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贵盈门
复贵盈门

复贵盈门

云霓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14-11-27 21:28:30

  官方简介:父亲被族人陷害入狱,她在洞房花烛夜被夫君害死,重生回十三岁,一切是否还会重来?
  当一切涅槃,她要亲手握住自己的人生……

  私家简介:重活一世,她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当一切付出终有回报,唯有身边的他始终让她不能释怀……
  重生之路是锦绣滴,爱情是感人至深滴,女配是深藏不露滴,男主不是背景墙不是冰山脸。
  男配让人咬牙切齿,爱憎参半。
  教主出品,品质保证。
  **************************

  云霓教主新书《掌家娘子》欢迎大家收看支持,书号:3207576

  娘子要掌家,谁能阻挡。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 姻缘

第一章 新婚

    喜娘说:“奶奶再忍一会儿,坐福能保将来荣华富贵。”

  琳怡点点头应了喜娘,这是嫁进林家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亲切地和她说话。她父亲获罪尚在狱中,所有人都觉得林家能依照婚约娶她进门已是不易。

  从前她是名门闺秀,如今她成了罪臣之女,林家这样的态度她也不是没想过。还是林家大爷再三登门说不负她的名声,族中又说林郎可依托,她才安下心来待嫁。

  喜娘整理床铺却没发现撒在床铺上的枣子、栗子、花生便笑着安慰她,“一准是屋里嬷嬷忙忘了,奶奶安心坐,一会儿嬷嬷来了,让她们撒了就是。”

  门一响,屋子里传来脚步声,是林正青回来了吧!

  喜娘奉上合卺酒,琳怡伸手接过去,对面的人迟迟不肯将手伸过来。

  扇子伸过来挑开了她头上的大红金丝盖头,看到她的脸,林正青才让喜娘扶着她和他一起喝了合卺。

  低沉的声音吩咐喜娘退下去,琳怡抬起头看到对面皱着眉头的男人。

  林家大郎才貌双全大周朝人尽皆知。她听惯了耳边对他的赞赏,也是今日才见真颜。看到他满面愁容,她并没有惊讶,她坐在闺中等着他来迎亲时,已经听到了他敷衍的笑声,之后他的冷淡和刻意疏离就更加证实了她的想法。

  林正青不愿意和她成亲。

  既然不情愿又何必迎娶她进门。

  屋里没有了旁人,林正青疲惫地坐在锦杌上,尚好的红缎喜服在地上展开,他却不知不觉地踩在脚底,冷淡的表情更是不加遮掩,“陈六小姐素有贤名,有些话我也就直说了。”

  “陈大人虽尚在狱中,既然我和你有了婚约,林家就养你终老……”

  林正青声音冷漠,提到“终老”两个字特意停顿。

  林家上门求娶才有今日的婚事,没想到尘埃落地,林正青对她却厌恶至深。此中因果她也想听个清楚,琳怡抿着嘴唇并不开口,等林正青将余下的话说完。

  林正青露出嫌恶的表情,“我听说你病重在家,就想着给你个名分……不妨告诉你,你父亲受刑过重已经撑不了两日,你既然是孝女,就该为追随父母才算尽孝。”

  她终于明白他对她的厌恶从何而来,林正青是怨恨她如今不是垂死的模样,当时她心中惦念着父亲的冤案,怎么也不肯做北邙乡女,这样的举动倒让他算漏了,听得林正青的话,她心里反倒冷静下来,“你不愿意结这门亲事,可以将我送回陈家。”

  林正青没想到一身嫁衣的女子不哭不闹竟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他微微一怔便又冷笑:“你以为陈家若是容得下你,还会将你匆忙嫁过来?我们林家顾及名声只得娶你,否则天下哪里有这等的好事,以你……不过老死闺阁罢了。”

  世家公子向来会粉饰太平,凡事都会说的轻巧好听,林正青面对她这样的弱女,干脆连装模作样也省了,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还不如就说个透彻。喜冠压在她头上几乎将她细弱的脖颈压断,她的目光却依旧坚韧,“不止是为了林家名声吧?”世家名门表面上看着干净,背地里哪个不是利益为先。

  都说她贤良淑德,不过是个伶牙俐齿的蠢物,林正青彻底恼羞成怒,“大周朝那么多绝色的女子我也未曾娶做正妻,你还有什么不满意?聪明人就该想想怎么了结更干净,说不得我会念及你的伶俐护你声名。”

  声名?琳怡不由地冷笑,既然想着让她死,就不会留着她占着他正妻的名位,更何况……眼前这些在她心中不值一文。

  看着琳怡讥诮的表情,林正青脸色更加难看,“说到底还是她善良温婉,可怜你才会应允委屈做继室。依我看继室倒是不必,你这般女子不配进我林家宗祠。”

  她……原来如此,琳怡听得林正青的赞美,心中顿时一阵恶心,想要撑起身子脱离林正青的掌控,却发现身上没有半点力气。

  琳怡将目光落在合卺酒杯上,他们在酒里下了药,林家连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你未给我林家留下一男半女,更未尽力服侍长辈,就算我不肯立你为正妻,外面的人也不会说我情薄。”

