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涅凰
末世涅凰

末世涅凰

曾经的青柳

科幻空间/未来世界

更新时间:2014-02-25 23:27:07

  生命总会寻找出路……
  在地球的历史上,恐龙的灭绝、封神之战、奥林匹斯诸神的陨落……每一段神秘传说的背后,都有一个恐怖的身影——末日!
  在风雨飘摇之际,肖雨馨有幸率领她的团队迎来地球生命新一轮的涅槃。
  另外推荐本人完本作品:《凤临异世》《新一品修真》《飘泊在异界的日子里》《创神传奇》《唐朝好媳妇》
  《驭香》简介(新书上传):
  传说,青帝所至之处,芳草如茵,百花怒放,
  传说,青帝挥手间,枯木回春,肉白骨而医生死,
  他的名字叫句芒……
  一次偶然的车祸,一块古怪的花盆残片,引领着慕容纤纤打开仙境之门!
  一段优美的神话就此展开……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千一百二十五节 尾声

第一节 神选者

    今天是上班的第三十天,她表现得非常冷静,非常沉着,绝对没有因为环境陌生而局促不安。她是一名实习医生,但按照上司这段时间布置的任务来看,她更像是一名高薪勤杂工。

  她工作的地方是市中心医院,是市内首屈一指的大医院,人事复杂,员工多,医院位于市中心繁华商业街的东端,从第一天的印象来看,这里大概有六百来名员工。

  实习医生的工作很简单,不过,在科室里注定是最新的人,一些不想让勤杂工来处理的事情都会交给她来做,而且还美其名曰‘熟悉环境’,好在她早有心理准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她给自己订的目标很高,或许可以说,她的野心很大。

  肖雨馨,二十一岁,祖上是中医世家,今年毕业于香海市医学院,对于展开在眼前的前途充满了希望和幻想。

  她非常漂亮,是那种斯文的、有韵味的、有气质的漂亮,颇有一些东方女性的古典美。在人群里,她可以说是出色,也可以说是普通,因为在她身上,没有用钱堆砌起来的名牌时装,脸上也没有芬芳亮丽的化妆品,在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健康的、纯净的东方美。

  医院,永远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地方,尤其是中医,患者们更相信那些胡子一大把的老爷爷,对于年轻人总是抱以一种审视和怀疑的态度。

  刚上班并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除了跑腿打杂之外,就是看看病志之类的,如果她想做得好,表现得好。从前辈们那儿吸取经验是必须的、重要的。

  斜对面墙角的地方坐着室主任宋尚德,六十多岁,头发已经花白,而且还是个地中海,脸上总是挂着微微的笑容,看上去很像是邻家的老大爷。

  “雨馨,过来一下!”宋尚德叫道。

  她放下手中的病志,很快走过去。

  “把这几张方子誊清。”宋尚德微笑着说道。

  肖雨馨眉梢一扬,想说什么,终于忍住,拿起那几张处方就转身离开,她是不甘心做这种琐碎事情的,但刚参加工作,她不想给领导一种桀骜不驯的印象。

  交下来的工作很快就做好了,将处方交给宋尚德之后,室主任微微点头,什么也没说就放在了桌上,她回去依然在看病志。

  几名同事从门诊陆续回来,一脸的轻松写意,终于到了吃午餐的时间,雨馨看看表,起身离开了座位,在推门的一瞬间,她感觉到背后有目光在注视自己,回过头来,却看到宋尚德冲她笑了笑,微微颔首。

  什么意思?

  雨馨有些奇怪,却也没在意,以宋尚德的年龄,应该不会对她有什么非份之想,她知道自己不是那种男人一见,便会浮想联翩的女人。

  医院的食堂她不想去,虽然喜欢当医生,可并不代表她愿意在食堂吃饭,雨馨在人群中发昏,到哪儿吃中饭呢?她可不愿意去啃“麦当劳”,那种碎牛肉使她难以下咽,然而就一个钟头,叫她去哪儿午餐?

  盒饭?

  做学生的时候还马马虎虎,现在巳做事了,不能再刻薄自己。

  哪儿去呢?哪儿去呢?

  雨馨目光流转,最后定格在前面的一家金海心酒店……罢了,虽然工资一个月才一千六百元,但偶然消费得贵一些,也不算是过分。

  高档一些的消费,得到的当然是令人舒心愉悦的服务,走进酒店的西餐厅,身心立即就觉得松驰起来……这儿的确舒服,人不会多,又有情调、有音乐,如果每天来吃,倒是一种享受。

  但看了看菜谱之后,她就立即将这个念头扼杀了……吃一顿好一点儿的,至少要一百来元,以她的收入情况,每天来这里就餐的话,不是享受,而是自杀。

  “小姐,您需要什么?”侍者微笑着问道,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怕吓着她。

  “一份意大利粉,一个洋葱汤。”雨馨报之以同样的微笑。

  不一会儿工夫,食物送上来了,香气扑鼻中,她默默体会着那份独享的愉悦……走出酒店,她看了看表,有足够的时间让她赶回医院。

  刚走到银帆购物大厦,就听到有人在背后喊她的名字:“肖雨馨,肖雨馨——等一等!”

