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千年不觉晓
一梦千年不觉晓

一梦千年不觉晓

苏二.QD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10-10-22 14:39:27

  她因车祸转世重生投胎到古代成为一位官家小姐。
  她只想尽情的享受这官家小姐的一生,并不想因为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就妄图改变这个时代。
  然而,她真的能像自己期望的那样生活吗?
  =============================
  推荐《篡清》,《民国投机者》两部大作。另外我目前还在养着的还有《北唐》和《九州牧云录》。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九卷 第二节 遇匪2

第一节 苏二小姐

  京城,苏府。

  苏老爷今年三十二岁,书香世家,十九岁那年高中进士,十多年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升迁,倒也顺利,现任户部侍郎。

  苏侍郎为官清正,虽然升迁速度慢了些,却也不行那阿谀贿赂之事,虽然身在官场,却将那功名看得甚是淡泊。。

  唯一的憾事,就是苏侍郎已经三十而立,膝下却只有一女。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苏侍郎为此亦大是苦恼,为了对得起苏氏祖宗,只有格外努力,连娶了三房妾室。可是除了二十二岁那年正室夫人徐氏为他生下女儿拂云之后,连同三个妾氏,四个女人都再无所出。

  在第三房小妾入门两年也不见肚子里有动静的时候,苏老爷终于绝了念想,遂拒绝了夫人再纳一房小妾的提议,安心的教养女儿拂云。

  谁知这年二房秦氏却传出喜讯,竟然奇迹般的有了身子。一时间苏府上下俱是喜笑颜开,人人都向老爷道贺。苏老爷自然也是十分欢喜,吩咐了夫人徐氏好生照料秦氏。那徐氏是个善良贤惠的女子,见秦氏有喜,也是十分欢喜,自然是悉心照顾,各种滋养补品,名贵药材,尽数都往秦氏房里送,毫不吝惜。惹得另两房的妾室羡慕不已,直怨自己肚子不争气。

  谁知那秦氏却是个福薄的,辛苦怀胎十月,一朝临产,竟然难产!这时候生产对女子而言是一劫,死于生产的女子多不胜数。

  秦氏几度昏迷又醒过来,心知自己是熬不过这一关,挣扎着想要看孩子一眼。徐氏忙将婴儿抱与她,秦氏想要接过却无力伸臂。勉强探头看了看孩子还殷红的小脸。徐氏见秦氏如次,心下难过,不由得垂泪。

  秦氏是三房妾室中入门最早的,是个落第秀才女儿,家中破落无力维持,才嫁入别人家为妾。虽然比不上徐氏这般是书香门第大家闺秀的出身,却也知书达理,雅善诗词。正室徐氏本是个明理大度之人,秦氏又是个善解人意的,两个女子都颇有文采,十多年相处下来,竟不似别人家的妻妾勾心斗角,反倒有了姐妹般的情谊。

  此时秦氏见徐氏落泪,心中更是雪亮,知道自己断断是熬不过去了,灵台反倒一片清明,混不似方才那般昏昏噩俄。

  ‘姐姐莫哭,‘秦氏微弱的声音道,‘妹妹无用,不能替老爷绵续子嗣。。。。‘

  徐氏闻言垂泪道:‘妹妹说的什么话,妹妹添了个女儿,老爷。。老爷他很是高兴呢,已经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唤作‘览月‘。。。‘

  览月?拂云,览月。

  秦氏失血苍白的脸上陡然出现了一抹红晕,她凝望着徐氏怀里的览月,嘴唇动了几动,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徐氏慌忙道:‘妹妹莫哭,妹妹这是做什么,快些养好身体才是。。。‘

  秦氏本就奄奄一息,为了看孩子一眼,这才强撑着一口气,到这时侯已是奇若游丝,大限已到。秦氏满怀眷恋看了览月一眼,勉力提起一口气,断断续续的说:‘姐姐。。。这些年来你待我亲厚。。。情同姐妹。。。如今妹妹就。。。就要去了。。。。。求姐姐。。姐。。能将览月看作亲生。。。。妹妹我。。。我在九泉。。。也。。。也感。。。。感。。。。。。。。。。‘

  秦氏说着,一口气提不上来,终于没有说完,就此寂寥无声。

  徐氏大悲,掩面痛哭。一屋子的婢女也悲泣不已。

  苏侍郎一直守在门外。生了个女儿,虽然有些失望,但仍然是欢喜的,毕竟中年得女,对孩子便比那年轻轻就生育的父母更多了几分疼爱。给幼女取名览月,便是和拂云相和。本来是件欢欢喜喜的事情,却不料秦氏竟然难产,稳婆的意思怕是保不住大人了。苏侍郎急得团团转,碍于男子不能进产房,以免沾染血光不祥,只能在门外守着。

  忽然房中传来一片哭声,苏侍郎大惊,也顾不得什么忌讳,急急冲了进去。却见徐氏一众人俱在垂泪,秦氏面色惨白,已没了气息,眉目间却十分安详。

  苏侍郎默默的看着这个陪了自己十年的女子一阵,心下难过,对众人挥挥手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只长叹了一声,从徐氏手中接过婴儿,望着她红嫩的小脸。

