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大佬:攻略SSS级黑化反派
快穿大佬:攻略SSS级黑化反派

快穿大佬:攻略SSS级黑化反派

江敛衣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2-04-01 15:38:40

叶音和系统达成一致,为重返人间手刃仇敌,去拯救小世界的黑化反派们。 谁知道这些个反派是不会毁灭世界了,但是—— - 看似温和、实则狠厉多疑的病弱质子,对叶音微笑:“郡主不是来拯救我的吗?那就......一定要坚持啊。” 叶音:......好说好说,先把绑我的绳子解了再说QAQ - 正直冷漠的医生俯身低语:不是说会一直喜欢我吗? 那就——永远留在他身边吧。 - 古堡收藏家阴测测地盯着她,“我最完美的收藏品,如果你要逃跑的话,那我可就要发疯了哦。” 不跑了不跑了,她直接坐飞机走还不行吗? - 且看一心想要回去的叶音和她的任务目标们......等等,为什么都是同一个人? 主神转身,于高座上低笑:你跑不掉了。 1v1,甜虐都有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十五章 梦里梦外4终章

第一章 落魄质子vs娇蛮郡主1

  叶音在意识逐渐消散之时,她忽而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喊她。

  “叶音。”

  谁?

  “我能帮你实现你的所有愿望,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愿意吗?”

  满脸血泥的叶音艰难地睁开眼,哑声道,“我愿意!”

  只要让她能重回人间,手刃仇敌,便是让她做再困难的事都可以!莫颜!她死一万次也难以赎罪!

  “那么......契约成立。”

  第一个世界。

  叶音睁开眼,对上一张眼眶泛红的脸。

  她眨眨眼,无数记忆瞬间袭涌而来。

  “灵儿,你醒了?可要吓死你娘了!你娘听到伏袖说你午睡怎么叫都叫不醒,可是立刻从清攀寺赶了回来。”另一个中年的男人身着暗青色官服,严厉的话语里却也是同样语含关心。

  眼前的两人,是原主的父母镇国公谢毕生和一品诰命夫人苏怦。而原主名为谢灵,从小千娇百宠长大。

  叶音缓缓垂眸,握住中年妇人的手,再抬眼,是与“谢灵”一般无二的神色和语气,“娘,女儿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啦!”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苏怦拍了拍叶音的手,往她手里塞了个东西,叶音低头一看,却是一个漂亮的平安符,上面“平安”两字纹路细致,针线细密,叶音眸子不自觉一动。

  苏怦温声道,“这是娘为乖宝求来的符,你和你哥一人一个,只求它能保我儿这一生平安顺遂,万事如意。”

  “可不许弄丢了!”苏怦故意嗔她一眼。

  “嗯,谢谢娘。”叶音朝她甜甜地笑,眉眼弯弯,一看就让人心生欢喜。

  而后两人同叶音说了再过两天,皇上设宴,召集百家官员之女,一块赏景游园,但是苏怦却凑到叶音耳边,小声地道,“我觉得这是鸿门宴。”

  叶音也深感如此。

  谢毕生看她们娘俩一眼,无语道,“别乱说,不过就是普通的家宴罢了,你们在这胡思乱想什么。”

  又对叶音和蔼道,“灵儿记得那日要端庄些,不要失了礼数,不过就算出了什么事,爹也给你担着。”

  叶音:……很好,也难怪原主天不怕地不怕。

  叶音这个世界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找到使得原主身亡的凶手,没错,在叶音来之前,原主小憩的功夫,就已然身亡。国公府却是无人知晓,除了穿过来的叶音。第二个,则是去完成所谓“系统”提出的主条件,去攻略任务目标。

  这个世界的任务目标——夙离国六皇子——李徽。

  李徽,夙离国六皇子,作为质子被遣送到这里,性情冷漠不爱说话,长相隽秀见之忘俗,文韬武略样样能行,可惜身子弱,生母又地位卑微,听闻前几年疯了,于是目标人物便被作为质子被送了过来。

