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软萌系统攻略落魄反派
快穿:软萌系统攻略落魄反派

快穿:软萌系统攻略落魄反派

夜鸦先生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2-04-30 00:02:02

【1v1,男主切片,所有位面均为同一人】
身为一款医用辅助型系统,白青子的委托任务很简单——陪伴落魄反派。
将那些深陷于淤泥、不可翻身、不被爱的失败者从跟落寞与绝望中拯救出来,并赐予他们光亮。
然而,白青子的任务也仅限于拉高反派的生命值以及精神理智值,并不需要陪伴他们太久。
只要等地狱公司统一分配给反派的命定伴侣出场,与反派相识相爱,她便能顺利离开。
于是……
昨天还哭唧唧揪着他衣角说着喜欢的小姑娘,今日就笑盈盈若无其事的殷勤给他介绍女朋友。
恢复记忆的反派先生狠狠磨了磨后槽牙:“这是第几次了?”
白青子瞳孔地震:“诶?诶!!”
系统守则可没告诉过她,最后要自己负责。
/位面1:软萌千金×落魄少年油画师/
/位面2:病娇丧系魔女×清冷禁欲圣牧师/
/位面3:傲娇恶役大小姐×病态占有欲忠犬执事/
/位面4:元气明媚少女锦衣卫×阴鸷乖戾假宦官/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39章 黎明(19)

第1章 梨花与油画(1)

  白青子找到这个位面的任务目标时,是在一座废弃多年的旧校舍画室里。

  皎白月光透过落地窗映入室内,照亮一隅,寒辉将木质地板覆盖上一层薄光,些许凋零的樱花瓣落在颜料盒里,沾上半干涸的泥渍。

  少年藏匿在画板阴影里,眼清冽如平湖,眸底警觉与敌意不加收敛。

  【姓名:言凛】

  【生命值:C】

  【精神理智:D】

  收起意识里的面板,白青子默叹一口气。

  日式制服鞋往前走了一步,小心翼翼避开地上散落的画纸:“我是不小心迷路的,那个…我能在这里稍微休息吗?”

  作为一款医用辅助型系统,白青子目前已经从地狱公司出品了七百多年。

  功能鸡肋的她根本抢不到热门任务,面临下岗重造危机的白青子被迫接手了一个其他系统都不愿意接的冷门委托:

  【陪伴落魄反派】

  不是矫正少年反派,也不是净化即将黑化的反派,而是在一切结局都尘埃落定之后,陪伴已经被夺走一切不可能再翻身的失败者。

  眼前的少年,正是这样的存在。

  身为言氏财团的独子,言凛前十七年人生都宛若被捧在云端,既身为家族企业的下任家主继承人,又是圈内知名天才油画师。

  然,他顺风顺水的一生到十七岁截止,父亲将名为沈殊的少年带回家,并歉意的告知言凛自己当年在医院抱错了孩子。

  沈殊才是言家流落在外的亲儿子,而言凛当年被护士放错病床,他只是一户普通厂工家的孩子。

  沈殊性子比言凛更讨喜,也更擅长于处理公司事物,他很快便被言老爷子当做继承人培养。回到自己家的言凛,迎接的则是天昏地暗的破碎人生。

  普通家庭根本负担不起他绘画的喜好,那些他引以为傲的画作被市侩的母亲以补贴家用的名义私自廉价变卖。

  昔日好友只剩刻薄鄙夷嘴脸,他的作品也被恶意打压,曾经被誉为业界天才的他,如今画出的成品连普通画社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为了改变这样的命运,言凛企图以命相搏对沈殊下手,身为恶毒反派的他注定无法在气运上比过男主沈殊,被捕入狱。

  念在言凛曾经在言家待过十七年,言老爷子保释了牢里的言凛,但也因此对他彻底失望,不再看他一眼。

  再后来,言凛便彻底消失。

  白青子的定位系统是可以大概得知目标任务的位置的,她在美院转悠了快半个月,没想到,他居然躲在旧校舍的画室里。

  白青子蹲坐在地面,双手抱着膝盖,目光好奇的落在地上那些杂乱无章的画纸上。

  “这些都是你的画吗?为什么不好好收起来,这样很容易会被踩脏的。”

  “这些都是废纸。”

  少年语气阴郁,声线晦涩喑哑。

  “废纸?”