  ‘她可曾留有什么话?‘

  ‘有,‘徐氏抹抹泪,‘二妹嘱托我待览月像亲生孩儿那般。‘

  苏侍郎沉默一下,叹道:‘既然如此,这孩儿便让她在你房吧,你们姐妹一场,好好待这孩子,可怜她没了娘亲,莫要委屈了她。‘

  徐氏点头道:‘老爷放心,我定会待她像亲生一样。‘

  夫妇二人正伤感间,门外忽然响起丫鬟惊慌的声音,‘小姐,小姐,不行,你不能进去!‘

  二人俱是一惊,忙向外走去。未及到门口,便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哀求那丫鬟‘碧儿姐姐,让我进去看看二娘吧,大家都说二娘。。。二娘她。。。。。。。‘说着已经带了哭腔。

  苏侍郎推开门迈出去,见门前碧儿拦着的正是自己的独生爱女,哦不,现在是长女了-----10岁的拂云。拂云见爹娘出来,忙行礼叫了声‘爹爹‘。苏侍郎沉声道:‘胡闹,这里是产房,岂是你小女孩儿来得的!‘

  拂云小嘴一瘪,悲戚戚的说:‘云儿想来看看二娘,下人们说二娘她。。。‘说着,眼圈就先红了。

  苏侍郎叹息一声,道:‘等下人们收拾净了,你再去同你二娘道别吧。。。。‘

  拂云虽然年幼,但聪颖异常,听父亲这般说辞,立时便明白二娘已经去了。小女孩儿的眼泪顿时便收不住了,默默的流淌。

  苏侍郎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头,俯身将手中的婴儿交到女儿怀中,转身离去。

  ‘这是你妹妹览月,好好待她。‘

  京城苏侍郎府这一年上添了位千金,虽然是庶出,但因这孩子打出生就没了娘,苏侍郎一家上下都对她格外疼爱。

  为了实现对秦氏的承诺,徐氏便将二小姐览月留在自己这一房来抚养,视同己出。

  这会儿子览月刚刚由奶娘喂饱了奶,睡得正香。徐氏倚在塌上作女红,眼见着一个粉红精致的肚兜从徐氏手底渐近完工。夏季午后的炎热催人困顿,随着知了枯燥的鸣叫,徐氏觉的眼皮渐沉。一旁陪侍的丫鬟和奶娘也是昏昏欲睡。

  忽然房门“哐啷”一声被推开,顿时将屋中三人惊醒,打眼一 看,闯进来一个女孩,粉雕玉琢般的可爱,却是大小姐拂云。拂云才从先生那里下课回来,急着来看妹妹,莽撞推门,自己也没想着会弄出这么大响动,倒先把自己吓了一跳。

  奶娘忙竖起手指放到唇边,示意噤声。拂云不好意思的笑笑,蹑手蹑脚的走进去,轻声问:“睡了?”

  “睡了一阵子了,也不知有无被你吵醒,你这丫头,怎么不好好读书,这么早就回来?”徐氏轻笑问道。

  拂云笑道:“这么热的天,夫子都直打瞌睡。我叫紫儿去厨房弄了碗银耳百合莲子汤孝敬夫子,夫子发了善心,便提早下课了。”说着便向览月的小床走去。

  徐氏笑骂:“小人精!当心别弄醒了妹妹,要不然哭起来可让人头痛。”

  拂云笑答,“孩儿自省得”,说着趴到小床栏上瞧着熟睡的妹妹。

  两个月大的览月已经不是刚出生时皱巴巴的殷红的脸了,一张小脸白白胖胖,粉嫩得能滴出水来,鼓鼓的小脸颊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让人直想啃一口。

  拂云心里赞叹,心痒难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大红苹果。

  大苹果让她这么一摸,倏地睁开双眼。拂云愣了一下,忙缩回手,心下暗叫糟糕。

  大苹果却没有哭闹,两只乌黑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最后定在拂云的脸上,直直的看了拂云一阵,忽然咧开嘴笑了,对拂云伸出两只肉呼呼的小手。

  “娘!娘!妹妹醒了!妹妹对我笑呢!妹妹好像要我抱耶!”

  “早说了让你别弄醒她,一会又哭起来。。。。”

  “夫人,二小姐真的在对大小姐笑呢。”奶娘惊奇道。

  徐氏和丫鬟一起围过来,丫鬟笑说:“真的呢,二小姐要大小姐抱呢!”

  “娘,我可以抱妹妹吗?”拂云仰着小脸,满是期待。

  “你们姐妹倒真是投缘,这小家伙,睡不好就哭,独你来了不哭。你小心点抱。”

  得了夫人的话,奶娘便将览月抱起来,轻轻递给拂云。拂云小心翼翼的学着奶娘的样子抱过大苹果,仔细看着她的脸,忽然惊奇道:“ 啊!?娘,妹妹怎么没有牙齿?”

  一句话惹得徐氏,奶娘和丫鬟都笑了。“小姐,小孩子是要出生后再过几个月才长牙的。”

  “喔。。。。”拂云不好意思的笑了,“书上都没有写,夫子也没有教过,拂云都不知道。”

  三个大人更是笑翻了,徐氏道:“傻孩子,书上哪会写这些。。。”

  就在一片笑声中,大苹果忽然张开了她那还没有长牙齿的嘴,狠狠的一口咬在拂云粉嫩的脸上。。。。

  徐氏:“。。。。。。。”

  奶娘:“。。。。。。。”

  丫鬟:“。。。。。。。”

  一脸口水的拂云欣喜地说道:“耶。。。妹妹亲我耶!”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