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们的团宠过于强大
反派们的团宠过于强大

反派们的团宠过于强大

单双的单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04-10 16:14:58

【已改编漫画】战死后她重生在了孤儿院陆小茶身上,这里是个和平的世界,有她从来没见过的美味食物,没有做不完的任务和杀戮,所有的一切在她的眼里都是那么可爱。
当一辆辆豪车来到孤儿院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这身体原来不是孤儿,是豪门真千金啊。
而且她还有一个超级牛逼的爸爸,美艳漂亮的妈妈和五个哥哥以及一个舅舅,就是家人们的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
想起来了,她在末世的时候看的一本小说,自己的家人貌似……全是大反派!
很好,她掉反派窝里了,但是这个窝真香,护短的陆小茶挥着拳头,呵呵……想要陆家的一切,问过她拳头了吗?
某男人凑过来“茶茶你歇着我来。”
陆小茶“你看我需要吗?”
某人脸皮甚厚“怎么就不需要了?这不差一个递刀的?”
目录

10个月前·连载至番外11

第1章 末世来的陆小茶

  “小茶,你就在这里乖乖等着,我很快就下班了好吗?”

  穿着黑马甲制服的帅气青年将陆小茶带到休息室,手里端着一些小点心和水果,他一边走一边不放心的交代。

  “这里虽然是正规会所,但是一些喝了酒的人和疯子没区别,你出去乱跑万一碰到了……”

  青年想了想那场面,面色纠结的说出“那你要是打了人经理可能会扣我工资或者把我炒鱿鱼的。”

  在他的身边,一穿着朴素运动服的十三岁少女手里拿着棒棒糖超级认真的舔着,黑白分明的乌黑眼眸却还紧紧的盯着青年手里的糕点和水果,听到他的话略显敷衍的点头。

  “我知道了。”

  十三岁的女孩儿长得雪白精致,乖乖坐着不动的时候像是被艺术大师用羊脂玉精心雕琢而成的娃娃。

  一头及腰如墨般浓黑的长发被扎成了两个松松地小辫子,额前有点厚的齐刘海让她整个人看起来乖巧文静,一双乌黑黑地大眼睛格外明亮清澈。

  “这些都是给你的,慢慢吃吧。”

  陆小茶在听到前面一句话的时候黑白分明的眼睛刷的就亮了起来。

  棒棒糖含在嘴里,两只手都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地伸过去将糕点和水果盘扒拉到自己怀里来。

  “我的。”

  既然给了自己那就是自己的了,谁也拿不走。

  那护食的动作简直跟小狗狗一模一样。

  青年已经见怪不怪了,笑着摸摸她的脑袋。

  “没人和你抢。”

  孤儿院谁不知道这小家伙护食得紧,谁也别想从她手里抢走一粒米,能抢走的,最后都很惨。

  “那我走了。”

  陆小茶抱着吃食坐在小板凳上乖乖点头,声音软糯“阿越再见。”

  有了这么多吃的,陆小茶心情很好的伸出一只爪子朝青年挥挥手。

  阿越离开了,陆小茶咔嚓几下将嘴里的棒棒糖咬碎吃进肚子里,然后拿起盘子里的桂花糕嗷呜咬了一口。

  一嘴下去手里巴掌大的长方形糕点被咬下去一半,陆小茶软腮因为咀嚼的动作鼓鼓的,一双亮晶晶地眸子因为脸上过于幸福的表情半弯了起来。

  像是盛着清泉的小月牙,莹润干净。

  只要手边有吃的,陆小茶能安安静静地在一个地方待一天,从某方面来说也是真的很好带了。

  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三个月了,陆小茶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兴趣,最关心的是各种吃的,不管好吃不好吃,只要能填饱肚子她都往嘴里塞并且能吃得津津有味。

  她是生在末世长在末世的人,没有亲人,从小面对的就是破败荒芜的城,死气沉沉好似没了希望的人,会吃人的丧尸,植物和动物。

  她是在丧尸围城的时候自爆和几只丧尸王同归于尽的,只是没想到迎来的不是死亡而是另一种新生。

  饿过肚子见过破败荒芜的世界,陆小茶对现在的日子格外珍惜。

  吃了几块糕点,她又美滋滋地啃了一个苹果,外面忽然传来喧哗的吵闹声。

  陆小茶本来是没在意的,但是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阿越好像被几个富二代少爷找麻烦了,快去找经理。”

  阿越?

  陆小茶皱了皱小眉头,将还没吃完的东西装衣服兜兜里,然后宝贝似的拍了拍,这才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吵吵闹闹中,嚣张的声音毫无顾忌的传了出来。

  “你他妈赔得起吗?本少爷身上这衣服几十万,是你这小酒保几年的工资,你眼瞎啊走路不长眼睛的!”

  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少年嚣张的指着阿越叫骂,灯光下,低着头不停道歉的青年脸上可以清晰的看见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对不起。”

  阿越不停的道歉,心里也憋屈得很,他好好的端着酒走路,这几个少年喝了酒在过道上打闹,然后就撞到了他身上,十几万的酒碎了不说还被找麻烦。

  “妈的真是晦气,你们会所招的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儿,今天这事儿不解决就没完了!”

  “王少您消消气,是我的人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

  主管走过来连忙陪笑伏低做小,但是那红毛少年酒劲儿上头,旁边的狐朋狗友又在起哄,他铁了心要阿越不好过。

  “行啊,想不赔钱也可以。”

  红毛看着阿越眼里充满了恶意“去给小爷拿十瓶最烈的酒来。”

  阿越脸色白了白,经理脸色也变了。

  “怎么,不愿意?”

  看没有人动,红毛自觉丢了面子,声音更大了“去拿!不然老子砸了这里!”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