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养废的恶毒大小姐觉醒了
被养废的恶毒大小姐觉醒了

被养废的恶毒大小姐觉醒了

金鸾殿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04-12 18:14:11

池家大小姐池虞从出生起,就各种灾难不断。 车祸,肾脏衰弱,专家断言,她活不过十八岁。 好在身边的人都疼她如命,纵容她的坏脾气,把她宠成了刁蛮跋扈的小公主。 但某天她无意翻开一本书,才得知自己是被池家偷来的孩子,只为做给真千金挡灾的替死鬼! 家里跟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厨娘之女,才是池家大小姐。 他们将她捧上云端,受无数人厌恶唾骂,只为在她死后,顺理成章宣布那个“纯真”的女孩才是正主。 她拼命想改变命运,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拦——注定让她在十八岁生日当天死去。 池虞在绝望中黑化了。 既然我不得好死,你们也别想活得安生!    她越发刻薄嚣张,让吃里扒外的助理认错下跪,搅乱罪魁祸首小叔叔的上亿大单。 他们恼恨,愤怒,又无可奈何。 想让厨娘女儿活着,就不能动她。    所有人都恨她,唯独新来的保镖,无脑维护她到底。 “小姐怼得好,怼得妙,怼得他们呱呱叫!” 池虞:虽然他看起来有点二,但不妨碍他挺可爱,对吧? 十八岁生日到来,就在池虞决定接受这该死的命运时,帝都某高门大族上门认丢失的女儿来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百五十八章 骑士和公主(大结局)

第一章 还有半年可活

  毫无预警的,池虞昏倒在了操场上。

  当时正在上体育课,她发现宁瑾脚上穿着的限量款跑鞋,赫然是自己前几天才让从英国空运来的。

  吩咐家里佣人刷洗了,还没来得及穿。

  面对池虞的厉声质问,宁瑾羞红了脸,当场把鞋子脱下来,向她道歉。

  “对不起小姐,可能是女佣姐姐收鞋的时候不小心拿错了,我以为这是妈妈买给我的新跑鞋。”

  “什么叫你以为,我看你是瞎了眼才对。”

  池虞冷笑:“拿错鞋子,拿错衣服,拿错书包,下一步你准备拿错什么?”

  她说话未免也太刻薄了,宁瑾不禁难堪地红了眼眶。

  班上同学窃窃私语,都很同情宁瑾,但是碍于池虞的身份,无人敢出面为宁瑾打抱不平。

  然后能鸣不平的人就来了。

  七班的靳尧,池虞的未婚夫,斯莫的校霸。

  靳尧原本在旁边的篮球场打球,见一班的人都聚集在一块,不好的预感促使他放下队友跑了过来。

  池虞的声音不高不低,足够靳尧听得一清二楚。

  那些侮辱的话让靳尧心里升起一股怒意,他拨开人群,走到池虞面前,冷声命令她:“你给宁瑾道歉。”

  池虞面无表情:“凭什么?”

  “就凭这双鞋是我买给她的!”

  “哦?”池虞笑了起来。

  她望着自己帅气的未婚夫,妩媚的猫眼微微睁大,一副好奇的样子。

  “她不是说这是她妈妈买给她,为什么要骗大家?心虚吗?还有你为什么买这么贵重的鞋给她呀,你不是我未婚夫吗?你现在是脚踏两条船?你们——”

  她歪了歪头,表情嘲弄,“进行到哪一步了?”

  “池虞!”靳尧受不了的低吼,俊脸微微扭曲,“你一定要这么讨人厌吗?”

  池虞懒得搭理他,胡乱对宁瑾弯了下腰:“对不起,刚才污蔑你了。”

  当着同学的面,宁瑾表面的十分善良,摆手道:“没什么……”

  话没说完,被池虞似笑非笑的打断:“你哪儿是拿错鞋子,这是拿错了人,我大度点,把靳尧让给你好不好?”

  宁瑾一愣,当场掉下委屈的眼泪,“我跟靳尧是清白的,小姐你不能坏我名声!”

  池虞听了这话,捂着肚子,笑得合不拢嘴:“名声?你这个动不动就拿我东西的小偷,也有脸谈名声?”

  她越说越过分,靳尧受不了的低吼:“够了!”

