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
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

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

真的想不出笔名了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8-15 09:05:36

【女强+爽文+追妻火葬场+先婚后爱+男主单箭头】
林声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成了修真界第一剑君司寇显的新婚妻子,一晃脑袋里还长了一朵娇娇嫩嫩的白莲花!
她还发现自家夫君拿的竟是深情男二的剧本,痴恋人妻女配,不惜为爱当三!
而她这个正妻如同摆设。
无妨无妨,片酬到位,咱就是剑君您那满腔痴情、无怨无悔、忠贞不二的贤惠妻子!
林声笙专业演出,利用狗剑君获取修炼资源,一心修炼,娇养识海里的白莲花。
白莲花娇娇嫩嫩,清清纯纯,能将恶意转换灵气助她修炼。
她志在修炼,志在交友,志在四方,唯独不在那狗剑君身上。
可她这夫君,不知从哪天起,变得越来越奇怪……
司寇剑君,您这是玩不起啊!
————
司寇显发现自己新婚的小妻子有些不一样。
起先他并不在意,可不知从何时起,他忍不住关注她,忍不住在意她。
他变得奇怪,变得小心翼翼,变得患得患失,他被陌生的感情完全左右,他想把她捧在心尖上,却又被迫一次次令她失望。
每一次,犹如亲手在自己的心口划刀,血淋淋,反复凌迟。
他被一个恶心的女人控制、束缚,日日夜夜煎熬,终得挣脱。
林声笙却毫不留情的撕碎婚约,转身奔赴九幽,自始至终没有多给他一个眼神。
————
传闻只有跳下魔渊,才能进入九幽。
司寇显红着眼睛,一次次跳下魔渊。
林声笙:剑君您烦不烦,怎么老往我家门口跳呢。
目录

1年前·连载至390,天规早就崩塌了

独守空房

  林声笙一身大红嫁衣独坐床头,新婚之夜枯等了一宿。

  天亮时宝琴骂骂咧咧的进来:“新婚之夜都留不住剑君,你以后还有什么出息?”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跟你来受这委屈,本以为跟着你到司寇家能过上好日子,现在看来还不如在家待着!”

  林声笙面上不见委屈也不见愤怒,从容的取下头饰换下嫁衣:“剑君昨夜为何没来?”

  不慌,半点不慌,甚至求之不得。

  林声笙昨晚一穿越就发现自己成了出嫁的新娘,原身叫林笙,林家是个小门户,本来跟司寇氏这样的大世家是八竿子也扯不上的关系。

  但她有对一心卖女求荣的父母,外加机缘巧合运气爆棚救了司寇剑君一命。

  林父林母挟恩逼迫司寇剑君娶原身,这才有了这桩婚事。

  宝琴冷哼:“陪韩丹师对弈去了!林笙啊林笙,你怎么能那么没出息呢,长了这么张脸也不知道用,剑君不来你就只会在屋里傻等,你就不能主动些吗?那是你自己的夫君,你自己去抢回来啊,你还指望人家自己过来不成?!我要是……”

  她要是也长了这么一副好样貌能怎么样?

  宝琴说不出来了。

  再美的容貌也跟韩丹师抗衡不了啊,韩凌雪是天赋卓越的丹师,还是十大宗门之一的碧霄宗的一峰之主,有身份有地位。

  是个男人都不会为了一个·林攀附上门的女子笙·得罪韩丹师这样的人物。

  林声笙没搭理无能狂怒的宝琴,换下繁复的衣裙,洗干净脸上的妆容。

  到了此刻林声笙才知道自己如今长了什么样的相貌。

  肌肤胜雪,眉若远山,翦水秋瞳,一个样貌精致美艳的美人,祸水妖姬那卦的。

  难怪不待见原身的宝琴都无法在原身的样貌上说出不对来。

  林声笙以前是个演员,靠脸吃饭的她都在这张脸上挑不出毛病。

  带着欣赏的心态端详完自己的容貌,林声笙才转头去看宝琴:“韩丹师与剑君是至交好友,宝琴你怎么能因为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责怪他们?”

  “哈?”宝琴麻了。

  神他妈的至交好友。你的至交好友会在你新婚之夜把你叫走不让你去洞房吗?