  白青子迷茫的拾起一张。

  白纸上春日梨花缀在枝头,意境极美,可惜颜料上色看上去脏脏的,有些线条不稳的地方破坏了整体美感。

  她不懂人类的艺术与画,但她知道。

  这是一幅残次品。

  白青子注意到,言凛双手十指都包裹着绷带,绷带下隐隐渗出一层干涸的暗红色,他却好似毫无痛觉的仍紧紧捏着画笔。

  他的手,据说是在牢里那段时间被重物意外碾断,但实际上白青子十分清楚这是沈殊买通关系之后那些狱友的刻意为之。

  他怨恨于言凛,毫不留情的摧毁言凛最后的尊严与骄傲。

  白青子将画纸沾上的灰拍干净,唇畔漾起清甜的笑:“果然只要是言学长的话,无论怎样画都很好看呢!”

  “你认识我?”

  “是呀是呀,我考进这所美术学院是因为曾经在电视上看见过言学长的画作,想成为像你那样厉害的人!能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这样说的话,他应该会高兴吧?

  白青子望他,澄澈的杏眸如同掬着一捧春日的溪水,潋滟温光:“那个…言学长,你不想要的画可以送给我吗?”

  自言凛落魄之后,第一次有人同他说这样的话。语气不是他早已经习惯的冷嘲热讽或者阴阳怪气。

  言凛盯着她,像是想透过她去看过去的自己。然而他缠满绷带的手指不自觉摩挲,眸色死寂,下意识朝着画板阴影里缩了缩。

  “你认错人了。”

  他宁愿这样说,也不想让眼前的少女知道,她所崇拜之人已经是个废物。

  不过他虽然拒绝承认身份,但并没有排斥她拿走他一幅画这件事。

  白青子从身后拽出自己的书包,把画小心翼翼卷好放进最里,随后又兴高采烈的将里面的饼干巧克力零食什么的全部倒了出来。

  “才不会认错呢,作为交换,这些零食请您收下吧!”

  虽然他看上去很干净,应该有回住的地方洗澡换衣服,但是根据他等级为C的生命值来看,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进食了。

  言凛不语,她也没有失落,自顾自哼着小调将地板上所有散落的画纸全部收集起来整整齐齐的摞好。

  等她干劲十足捋起袖子意图开始拖地,终于,言凛衣襟下的喉结微动,制止了她自来熟的行为。

  “我告诉你出去的路。”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看衣着,她应该是有钱人家被宠大的孩子吧?是与曾经的他活在一个世界里的人呢。

  被下逐客令之后,白青子反而松了一口气。

  她刚上岗工作,这拙劣演技还不一定能骗得过敏感自卑的言凛,要是被他看出心思就完蛋了,他今后一定会彻底排斥她的靠近。

  不过既然身为医用辅助系统,白青子也无需陪伴他多久。

  虽然地狱是邪恶阵营的象征,但对于言凛这种优秀反派员工待遇却十分好。

  在言凛失败后,地狱便会开始着手安排一个伴侣与他相遇,与他渡过余生。

  白青子的存在,只是在那个地狱分配的伴侣抵达位面之前,短暂的陪伴在他身边排解他的寂寞与消沉,防止他出意外。

  根据系统的设定,任务目标的生命值跟精神理智会在信息面板上以从高到低A到E显示,正常值则为B。

  撇去他极差的C级身体健康程度以外,他的精神理智已经降到了D,这说明他大概率会产生自残或者自尽倾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