  够你大爷啊。

  池虞收了脸上的笑,对靳尧冷漠道:“我会跟小叔讲,两家婚约解除,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对她好,不会再有人拦着你。”

  靳尧早就受够了她的坏脾气,闻言情绪当场高涨起来。

  “那真是太好了!解除婚约当天,我要放一万响的炮庆祝,请全校同学见证我恢复自由,终于摆脱你这个飞扬跋扈的大……”

  他正在痛快的宣泄着情绪,突然看见池虞直直的倒了下去。

  没人去接池虞。

  大家跟靳尧一样,讨厌这个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千金大小姐。

  倒是宁瑾,第一时间扑上去,紧张的拍池虞的脸。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靳尧上前拉开她,面庞冷酷:“多半是装的,别理她,我们走。”

  “不可以!”宁瑾紧紧抓着他的手,语气特别焦急:“得送小姐去医院,否则她会没命的!”

  她怎么总是以德报怨,被池虞那么羞辱,还一心为她考虑。

  太善良,会吃亏的。

  靳尧面上闪过无奈:“那就看在你的面子上。”

  池虞被送到医院。

  不到半个小时,池家掌权人闻讯赶来。

  医生在里面做手术,高大俊美的男人面色不虞地审视着靳尧,冷声问他:“池虞怎么会昏倒?”

  靳尧一直比较怵池贺,触及到他冰冷的目光,不知怎么,就有点底气不足。

  虽然池虞的昏倒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池贺的目光,仿佛认定就是他做的坏。

  靳尧迟疑了两秒,宁瑾挺身而出,帮他解围:“下午的日头太烈了,小姐应该是轻微中暑,没什么大碍。”

  池贺的目光落到她身上,一样的冰冷没有温度,“你是医生?”

  他的讽刺让宁瑾当场白了脸,呐呐地摇头:“对不起,二爷,我多嘴了。”

  靳尧见不得宁瑾受委屈,扛着男人强大的气场,冷硬道:“是她自己昏倒的,跟任何人没有关系。”

  池贺眸光深暗,里面涌动着让人心惊的怒意。

  “有没有关系,得你父母来跟我解释。”

  靳尧最烦别人用父母绑架自己,想跟池贺争辩,被宁瑾握住手腕。

  不要再说了,宁瑾用眼神示意他别激怒池贺,那样绝没好处。

  靳尧不服气,正要开口,手术室的门开了。

  宁瑾比谁都要紧张,一个箭步冲到医生面前,着急的问:“医生,我家小姐没事吧?”

  医生并未回应她,而是望向池贺。

  池贺做了个手势,医生便跟着他去了旁边。

  靳尧不以为然:“搞得这么严肃,好像她病得很严重似的。”

  宁瑾站在他的身后,眼中闪烁着微光。

  池虞千万不能出事,否则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池虞醒来,已经是晚上。

  她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病房里说话。

  “……最多半年,她的心肺衰弱速度加重了,有什么想做未做的事,尽量满足吧。”

  什么半年?

  “我希望能尽最大可能为她延长寿命,不惜一切代价。”池贺的声音。

  “那是自然。”

  啊,原本是在讨论她的病情。

  她还有半年可活么?

  池虞躺在病床上,表情是平静的,只有一双眼睛,透着深深的绝望。

  为什么老天爷要给她一副病痛缠身的躯体,从记事起,就一直折磨她。

  池虞还年轻,今年才十七岁。

  别人的人生刚刚开始,她却要被迫接受死亡的到来。

  她事事不顺,处处倒霉,仿佛生下来就是天理不容的罪人,承受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

  凭什么这么针对她!

  床头的水杯被打落在地,惊动了和医生讨论病情的池贺。

  池贺快步走到床边,将掀开被子下床的池虞摁回去,嘴里哄着:“虞儿乖,你需要休息。”

  池虞拨开他的手,执意要下床。

  池贺不许。

  两人拉锯着,池虞愤怒的尖叫,张嘴狠狠地咬池贺的手。

  池贺吃痛,但是并未发出一点声音。

  他看着少女瘦弱的肩微微发抖,手背上落了一滴滚烫的泪,薄唇抿紧,将她搂进怀里。

  池虞紧紧地抓着池贺的衣服,忍不住崩溃的放声大哭:“小叔救我!我不想死,我想好好活着呜呜呜……”

  池贺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抚:“小叔不会让虞儿死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