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土重启之人生赢家
废土重启之人生赢家

废土重启之人生赢家

啃公主的毒苹果

科幻空间/末世危机

更新时间:2022-07-15 21:23:26

所谓的人生赢家,就是开得了农场,黑得了奸商,劈得了怪兽,砍得了流氓,打的了极品,翻得了围墙,拆得了机甲,砸得了牛郎,斩得了桃花,掀得了洞房!
其实这就是一个面瘫萌娃在废土荒境中努力当人生赢家的欢脱故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7月15日

001 赢在起跑线之闪电娃娃

  【新文开篇,亲们多多支持啊,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

  【写在开文的话:本文是末世文,揉杂的元素有点多的大长篇,介意的慎入哦】

  ×××××××××××××××××××××

  年轻的保姆轻轻敲响了紧闭的卧室门,“萌萌,晚饭弄好了,你赶紧出来吃吧。”

  卧房里静悄悄的,只有若有似无的游戏音乐声,保姆拧了拧门把手,打不开,等了半天也不见对方回应,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我把饭菜放在保温箱里,你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吃,别忘了啊。”

  卧房里还是没有人回答。

  将饭菜放进保温箱,保姆收拾好厨房便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一如过去的每天一样。

  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直到深夜快十二点,卧房的门才慢慢打开,出来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女孩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娇小瘦弱,看起来像个难民似的没几两肉,但她皮肤很好,白皙嫩滑,透亮得仿佛能掐出水来,两个乌溜溜的大眼睛又大又圆,只是她的目光很沉寂,几乎没什么人气儿,根本不像个朝气勃勃的孩子,消瘦的脸上还带着一种长期不见阳光的苍白。

  萌萌赤着双脚,穿着宽松的棉质睡衣,慢吞吞的走到保温箱前打开,三菜一汤,浓浓的饭菜香味令她空空的肚子唱起了歌,可是,萌萌却抿紧了小嘴,“啪——”的一声又将保温箱关上,动作有些粗暴,她转身进了厨房倒了一大杯的水,然后又慢吞吞走回卧室,“哐——”的一声甩上门,靠坐在床头,一手端着水喝,一手拿着手机玩天天农场,手机的另一端还连着充电器。

  萌萌今年虚十岁,她的父母是典型的家族婚姻,两人因为家族合作而被迫结合,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结婚五年以后,又因为两家关系破裂而离婚,各自寻找自己的真爱和初恋去了,独留下当时不到四岁的萌萌。

  可怜萌萌爹不疼娘不爱的,在儿孙多到都记不全的大家族里根本不受待见,于是,她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住在上百平米的房子里,四岁之前的她也曾哭过闹过,可是,直到她绝食饿得奄奄一息被哭红了眼睛的保姆阿姨送进医院抢救,她才知道,爸爸妈妈是真的不要她了。

  但她毕竟不是孤儿,那对因为家族联姻而结合的男女即便再不愿意也不能真的抛弃她,他们只能将她远远的送走,眼不见心不烦,只每月定期定额的将生活费打到保姆陈阿姨的账户上,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以此来支付她照顾萌萌的薪水。

  可以说,对于那对父母来说,钱本身就是最廉价的东西,他们完全不在乎保姆拿到这笔钱会不会真的照顾好这个孩子。

  幸好,陈阿姨人不错,用了多少钱买了什么东西,她都一笔一笔的做了记录,即便没有人在乎,她也从来不多拿一分,她可怜萌萌的处境,更加不愿意贪污这个孩子的生活费。

  但她再有心,她也只是个保姆而已,被亲生父母丢弃的萌萌根本不再相信任何人,哪怕是六岁以后开始上学,她也可以沉默得一整个学期不说一句话,即便是老师提问,她都只会用自己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静静的望着对方,直把老师看得毛骨悚然不得不让她坐下。

  所谓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萌萌得到的外界反馈都是负面的,以至于她本身也变成了一个负面情绪的集合体。

  幸好,她本性善良,从来不曾主动伤害别人,久而久之,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学会了无视这个性格诡异的小萝莉。

  从四岁到十岁,整整六年,萌萌学会习惯只有一个人的生活。

  今天,却是个特殊的日子。

  时钟悄悄转动,滴答滴答,当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时,玩着手机的萌萌突然毫无预兆的眼睛一闭晕了过去,手中的水杯也洒落,水全部泼在床头柜的插座板上,而萌萌握着手机的手刚好就搭在水里,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光闪烁,被水浸透的插座板直接走了电,电流顺着搭在水里的手指蹿入萌萌身体,为她带来一股暴虐的能量冲击,同时,走电的手机也“啪~~”的一声爆炸,将她握着手机的掌心炸得血肉模糊,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将整个手机浸透,混着水被电流烧灼。

  半夜三更,几乎所有人都睡觉了,外面漆黑一片,所以根本没人发现,在这一刻,整座城市的电流都出现了异常,虽然家用电压只有220V,但是电量却是全市联网的。

  萌萌的睡衣已经被电击得泛起了焦黑,血肉模糊的掌心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而她自己仍然毫无所觉的昏迷着。

  不仅是她,这一刻,整个城市、整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都有无数的人昏迷不醒,等到天亮以后,灭顶之灾将降临人间。

  清晨,阳光一如既往温暖的照耀大地,街道上、小区里却再也看不到形色匆匆的上班族和学生们,也不知道第一声惨叫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啊——”的一声刺破云霄,仿佛拧开了什么可怕的开关,接二连三的惨叫笼罩着整座城市整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

  前一天深夜在睡梦中昏迷的人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绝大多数都变成了怪物,一夜之间,他们的皮肤变得青灰晦暗,眼睛变得浑浊死白,牙齿变得锐利坚硬,指甲修长尖利泛着不详的黑色,他们从一个生气勃勃的大活人变成了一个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思想只剩下吃的本能欲望的活死人。

  俗称——丧尸!!!

