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秋华再现
重生秋华再现

重生秋华再现

佟言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13-03-22 04:03:42

  性格孤僻清冷的技术女强人,遭遇空难,再次醒来,变成异国病弱小女孩,
  在陌生的欧洲社会里,经历了以前从未体验过的生活,内心的淡漠慢慢消融,
  她要逐渐适应新的环境,一步一步再现辉煌。。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十四章 乔恩番外完

第一章 缘起重生

    王秋缓缓的睁开眼睛,便看到左手边的输液袋,这是在医院?

  她本来坐在回国的飞机上,一声巨响,机尾突然掀起刺目火光,周围的人乱成一团,满耳都是尖叫声,深深的绝望从心底升起,她眼前一黑,什么也记不得。

  王秋起身想坐起来,“嘶”,她的胸口怎么这么疼。下意识伸出手,她震惊的瞳孔猛然放大,因为这分明是孩子的手,

  目光所及,两条短短的小腿,小小身体却睡在一张非常宽大的床上。

  床头柜上放着一份报纸,报纸上压着一本地理杂志,她费劲的抽出报纸,看着上面的文字,她基本上已经可以猜到自己现在在哪儿,

  在报纸的第二页整版都报道美航,纽约至BJ的波音767客机坠毁的新闻,王秋紧紧的盯着乘客与机组人员188人无一人生还这句话发愣。

  原来她昨晚已经死了,

  那她现在是什么,王秋看着自己的手,

  王秋已经三十二,早已过了那爱幻想的年龄,她更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不信神不信鬼,

  但是她现在不得不相信老天似乎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一夜之间,一切都改变了

  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王秋把报纸还原,小心的躺下,

  两眼望着洁白的天花板,王秋想到了她的母亲,她恐怕已经得知她噩耗,这样的打击她能承受吗,

  这时,突然传来门柄转动声,有人来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直到一张英俊的脸出现在王秋上方,

  这是一个典型的白种人,有着完美的脸型,高挺的鼻梁,深棕色的长发,白皙的皮肤,

  还有一双温柔的眼睛,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胸口还闷吗?”清新悦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果然如她所料是法语。

  王秋摇摇头,她的法语口语本就不熟练,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还是少开口的好。

  “来,喝些牛奶。”来人小心抱起她,让她能斜靠在他的胸口上,另一只手拿着一瓶插着吸管的新鲜牛奶喂她。

  王秋确实很渴,但这样的姿势让她浑身僵硬,因为陌生男人的气息充斥在她鼻间,

  她尽量快些把牛奶喝完,以消除尴尬,

  男人拿起餐巾还帮王秋擦了擦嘴,她的表情更不自然了,

  不过王秋还是有些感动,这位估计是身体的父亲吧,对她女儿真是好。

  这样的想法还没存留多久,男人就说道,

  “爸爸妈妈有工作,等他们有时间了会过来看你的,”

  原来她想错了,

  王秋轻轻点了点头,

  “真是好孩子,”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安徒生童话》,“今天要听哪一个故事?”

  王秋随便用手指了一个,男人便开始讲,他的语调轻缓优雅,本来耳熟能详的故事,由这个男人讲出来,却极为生动,更加吸引人,

  王秋在一片温暖中放松了紧张的心,闭上眼睛渐渐入眠。

  她再次醒来是被吵醒的,一群穿着白大褂的白人正围着她,拿着各种仪器帮她检查。

  “79,43,”一位白发老医生说完,旁边的护士赶紧记上。

  看到她醒来,老头问道,“胸还闷不闷。”

  王秋摇摇头。

  “如果疼不要怕,这是正常情况,过段时间就好了。”老头笑着说,吩咐一旁的护士给她换吊瓶。

  “心腔的血氧含量和压力还是偏低,再观察一段时间。”老头对一个年轻的男医生说道,男医生点点头,“要不要做心血管造影。”

  “不用,二尖瓣已经闭锁,说明手术是非常成功,心脏还得有段适应期。”

  王秋听的云里雾里的,有几个专业术语她没听懂,结合其他的词,她估计这孩子有心脏病,恐怕刚刚做了手术,看着周围医生们乐观的样子,王秋暗叹了口气,孩子应该是死在手术台上了。

  “罗斯博士,小艾德琳怎么样了。”王秋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男人。

  “请放心,相信不久她就可以痊愈出院。”白发老头笑着说。

  “感谢上帝,太好了。”