  是一个女孩子。

  她停下来转过身,看见高中同学米依琳快步从后面追上来,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子。

  “嗨!肖雨馨!”米依琳一把抓住她:“听同学说你已经在上班了,在哪个医院?”

  依琳是个富家女,不像肖家现在已经败落,念完书她已对父母交了差,工作与否对她完全不重要。

  “市中心医院。”雨馨说道。

  “哈,不错啊,是不是和你那位在一起?”依琳知道她在医学院的时候有一个男朋友。

  “不,他在市第一人民医院。”雨馨答道,声音里有几分骄傲,市第一人民医院是市里的重点医院,那可不是有钱有权就能得到职位的地方。

  “啊!忘了给你们介绍,李嘉烈!”依琳这才记起她身边的男孩子,赶忙介绍。

  李嘉烈?好像在哪本杂志上见到过这个名字,好像不是常见的名字。

  “嗨!”心里面想了这么多,口头上却只是淡淡招呼。

  “你好,肖小姐!”李嘉烈打招呼却是很有礼貌。

  他长得高大英俊,很体面,也很有教养的样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看他的穿着和举止,应该是那种所谓的‘成功人士’。

  “嘉烈是个商人,”依琳笑嘻嘻地道:“看不出来吧,如果把这身西装脱了,他更像是个运动健将或体育老师,对不对?”

  雨馨微微一笑,这话可不太好回答。

  “我们去吃午餐,你呢?”依琳问道。

  雨馨看了看表,“我要回去上班,再晚就迟到了。”

  “那再见,我们有时间电话联络。”依琳拘着李嘉烈,大步走了。

  回到医院,时间刚刚好,几个同事开始陆续回来,有几个人出去坐诊,主任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桌上依然没有工作。

  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想起依琳和那个不大出声的李嘉烈,倒是挺相衬的一对,以依琳的富有配李嘉烈的出色,倒也正常。

  当然,出色的男孩子相当多,但那又怎么样,钟浩阳同样的出色,是他们系里第一名毕业的‘骄子’,雨馨脸上出现一丝淡淡的笑容。

  “雨馨。”是主任在叫她。

  雨馨抬起头,宋尚德微笑着将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过来签字吧。”

  银行卡……哦,今天是发薪日,这是她第一次领薪水。

  “谢谢主任。”雨馨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连忙过去签字。

  回到座位之后,雨馨像是小孩子拿到了新玩具一般,翻来覆去地看那张银行卡。

  在她的斜对面,宋尚德脸上露出微笑,几乎每一个第一次领到工资的年轻人都是这样,只不过当年自己领取的是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

  自己有了收入,就不必再花费父母维持那个小药房辛苦挣来的钱,自己的生活也能舒适一些了,至少……可以跟他多出去几次,也不必每次都由他买单了。

  第一次领薪水,没有什么大的计划,小的方面倒是想了几点,给老爸买一个菲利普的电动剃须刀,老妈爱吃提子,每次都不舍得多买,至于自己……呵呵,晚上和他去吃一次烛光晚餐好了。

  雨馨的‘他’,大名就叫做钟浩阳,是同一届的校友,只不过他学的是西医,两个人分别是系里的第一名,也算是绿叶红花。她们是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正式确定的关系,虽然没有突破最后那一层,但雨馨已经和他说好了,大学毕业的第一年稳定事业,第二年结婚。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从还未毕业的时候开始,雨馨就觉得钟浩阳有些怪怪的,问他也不说,而且毕业的时候,家里原本没什么关系的他,竟然分配到人人都羡慕的市第一人民医院……虽然雨馨相信钟浩阳从能力上来说没什么问题,可是单凭这一点进入一院,那未免太瞧不起当代大学生的智商了。然而,她几次问起,钟浩阳都是含糊以对,最后一次竟然前所未有的发怒。

  或许……应该提前考虑婚事了?雨馨的脑海里突然钻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

  回到家的时候,雨馨特地去了银帆大夏一趟,买了一个漂亮的电动剃须刀,然后又拐到水果市场,买了五斤提子……价格有些贵,六元钱一斤,但老妈爱吃。

  回到家里,肖爸、肖妈收到雨馨的礼物,自然是十分欢喜,雨馨藉口在外面吃过饭了,便躲回房间打电话。

  一遍……关机。

  两遍……关机。

  一直到晚上十点还是关机。

  她无奈地放弃,溜到厨房里拿了个面包和一瓶酸奶回来,匆匆地吃了几口,正要去打开电脑,窗外突然亮起一道眩目的闪电,就在她眯起眼睛的瞬间,有一个人形物体从窗前一闪而过,外面隐隐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有人跳楼自杀?