  她进门第一天就要将她害死的人,却拿无后和未尽孝道来羞辱她,真是天大的笑话。

  林正青说到这里脸上露出被欺骗的神情,“更何况陈家的长辈已经说了,你父亲是庶出,你更是一文不值的贱人。”

  琳怡听到这里眼前一花,族谱上嫡长子分明是父亲,为了争嫡长子他们竟然颠倒黑白。

  “不妨告诉你,若不是你陈家人帮忙我又怎么会想到这样的法子,”林正青顿了顿,“成亲前你就得了失心疯,陈家上下都能作证,疯婆子成亲当日纵火,损失的是我林家,陈家为了补偿我,会让我再纳陈氏女。”

  这样周全的算计,林正青真是用尽了心思。这样一来她的死反而让林家受尽了委屈,“都说林家大郎少年俊才,何必要为难我这样的弱女。”琳怡的声音细弱,眼睛里却没有半点怯意。

  少年俊才,让他得意的字眼从琳怡嘴里说出来却变了味道。

  这时候还嘴硬,林正青冷冷一笑,“都是陈氏女,你却及不上她半分,她是可怜你才答应让我娶你为正室,你却这样说话,她恭检贤良,你不过是个毒妇。”

  能被林正青称作恭检贤良的人……该是什么模样……

  林正青起身提起大红喜字的蜡烛点燃了幔帐,火焰冲天而起顿时吞噬了喜帐,矮桌上盛开的牡丹花瓣被烧的蜷缩起来,带着火焰掉落在地上。

  林正青侧脸在火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俊逸,浓黑的眉毛飞扬起来清高骄狂,一双眼睛闪亮的如同璞玉。

  她第一次听到身边人提起她的婚事,林家大郎出身名门,十二岁考中秀才,十五岁中解元,十六岁中贡士,同年再中同进士进入翰林院任庶吉士。多有人夸他才思敏捷,将来必为肱骨之臣。

  当时她闺中羞涩不敢打听太多,只是听说林正青在前府做客时,不由地心中有些浮躁。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别人口中的林郎和她面前的人竟有如此的差别。

  林正青淡淡一笑,“我母亲求娶你的时候,听说康郡王欲纳你为妃,”林正青表情不屑,“我以为康郡王看重你的贤名,原来大家不过都是各有所图。”林正青说着转过身去。

  火烧到琳怡的头顶,炙热的让她喘不过气来。

  康郡王。就因为有此传言,她才让京中女子羡艳,父亲是怕她嫁入皇家受委屈,这才选了名当户对的书香门第。

  父亲和康郡王有些交情,父亲出事之后,她特意让乳母去打听康郡王那边的消息,希望康郡王能帮父亲伸冤,这才听说康郡王在父亲的案子中立了大功,皇上对康郡王大肆嘉奖,不但赐了康郡王婚事还赐了康郡王府。父亲时刻挂在嘴边赞叹的人亲手害了父亲。

  父亲和她都错信了人。

  谁能想到,让女子求之不得的两个男子流连她家门庭,不是她的福。

  琳怡眼前渐渐模糊,她攥紧了拳头苦苦支撑,她还没想办法为父亲伸冤。

  胸口越来越憋闷,耳边终于传来下人的尖叫声,“救火啊,快救火……”

  接着是林正青惊慌失措的声音,“这……怎么回事……快……快来人……”

  琳怡努力睁大眼睛,面前只有越烧越旺的火焰,有人打开了门,冷风吹进屋子助燃了火势。

  琳怡眼前顿时一片殷红,那片红色飘飘荡荡似是变成了一条红绫。

  第一次进京去清华寺祈福时她将手上的红绫系在道树上,只因为她听说此树祈愿最准,她阖上眼睛,愿一家人平安康乐。

  她才许好愿,身畔忽然起了风,她伸手去按飘起的衣裙,不自觉抬起头时,看到了她亲手系的红绫在四散的花瓣中轻盈飞翔,恰有一片花瓣向她飘过来,她闭上眼睛。

  花瓣落下,额头上一片冰凉。

  大家都说是佛祖显灵她的愿望必定实现。

  她却不在意这些,只是捉住软嫩的花瓣放入鼻端,微笑着闻那份幽静的香气。

  那一年她十三岁。

  *********************************************

  大家好久不见,某人回来啦,写完庶难从命突然开始点复贵盈门感觉有点怪怪的,不知道亲们是不是也这样。

  希望新书能给大家带来欢乐,也谢谢大家能继续支持我,我准备了龙套贴,大家喜欢就去发名串龙套吧,不过不保证好人坏人身份啥的啊(这个也要看大家都取什么名字啦)小小提醒一下,适合古代人的名字会被用的长哦。

  抱一下,新书会每日更新,蹲坑的亲们来吧和我一起~跳

  旧书今天还会更新最后一章番外,苦等的亲们今天能看到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