  “不过,乔恩先生,小艾德琳恐怕不能进行任何激烈的体育运动,连跑步都不行,毕竟您知道,她的病情太重,即使手术成功,她的心脏也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样跳动,您瞧她的血压到现在仍是偏低的。”罗斯一脸惋惜,艾德琳是她见过最乖最安静的孩子了,打针吃药,从来不哭不闹,总是静静的躺在床上,

  甚至连死去都那么安静,无人知晓,

  听到这些,乔恩怜惜的看着她,“可怜的孩子,不过,她还是活过来了,”

  “只要情绪不要起伏太剧烈,按时吃药,相信我,她能长命百岁的。”罗斯说完,便和其他医生走了。

  原来他叫乔恩,王秋试着开了口,

  “乔..恩,”声音稚嫩而沙哑,

  乔恩惊讶的看着她,“你能说话了,”

  王秋心里噔了一下,她看这具身体应该有四五岁了,怎么可能还不会说话,

  “我...我想去洗手间。”王秋断断续续的说,新身体的声带,她并不适应,更重要的是前世她很少说法语,

  好在乔恩没再多问,去洗手间拿了一个便盆,放在她身下,王秋脸不自觉的红了,

  “作为...一名绅士..不是应当在这种时候转过身吗?”

  乔恩怔了一下,他感觉艾德琳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直到乔恩拿着她的尿液去了化验室,王秋才有机会看今天的报纸,

  空难的后续报道中,王秋在整整一版面的遇难人员名单中找到她的,美航声明每一位遇难者将得到100万,100万在她不在的这几年应该够她母亲养老了。

  乔恩推开门,只见艾德琳小小的身体靠在枕头上,手中拿着比她人还要大的报纸翻阅着,眉头紧蹙,

  “艾德琳。”乔恩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王秋一跳。“你看的懂报纸?”

  王秋没怎么接触过小孩,她不清楚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要装成孩子吗,王秋不知道,

  “当然看的懂,我比较聪明”王秋很正经的说,有几分认真,

  王秋应该庆幸,乔恩在一个月前还不认识身体前主人,所以他并不了解艾德琳,否则肯定把她当怪物看。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聪明的孩子。”乔恩笑了笑,也不知信还是没信,

  “这是我的秘密,你可是第一个知道,不要告诉别人。”王秋不敢冒险只能这样说,

  乔恩笑着点点头,暗叹果然还是个孩子。

  接下来的日子,王秋好过多了,除了应付各种各样的身体检查和打针吃药,她偶尔也读读报纸杂志,看看病房里的电视,日子倒也惬意。而陪着她的人至始至终只有乔恩,但这具身体非常嗜睡,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所以和乔恩的交流少得可怜。

  能下床走路的时候,王秋首先去看的是床尾的资料牌。她现在的名字是艾德琳·德波利尼亚克·布雷,今年才五岁,监护人一栏空着,病因是先天性心脏病伴随呼吸衰竭。她所在的地方是巴黎的一家私人心脏病医院。

  王秋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有些不适应,因为她成了一个病娃娃。

  眼睛乍一看是黑色的,但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大大的眼睛里透着幽幽蓝光,小脸不像一般的小孩是胖嘟嘟的,而是有些不健康的消瘦,

  苍白到透明的皮肤,没有一点血色的嘴唇,白中透着些许金色的头发以及身上厚厚的绷带无疑不显示出这孩子的槽糕身体状况。虽然脸色不好,但是这孩子的五官还是精致无比。

  这家人很有钱,不管是从住的病房还是吃穿用度,或是医护人员们的态度都可以看出来,可惜2个月过去,艾德琳的父母始终没有出现,王秋即使是局外人渐渐也厌恶起这对父母了,这得是多么冷血无情的人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病房里,护士正帮王秋拆最后一次绷带,拆完后,她就可以出院了。乔恩正帮她整理杂物。

  “他们还不来吗?”都已经最后一天,艾德琳的父母居然还不露面。

  乔恩知道艾德琳指的是谁,

  “他们太忙赶不过来。”乔恩不忍看到艾德琳失望的样子,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艾德琳是个可怜的孩子,“我相信你回到家就能看到他们了。”

  王秋没有吭声,一想到马上要面对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她浑身都泛起鸡皮疙瘩。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