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天空骑
裂天空骑

裂天空骑

华表

科幻/未来世界

更新时间:2024-02-27 21:34:19

陨落的空骑士是天空的眼泪, 还有高度就不会放弃, 血与火与铁从天而降, 看,天在哭泣! 咆哮的灵魂正腾空而起!
目录

6天前·连载至第862节-筹码

第1节-我,被坑了!

  高低起伏不停的茫茫兴都枯什山脉中,纷杂的山风中忽然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奇怪异响。

  空气被激烈搅动的震荡声很快变成了回荡在山间的轰鸣。

  一架造形简陋,甚至连外壳都没有的双座旋翼机几乎压着山脊的野草飞快掠过,渐渐降低了高度,对准了一处相对平坦的山坡俯冲了下去。

  三脚固定轮很快压在了碎石地面,被俗称为“三蹦子”的旋翼机踉踉跄跄的蹦了一下,两下,三下,终于被地势抵消了前冲的势头,滑行了一段距离,停了下来。

  “警告,警告,编号4489,你已进入911空勤基航空管制区,请立即离开,Warning!Warning!No.4489,……”

  “三蹦子”双座旋翼机的电台公共频道突然响起了多语种轮番警告。

  高眉深目,鼻梁高挺,一脸沧桑大胡子的旋翼机驾驶员拿起旋翼机上的电台手麦,没好气地回应道:“喊啥子喊,喊啥子喊嘛!一天到晚鬼叫鬼叫滴,叫个几把,劳资马上就走。”

  一通骂骂咧咧,气呼呼的挂上麦,扒拉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翻身跳出座位,嘴里还小声咕哝着“瓜皮私人承包商的空勤基地,拿着鸡毛当令箭,宝批龙……”

  帝国的坟场,百战之地,穷山恶水的刁民就是这么吊!

  旋翼机驾驶员主动帮后座的乘客从货架上卸下行李,伸出手熟练的撮了撮大拇指、食指和中指。

  没得啥意思,买单!

  “只能送你到这儿,承惠一千,说好的哈,发票没得。”

  在兴都枯什山脉里头打飞的还要什么发票,“三蹦子”又不上税,出门买菜,拐个弯儿顺手捎带客人的小买卖,连个体户都不算,顶多算练摊儿。

  “大叔,刷个支付宝。”

  年轻的乘客正准备掏出自己的手机。

  大胡子旋翼机驾驶员抖了抖歪歪扭扭挎在身后的AK自动步枪,往周围努了努嘴示意了一下,说道:“大叔个鬼,劳资今年才十九,刷电子支付?你觉得附近会有民用移动通信基站噻?”

  一张嘴,口语等级八级是妥妥的,还带方言就更难得了。

  如今教育普及率已经达到了全球人口的八成,从幼儿园就开始识字和口语教育,还有正规的口语考级制度,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他们的史书又能无障碍阅读了。

  在兴都枯什山区,能听到流利的经济发达地区方言,一点儿都不奇怪。

  口音不过关,写书不工整,恐怕连工作都不好找。

  三百年河东,三百年河西,如今风水轮流转,胡无人,hàn道昌。

  “呃……”

  年轻的乘客这才注意到这架“三蹦子”上面并没有贴着电子支付图形标志,看来不是偶然。

  环顾四周,由于远离城市喧嚣,视野极好,十公里范围内的的确确没有看到一根熟悉的信号杆子。

  毕竟兴都枯什山脉实在是太大了,又地广人稀,还不是经济区,没有谁会吃饱了撑的到处乱插。

  去掏手机的手转向摸出了钱包,点出十张金色大钞递了过去。

  代替石油成为新能源体系的晶能支撑起了蓝星界与苍穹界的联合货币“星元”,并通行于两界的每一个角落,原有的旧货币体系在十年前就宣布完成彻底过渡,其中也包括了苍穹界的实体货币。

  钱包里的星元现金余额,只剩下五块八毛,也不晓得够不够买个馒头。

  在兴都枯什山区最常见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这种飞的“三蹦子”,这种廉价的双座旋翼机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只要有一块平地就能招手起降,经济实惠,有时候不仅载人,驮着一头驴也能起飞,速度虽然不快,但在山区飞行却是个优点,快有快的好,慢也有慢的稳当,至少不会错过目的地。

  像这种看上去不太靠谱的小型飞行载具,安全系数却有保证,哪怕发动机出现故障,也不怕失速,靠着旋翼滑翔迫降,好歹捡条命回来是没有问题的。

  不像那些更加先进的飞行载具,万一发生紧急情况,跳个伞都来不及,连人一块儿自由落体,谁都没个钢铁之躯,自然是完犊子,还不如这种和出租车没什么区别,满山区乱窜的“三蹦子”靠谱。

  收好现钞后,十九岁的大胡子旋翼机驾驶员丢过来一张硬卡纸。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二维码,要是出来玩就呼我,随叫随到,我带你去吃锅子,地道的帕坦羊肉锅子,味道绝对是这个。”打飞的APP要被拿走分成,老客户直接呼,双方还实惠。

  说着还竖起了大拇指,拉客带卖羊肉锅子,这个套路可以有。

  只不过名片上的手写名字叫作卡尔扎伊,而打飞的APP上的驾驶员名字却叫穆罕穆德,竟然不一样。

  难道自己打了一架黑飞的?

  “嗯嗯!回见!”

  生怕不小心说错了话,被对方用AK给突突了,年轻的乘客一边含糊的应回,一边冲着重新启动的双座旋翼机摆了摆手。

  “下回见,走啰!”

  大胡子旋翼机驾驶员松开手刹,调转头的双座旋翼机顺着斜坡一路冲了下去,速度越来越快。

  “三蹦子”又开始跃跃欲试的蹦跶起来,一下,两下,三下,机体猛然一沉,骤然消失在斜坡下方。

  这片斜坡是有尽头的,下方是落差数百米的陡坡,要命!

  “小……”

  亲眼目睹到这一幕的年轻乘客心都拎了起来,还没有把“心”字喊出来,就见消失在视线里的双座旋翼机再次出现,借着一股上升气流开始飞快爬升,甚至还能听到大胡子旋翼机驾驶员声嘶力竭的歌声远远传来。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这是哪一年的老歌?不记得了!

  当旋翼机桨叶搅动空气的嗡嗡声消失在天际,年轻的乘客低下头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电子地图以及卫星定位,果然没有移动通信基站的信号,只剩下卫星定位信号,再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人烟的荒山野岭,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我,陈非!

  特娘的被坑了!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