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

渐进淡出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2-10-10 11:18:11

年轻貌美的科研大佬,一朝穿越成了父不详,娘又疯的野种,家里穷得响铛铛,还有不明势力打压?
她撸起袖子智斗极品和恶势力,凭借着专业知识在古代发家致富,一不小心成了各路大佬,身份尊贵,无人能及!
只是,某人的金珠总是自己跑到她衣兜是怎么回事?

~
听说太子的掌心宝是个爹不详,娘又傻,家又穷,人人唾弃的野种!又黑又丑又穷又没才华!
大家纷纷跑去围观!
然后有人说:“今天书院来了一个倾国倾城的代院长长得有点像她。”
“昨天我爹请了一个特别厉害,又特特特……别漂亮姐姐帮忙破案,长得和她一模一样。”
“上次我听见钱庄掌柜说,他家钱庄的存银有一半是她的。”
“我还听见某国某皇子称呼她为皇妹!!!”
众人:“……”
这叫又黑又丑又穷又没才华的野种?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百六十四章 大结局

第一章 穿越便被打板子

  泰安十二年

  永安街福泰县衙门

  “差大爷,打,重重的打!打死这个小野种!竟然敢将我告上衙门?简直无法无天,打,打死她!打!......”

  一个声音尖锐的老妇不停的叫嚷着,“你们家就一个绝门户,破落户,穷得响铛铛,你一个爹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给你一双翅膀也上不了天!赶紧滚,别赖着不搬,耽误我儿孙飞黄腾达!坏了我家明珠名声,她可是要进宫当娘娘的人……”

  “啪!”一名衙差举着板子,重重的落在长凳上的女子身上。

  女子趴在长凳上,额头上有个刚刚结痂又渗出血的伤口,又黑又瘦的脸上痛得满是冷汗,浑身发抖。

  “啪!”又一个板子落下。

  女子痛得仰起了头,脖子青筋毕露,浑身抽搐....

  蓦地,那身体一软,眼前一黑。

  衙差见此将高举的板子收了回来,没有打下去。

  李氏见此声音尖锐的催促道:“差大爷,继续打!打死这个野种!

  贱人野种住祖宅,坏了家中风水,害死老爷子不够,还赖在祖宅不走,想害死我们一大家子!坏透了!……顾氏那贱人自己生不出儿子,是绝门户,以为将外孙都姓沈就是沈家儿孙,有资格分房子?我呸!.......”

  李氏越骂越起劲。

  衙差见长凳上的女子没有动静,心中咯噔了一下,咕哝道:“不会几大板就死了吧?”

  李氏身边一个貌美的女子闻言吓得瞪大了双眸,“祖母,星浓表姐不会死了吧?”

  可千万别打死了!她还等着这个野种打完板子,滚完钉板,然后报官。

  这样他们家才能明正言顺拿回祖屋。

  “祖母~”沈明珠下意识扯了扯李氏的衣袖。

  “才五板子呢,死不了!在装呢!明珠你别看,别吓着了!”李氏站斜眼撇了一眼凳子上的姑娘,拍了拍孙女的手,然后走过去,嘴巴依然喋喋不休:“这个野种平日怪会装了,一定是装晕。她的命贱着呢!死不了!祸害遗千年!”

  李氏伸出两只手对着长凳上的姑娘那受伤的屁股使劲的用力一掐,表情狰狞。

  那尖锐的指甲都陷进肉里了!

  “贱蹄子,野种,敢给老娘装晕!你不是要报官吗?报啊~”

  星浓只觉得头痛欲裂,屁股也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耳边还有一个讨人厌的声音在喋喋不休,她烦不胜烦:“闭嘴!”

  话落她的屁股便被人狠狠掐住。

  星浓眼都没睁,直接便一脚......

  李氏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坐在地上,痛得她一张老脸都皱成了菊花。

  依稀还能看见那脸上留着一只鞋印子。

  众人:“......”

  沈明珠却是松了口气,幸好没死~!

  少女睁开了双眼,眸底波光流转,灿若星辰。

  星浓一睁眼便看见“明镜高悬”四个大字。

  (・・?)

  什么情况?