  肖雨馨脸色一变,犹豫了一下,看到那道闪电过后似乎再没有其它动静,便披上一件衣服,拿上一个手电筒,轻轻地来到大厅。

  父母的房间还亮着灯,刚才那道闪电并没有惊动他们。肖雨馨小心翼翼地开门出去……好在楼道灯亮着,她迅速地走下楼梯。

  “有人吗?”

  她打开手电,向那团人影落地的方位照去……肖雨馨有些奇怪,那个人从高处摔下来,难道其他住户就没听到?

  没有人回答,借着手电的光亮,她看到了一个蜷缩着的人影……是个女人,从衣服和轮廓上,她作出了判断。

  “喂,你还活着吗?”

  肖雨馨一手拿着手电,另外一只手伸到那女人的鼻端,想试试她有没有鼻息……一对犹如猫眼般的绿色眸子蓦然张开,一只白晳的手掌紧紧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轻一点儿,我只是想帮助你。”肖雨馨微微皱眉……这女子好大的力气,幸好自己练过武功,体质不比寻常,否则这一下就能让她惨叫起来,想不到如此白皙的一只小手,怎么会爆发出如此大的力气。

  那个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诧然,她虽然已经受了足以致命的重伤,现在的力气不足原来的百分之一,但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而眼前这个女孩……她的目光微微闪动,闪过一丝笑意。

  “慢一点儿,我是医生,让我先给你做一下检查。”肖雨馨露出比较职业化的微笑,这种笑容比较容易缓解患者的紧张情绪。

  “小女孩,还是让我先给你做一下检查吧。”女人猛然抬起头,露出一张绝美的面孔。

  “你说什么?”肖雨馨讶然问道。

  女人微微一笑,那只白皙的手掌再次伸出……肖雨馨明明能够清楚地看清她的手掌运行轨迹,却是无法躲开。

  “呃……”

  一片昏沉的感觉侵入肖雨馨的全身……就在她的神志完全陷入昏迷之际,耳畔似乎听到一个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小女孩,我的名字叫‘阿尔忒弥斯’。”

  那个女人在击昏肖雨馨之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咳咳……”在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中,她的嘴中喷出一丝丝金色的液体洒在胸前。

  难道……她的血竟然是金色的?

  “看来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女人微微皱起了眉头,她就地盘膝坐下,就跟练瑜伽似的将双手放在腹前……突然,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渐渐地,在她的眉心处,竟然诡异地凝出一颗黑色的菱形水晶,而她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

  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指在肖雨馨的额头上轻轻划了一下,一丝鲜血从划痕中泌了出来,随即她将那颗黑水晶按在伤口处……就在黑水晶一接触伤口,不,是一接触那些血液的时候,立即化做一道道黑色的气体顺着伤口钻进了肖雨馨的皮肤之中。

  白皙的皮肤表面立即呈现出一条条诡异的黑色纹路,而且这些纹路还在向全身延展……如果换了一个对人体有了解的人看到了这幅景象,就会发现这些纹路与人体中血管的分布是完全吻合的。

  “啊……”肖雨馨的口中发出轻微而充满痛苦的呻吟,她的眼皮蠕动着似要醒来,那女人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肖雨馨竟然再次陷入昏迷,但那块黑水晶却渐渐地全部融入了皮肤之中。

  渐渐地,皮肤上的黑色纹路褪去,肖雨馨眉心上的那道划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奇妙的……虽然她的相貌并没有发生变化,却凭添了一种让人惊心动魄的风华。

  “果然是我选中的传承者,竟然是百分之百的融合!咳……”女人满意地笑了起来,但旋即间又引起一片剧烈地咳嗽。

  “时间不多了啊!”

  女人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发出一个无声的叹息,手一翻,掌心出现一枚小巧的六边形银色徽章,然后她在肖雨馨的左掌心划出一道伤口,当鲜血流出来的时候,她将那枚徽章放上去……似乎是空气中发生了一段小小的扭曲,那枚徽章像是凭空消失……或者说进到肖雨馨的手上,而那个伤口也迅速地愈合了。

  “我的传承者,这是我能为你做的……剩下的,只要你能活下去,就一定可以明白。”女人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舍,她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空气之中……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