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后,偏执男神总想把我亲哭
快穿后,偏执男神总想把我亲哭

快穿后,偏执男神总想把我亲哭

九魉木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1-02 17:23:15

作为天道唯一的宝贝女儿,刚刚成年的时缈偷偷溜进三千世界嗨皮,一不小心跑到掌管三千世界的主神眼皮子底下去了,结果被扣下成了任务者。 时缈开心比V,“耶!这下可以光明正大的游玩三千世界了!” 主神冰冷的声音响起:“玩?当任务者可没那么好玩,一旦任务失败,你将灰飞烟灭,就算你爹是天道也未必救得了你。” 时缈被吓到,“那我不干了……” 主神淡淡道:“你想现在就灰飞烟灭?” 时缈欲哭无泪,“你怎么不早说?人家一开始又不知道你是主神!呜呜……”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第172章 进击的白眼狼12

第1章 大总裁的小娇妻1

  “你吃什么飞醋?

  我娶她就是为了钱!

  这个计划当初是你想出来的。

  是你非逼着我去追求她。

  说将她追到手,伪造意外,等她一死,她外公的遗产就是我们的了。

  现在就差临门一脚了,这个节骨眼上,你搞这一出?

  现在她死了,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这下你满意了?”

  男人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这么心疼她吗?”被吼的女孩酸溜溜的问。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心里爱的是你,我爱的是你,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是看在钱的份上才勉为其难追求她的。”男人非常激动。

  “对她没感情,你这么急着要跟她求婚?”

  “她爸给她安排了豪门联姻,虽然她现在跟她爸闹别扭离家出走住你这,但是她正在气头上,谁敢保证她气消了不会变心?

  再说,万一她被她爸抓回去,拿她妹妹要挟她去联姻换取商业利益,她那么宝贝她妹妹,能不就范?

  因此我才想着加快计划,赶紧跟她求婚,先一步把她娶到手。

  这下好了,人死了,我们的计划也泡汤了,什么都没有了!”

  “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失足落水淹死的,要怪就怪她自己不会游泳。”女孩将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男人瞪了她一眼,生气的走了。

  “俊辰,你去哪儿?”女孩追了出去。

  病床上盖着白布的时缈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气得肝儿疼。

  第一次做任务,就碰上这么让人火大的事。

  她是天道唯一的女儿,从神识初醒的那一刻,就一直被保护着,从未踏出过天道神殿一步。

  对人间充满好奇的她趁着亲爹不注意,偷溜进了三千世界,结果被主神逮个正着。

  封了她的灵力,罚她当了任务者。

  如果任务失败,她将灰飞烟灭。

  时缈的脑海里突然涌入许多画面,这是原主的记忆。

  原主五岁那年,无意间看到父亲抱着经常来家里做客的叔叔的老婆,好奇的问怀孕的母亲,“爸爸为什么抱着阿姨亲亲?”

  由此捅破了父亲和好友妻子的私情。

  母亲气得早产,生下妹妹几个小时后就死了。

  临死前,她拉着原主的手,让她保护好妹妹,守住外公的遗产,决不能让外公的遗产落到父亲手里。

  母亲一死,父亲就和好友的老婆结婚了,还带来了一个比她大两岁的儿子。

  原主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是父亲的初恋。

  父亲安昌隆原本只是一个穷小子,冒充单身追求原主母亲,为此抛弃了当时已经怀孕的初恋,并撮合好友娶了初恋。

  婚后安昌隆对原主母亲温柔体贴、呵护备至,原主外公老来得女,一心栽培他。

  而安昌隆在慢慢掌控了外公的公司后,便又和初恋在一起了。

  他故意将好友和初恋夫妇介绍给妻子认识,原主母亲以为这是丈夫的朋友,就没多想。

  两家人的关系处得很好,常一起聚餐。

  安昌隆经常借着这些机会和初恋做见不得人的事。

  原主外公生前早就察觉到安昌隆背叛了自己女儿。

  但是他年纪大了,很多事力不从心。

  拿羽翼已经丰满的安昌隆没有办法。

  临终前便将财产全部留给了外孙女,等外孙女年满十八岁便可继承。

  他怕把财产留给女儿,会给女儿引来杀身之祸。

  虎毒不食子。

  安昌隆再坏,也不至于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原主在自己家里看到父亲抱着好友妻子是在外公去世两个多月后。

  继母一进门,便视原主如眼中钉肉中刺。

  她恨原主的母亲,认为是她抢走了她男人。

  拿已经死掉的原主母亲没办法,她便将所有的恨都转移到了原主姐妹身上。

  从来没给过姐妹俩好脸色,还怂恿自己的小孩欺负她们。

  而父亲也选择漠视这一切。

  原主跟父亲和继母的关系一直不好。

  在她十八岁继承外公的遗产后,父亲和继母便开始轮番的哄她将外公遗产放到父亲名下,方便父亲代为打理。

  她谨记母亲临终遗言,不管父亲和继母怎么哄她劝她,甚至对她冷暴力,她都没有交出外公的遗产。

  在原主的内心深处,一直很自责,如果当年她没有多那句嘴,也许母亲就不会死,妹妹也不会一出生就没有了妈妈。

  她内心很愧疚,便想着等到妹妹成年,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后,就将外公的大部分遗产都留给她,自己去国外买个小型牧场和心爱的人一起去养小动物,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原主一直有这个打算,也跟闺蜜提过。

  闺蜜和她亲如姐妹,关系好到无话不谈,非常支持她。

  还帮她想对策应付父亲和继母。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闺蜜也惦记上了她外公的遗产。

  暗地里算计她。

  知道她不会游泳,故意推她下水,害得她丧命。

  她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掏心掏肺说出的那些话最后却成了射向自己的利箭。

  护士这时候进来,拆掉医疗仪器,推着移动病床将“死者”送去太平间。

  病房外的过道里,感觉自己在移动的时缈突然坐起身,盖在脸上的白布掉了下来,吓得护士“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

  时缈也被这一声尖叫吓到了,跳下移动病床,就跑了。

  她跑出医院,拦了辆外面的出租车就去了律师楼。

  原主的遗愿是守住外公的遗产,在妹妹成年后帮她找到属于她的幸福,然后将遗产全部交给她。

  殷俊辰和原主的闺蜜就去了趟前台请前台的护士打电话联系了一下原主的家人,就听到有护士一惊一乍跑过来说时缈又活了。

  两人迅速冲去病房,发现过道上的移动病床是空的,病房里也没有时缈的身影。

  时缈没死,那他们就还有戏。

  殷俊辰立刻激动了起来,又惊又喜。

  “晚上我就去跟时缈求婚,娉婷,你可别拆我台,一定要帮我一把!”他激动的拉着文娉婷的手,“当我求你,别再闹了,为了我们的孩子,也为了我们的未来,你再忍忍,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拥有天价遗产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了。”

  文娉婷一脸委屈,满心不情愿,但是想到那笔天价遗产,还是违心的点了头。

  “你可不许骗我!”她抓住殷俊辰的领口威胁,“要是你敢背叛我,我不会放过……”

  殷俊辰兴奋的抱住她亲了一口,“宝贝,我心里爱的永远都是你,我发誓如果背叛你,就不得好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