  那双灵气逼人的眸子转了转,打量了一眼四周。

  古代的建筑?

  古代的人?

  不是实验室爆炸吗?她被炸到哪里了?

  星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脚和衣着。

  这一身破烂,这一只又干又瘦又黑的手!

  她掐了一下自己,痛!

  想到小说的桥段……

  难道……她穿越了?

  脑海一痛,有无数记忆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涌出来……

  “祖母,你没事吧?”沈明珠见她没死,放下心,匆匆跑过去扶起李氏,一边扶一边着急道:“祖母,星浓表姐刚才一定不是故意的,你别怪她。”

  李氏感觉自己浑身骨头都碎了,听了这话回过神来,也顾不上痛了,她暴跳起来,夺过衙差手中的板子,狰狞的扑向星浓:“小贱种,你敢踹我!我打死你!”

  沈明珠眼里一抹得逞,赶紧追上去,站到了星浓身旁不远处,着急道:“祖母,你别打表姐.....”

  李氏高高的举着板子向着星浓的位置重重的拍下去:“死野种,我打死你!”

  在板子落下的瞬间,星浓身体利落的一闪。

  “啊~~~!”一声惨叫响彻云霄!

  李氏高高的举着板子重重的打在沈明珠的肩膀上,直接将她整个人打趴在地上。

  沈明珠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张着嘴发不出声。

  众人:“......”

  李氏看着地上的人傻眼,怎么是自己的宝贝孙女?

  她急急的蹲了下来:“明珠,明珠你没事吧?”

  沈明珠痛得差点晕过去,她抬头正好看见旁边冷若冰霜的星浓,心中一恨,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虚弱道:“祖母我没事,星浓表姐不是故意的,你别打她。”

  李氏闻言愤怒的看向星浓,抄起板子扑向她:“死野种,你故意的!你别躲!”

  李氏高高的举着板子,对着星浓使尽全身力气重重的打下去。

  星浓往旁边迈了一步,露出身后一排泛着冷光的钉板。

  李氏瞳孔一缩,却因为用力过猛,收势不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和钉板来了个深入接触。

  “啊.....!!!!!”响彻云霄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差点将屋顶都掀了。

  “.......”全部人都傻眼了。

  李氏趴在钉板上,痛得动也不敢动,仰着头使劲的哭喊:“啊!啊!啊!....救命啊!痛死我啦!啊.....救命啊~老爷!”

  衙门的衙差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赶紧救人的救人,请大夫的请大夫,.....场面有些混乱。

  星浓眼神也没有给这混乱一眼,抬脚就走。

  ~

  屏风后面。

  县令大人恭敬的站在一名温文儒雅的紫衣男子身后一步。

  紫衣男子身边还站着一名黑衣男子。

  三人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任子麟转头对黑衣男子道:“那姑娘有武功?”

  他为什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会武功比自己还高吧?

  “没有。”声音暗哑携裹着一丝清冷,低沉悦耳。

  他刚刚已经探过了,一点内力都没有,只不过身手灵活。

  方县令忍不住悄悄的打量了一眼任子麟旁边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身材修长匀称,五官绝美,如画的眉眼过分的疏冷,他就这么站在那里,没什么表情,却也无端的生出一股让人俯首称臣的气势。

  这个人是任大人的师爷?

  怎么感觉这师爷比任大人还大人?

  这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也太强大了吧?

  这时,刚才负责打板子的衙差跑了进来,对县令大人拱手行礼道:“县令大人,出事了,那个沈星浓大闹公堂,您要不要出去主持公道?”

  话落,他悄悄的打量了一眼另外两人。

  谁才是新来的县令?

  方县令闻言下意识的看向任子麟,礼让道:“任大人,您请?”

  他马上就要升官,调职了,这位京都来的来头不小的贵人才是即将上任的县令。

  现在虽然还没交接,但是人家都来衙门了,他得罪不起,自然要问问他想不想理会这场官司。

  任子麟一脸无语:“方大人,今天我还没上任吧?”

  他只是正好来了,想看个热闹而已。

  方县令马上点头如捣蒜:“是,是.....下官这就去处理。”

  方县令马上和衙差走了出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