  更别说韩凌雪是个女子,新婚之日拖着新郎,让新娘子独守空房,安的什么心谁能看不出来?

  宝琴要被林笙这智障气裂开了,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发作,就听林声笙从容不迫的开口:

  “此刻去埋怨这些没有意义,你知道我们眼下最要紧的是什么吗?”

  宝琴一顿,被林声笙这一切尽在掌控的气度给震慑到了。

  宝琴就是个纸老虎,她在林家也只是林母身边的婢女,靠着些小聪明日子过的比林笙顺遂。

  本来以为跟着林笙到司寇家,她能凭着自己的小聪明能得到更多的资源。

  但剑君连林笙都不管,她一个婢女又能获得什么资源?

  宝琴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林声笙的从容莫名给了她力量。

  “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该吃饭。”

  宝琴:“……”

  林声笙问:“你难道不饿吗?”

  宝琴:“……”

  老天爷,她到底在对林笙期待什么?

  宝琴已经木了,双眼无神的跟在林声笙身后去……找吃的。

  司寇氏的当家主人住在凌烟峰,林声笙住的就是凌烟峰的侧峰。

  距离主峰得走上个把小时,一路过来林声笙半个人都没看见。

  不得不说,修仙的世界风景是真好。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林声笙看见远山上有一缕溪水流淌,她看的心情好。

  看半山腰的云雾缭绕,她看的心情好。

  花朵都感觉开的格外鲜艳。

  空气中带着不知名花香,很是好闻。

  宝琴的心情就跟林声笙不同了,她看着林声笙笑眯眯的望着这处,笑眯眯的望着那处。

  宝琴觉得好愁。

  “一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可见司寇家根本不重视你,连个引路的人都不曾给你安排,你在高兴什么?”

  林声笙瞥了她一眼:“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搁谁被狗皮膏药赖上能高兴?

  林声笙从原身的记忆中得知,这世间三大世家,十大宗门,外加一个帝国,权利顶峰的都是活了上千年的骨龄,只有司寇显不到两百岁。

  当初林笙救了司寇显,司寇家也不是不答谢,司寇显的大弟子郁澈还准备收林笙为徒的。

  讲道理,成为郁澈的徒弟绝对是最好的一条出路,林声笙若是能在那会儿穿越,说什么都要将这条路抓死。

  但在林父林母眼中,女儿有出息哪里比得上女婿有出息。

  女儿能力强了心就会野,心野了就不受控制。

  但若是女儿能勾住女婿的心,那他们控制住了女儿就等于控制住了司寇氏啊。

  于是又哭又闹各种道德绑架说林笙的声誉毁在了司寇显手里,司寇显必须负责。

  林笙被父母欺压惯了,纵然有反抗的心,也没有反抗的力气。

  林声笙没把司寇氏的冷待当回事,到了主峰才终于瞧见了人影。

  一名女子候在主峰,看见林声笙过来,对方愣了一下,眼底有抹嘲讽划过。

  不过很快就调整好表情,客气的走了过来:“不知姑娘是谁,怎么会走到剑君居住的凌烟峰来?”

  林声笙把对方的嘲讽看在眼底,面上依旧礼貌的道:“我是剑君昨日刚过门的妻子,是来询问侧峰饭食的。”

  女子显然没料到林声笙的态度能这么平和。

  顿了一下后才诧异的道:“你便是林姑娘?哎呀,这都天亮了呀?实在是抱歉,昨日剑君与我师傅对弈,竟是将时辰都忘了。”

  所以这是韩凌雪的弟子?

  这演技,好尬,好做作。

  林声笙面上端起平和的笑:“无妨,人生难得遇知己,剑君有此好友,实乃人生幸事。”

  女子:“……”

  她仔细打量林声笙,但是不管她怎么看,林声笙脸上都没有半点不甘或者委屈。

  女子不甘心的添柴加火:“林姑娘真是个懂事的人,我家师傅与剑君一直就是好朋友,可恨外面那些人胡乱揣测,说什么剑君对我家师傅爱而不得,真是……哎呀,我说这些做什么,林姑娘是明白人,不会像那些肤浅的人一样误会剑君与我家师傅的关系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