点头。

  “行,我去看看,你去帮阿轩给那些人发一下水。”

  语落,他转身径直朝着君迁所在方向走去。

  “砰”地一声,没有任何好脾气的,许牧诚大力一推直接将房门给推开,发出巨大的声响。

  随之伴随而来的是他暴躁愤怒声——

  “君!小!迁!”

  这间房是整个网吧的机房,里面各种电脑设施。

  屋中没有开灯,只有数台电脑显示屏发出的光照亮了整间屋子。

  平时数据运营正常的电脑,此刻屏幕上全都跳动着各种看不懂的数字英文代码。

  乱七八糟,眼花缭乱。

  而在两台电脑中间的桌面上正趴着一个人。

  此人穿着一件黑色连帽卫衣,宽大的帽子扣在头上让人看不清容貌。

  似是被这巨大的推门声以及许牧诚暴躁的声音给吓到,君迁被惊醒,随后抬起头一脸懵逼且睡眼惺忪的望向门口。

  揉揉眼,在看清门口之人是许牧诚时,她嗓音微哑的懒懒出声。

  “怎么了?”

  本以为君迁在机房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没想到竟然在睡觉,许牧诚真的是一口老血不知道该往哪喷。

  他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怒火,走进来指着那些还在跳动代码的电脑,咬牙切齿。

  “姑奶奶,你瞧瞧你都干了什么,外面电脑都炸翻天的全部蓝屏了,你倒好,搁在给我睡觉呢!”

  “蓝屏了?”

  刚被吵醒,脑子还没有彻底清醒,君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许牧诚说的。

  “可不嘛,全部蓝屏,无一幸免。”许牧诚指了指她面前的电脑,语气那叫一个悲催与无奈,“祖宗,你能给我说说,你这到底干什么了?”

  这下,君迁是彻底清醒了,望着面前跳动的代码,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

  “搞了个小东西,本来半小时就好了,结果突然犯困,睡着就给忘了。”

  说话间,君迁纤细瓷白的手指已然在面前的键盘上敲动着。

  手指灵活的像是在弹奏世间最动听的钢琴曲,流畅而优美。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