  它们睁开眼睛,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朝着自己枕边的鲜活生命发动攻击,噬咬抓挠,将曾经最亲密的人变成自己的食物口粮甚至是同类。

  “啊,吃人啊,怪物啊~!”

  “救命啊~!”

  整个世界都乱了套。

  萌萌从昏迷中醒来,她捂着晕乎乎的脑袋用力晃了晃,一低头却看见自己身上几乎已经烧成碳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扑簌簌往下掉渣渣,她眨巴眨巴茫然的大眼睛,呆滞两秒,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掌心好烫!

  她微微蹙眉,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手里已经变成一堆焦炭的……手机?

  丢开焦炭手机,萌萌发现自己的掌心似乎毫发无损,可是,那灼烧般的痛感却是真实存在,不过现在却在慢慢消退,她疑惑的抓了抓脑袋——神马情况??

  萌萌的视线在床头柜上扫了一眼,插座板也变成了一堆焦炭,水已经干了,床头柜上一层黑,萌萌咔吧咔吧黑黝黝的大眼睛,似有所感的举起手,紧紧盯着自己细长得宛如鸡仔似的瘦爪爪,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她乌黑的长发表层发丝竟然慢慢飘动了起来。

  突然,“啪~~”的一声,手指之间出现了细弱的电流,萌萌吓了一跳,心神不稳之下,电流无声的消失,她眨巴眨巴黑黢黢的大眼睛,左右看看确定周围没什么奇怪的生物出没,她再度紧紧盯着自己的手指,回忆着之前的那种感觉,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很快,又是“啪~~”的一声轻响,电流出现。

  因为有了心理准备,萌萌倒是没有像之前那样被吓到,她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手指,蓝光紫影般的电流在她指间流窜,带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灼烧感,仿佛是燃烧了空气一般,有些细微的爆声。

  萌萌虽然有些自闭偏执,但毕竟还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突然有了电的异能难免玩心大起,她看着那细弱的电流,想象着它们像广告里的巧克力一样绕着手指流淌,那些电流仿佛有意志一般,听从着她的指挥,在细长的手指间旋转穿梭,速度越来越快,游走得越来越顺,最后竟然隐隐形成了一片雷光。

  当然,这个雷光堪堪够覆盖几个手指尖,实在是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无知不觉中,萌萌学会了控制自己被电击到而产生的雷系异能。

  其实昨夜昏迷的时候,萌萌就被空气中扩散的病毒侵蚀了,按说以她虚弱的身体状况,变成丧尸几乎是必然的,但是意外的触电却让她的身体产生了变异,不但没有变成丧尸,还淬炼出了异能,不得不说,这真心是要幸运值3S+的节奏啊有木有~!

  而且,不同于那些昏迷后醒来却没有变成丧尸而觉醒异能的幸运儿们,她的能力是因为外来因素的干扰而产生的,病毒侵蚀的瞬间受到电流的刺激才使得她的身体产生了变异,并不是她自然觉醒的异能,所以,她的异能跟正常的雷系异能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异能太耗精神力,尤其她还是个孩子,只玩了一会儿,萌萌便觉得很累,累得大脑一阵阵发晕,肚子饿得灼烧般的痛,她不由得起身,跌跌撞撞出门找吃的,打开保温箱,里面的饭菜还在,她连筷子都来不及拿,直接上手抓,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自从爸爸妈妈离开以后,她第一次这么努力的吃东西。

  稍微缓解了饥饿,她才有余力去洗手拿筷子,将满满的三菜一汤外加一小锅米饭全部吃光光,萌萌摸着自己的小肚子,有点傻眼——

  ——晚饭+早餐一次性全部塞进胃里却才只有半饱神马的该肿么破??

  萌萌抿了抿嘴,一转身跑进厨房继续找吃的,可惜,陈阿姨是个很会勤俭持家的人,她一般都是上午买好菜,一天做两顿饭,中午一顿,晚上一顿,晚上那顿要多做一点,够萌萌第二天早上吃个早餐就可以了,所以,厨房里根本木有存粮,萌萌像个耗子一样边边角角都转了个遍,却只找到一个土豆,还是掉在冰箱后面,大概是时间太久而发了芽不能吃的土豆。

  萌萌拿着发芽的土豆,摸摸咕咕叫的小肚子,怨念丛生——木有吃的,难道要她找地方种土豆么??

  这个想法只是闪电一般蹿过,然后,萌萌就觉得眼前景色一花,她瞬间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