  他一个别国皇子,在这里,待遇可想而知。衣食住行,那是样样不行,处处受人刁难,过得和原主谢灵比,那是云泥之别。

  系统告诉她,“非主动性的离开,对于异世界的人来说,轻则灵魂不稳,重则魂飞魄散。”

  所以,在以谢灵身份攻略的同时,她必须要保证不被任务目标察觉,从而导致任务失败。

  一人一统坐上了去宫里的马车,被问及是否有信心的时候,叶音抬眼,分明是妩媚的容色却因着眼眸的平淡冷静,硬生生压出几分迫人的气势,“我觉得,也不是很难。”

  说完,又低下头,如珍似宝地捧着她的书,慢慢又翻了一页。

  当叶音拎着长到地上的裙摆,不动声色地跟在一群贵女里面,伪装成高傲又喜怒瞬变谢灵的叶音,面对各位——

  比如,某某家贵女,“你今天这裙子不错。”

  叶音,“算你有眼光。”

  比如,某某家碎金,“你最近似乎气色不太好。”

  叶音微笑,“比你好一点。”

  久而久之,这群人都懒得理她了,自讨没趣的众人往前面走,而叶音则是倏然抬头,朝远处水边的长亭看去。

  那人冠带齐整,一身玄衣,唇畔含笑,一手挑着飘帘,看到叶音看到他,眼神也丝毫不躲避,反而感兴趣地挑起眉。

  其身后,几个同样俊俏,却各有特色的皇子则是含笑地和玄衣男子说了什么。

  玄衣男子慢慢放下飘帘。

  几人身影瞬间模糊在一片湖水长柳的画卷里,叶音至此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她成功地将几个人同记忆对上。那个掀开帘子偷偷观察贵女们的是太子,其身后几人依次是三皇子、四皇子,而五皇子也是在外带兵,这次没有回来。

  有声音在另一个方向传来。

  叶音脚步一转,悄无声息地脱离了队伍,只见——

  两个穿着崭新宫装的公公,一个笑着挽着拂尘道,“动作快点没吃饭啊?”

  另一个则是踢了踢青年的后腿,哼笑道,“要不我帮你一下?”

  青年一身青衣很是狼狈,水渍泥渍皱巴巴地堆叠在衣角,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瓷白的皮肤仿佛一捏就碎,瘦弱的两条胳膊拎着水桶,手背青筋暴起,走得踉踉跄跄。

  而就算这样,他们仍旧不肯放过青年,一个嘴角挂着讥笑,懒洋洋地一脚踢上水桶,直踢得水面晃荡了一下,慢悠悠道,“跟你说话呢?六皇子!”

  “聋了是吧?”

  “啧,六皇子?什么六皇子,不过是个弃子罢了,不然能被夙离国老皇帝送过来当质子吗?”

  “也对,听说被灌了药,一点重物都提不动,看现在,估计嗓子也被毒哑了吧!”

  “没意思真的是没意思......那我们不是在欺负一个废人吗?”

  “哈哈哈废物质子!”

  任由他们怎么说话,对方都不为所动,一个人无趣地嘁了一声,拉了拉另一个人,“走吧,别误了宫宴。”

  “也是,”另一个想了想,啐了一口,嫌弃道,“好没意思。”

  “他一个连宫宴都不允许被参加的人,你想有啥意思,走了,你想想等会儿的奖赏......”

  “走吧。”

  他们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而后走了一段路后,一个人皱眉怀疑道,“小平子,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小平子摸摸手臂,缩缩脖子,往周围慢慢看了一眼,低声道,“不要吓唬我小麻子,子不语怪力乱神......你这是怪力乱、啊——”

  他不经意转头,一下子大叫出声。

  自己的伙伴小麻子面色惊恐,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他的脖子上正抵着一把匕首,刀锋凌厉,冷光乍现。

  他身后,一个人慢条斯理地抬起眼皮,朝脸色苍白的小平子微笑,“你说乱什么?”

  小平子扑通一声跪下来,颤巍巍地行礼,“长清、长清郡主,您这是......”

  天地可鉴,他真的没有惹到这位活祖宗,也没这个胆量惹她啊!

  叶音收了手,把人往身前一推,匕首在手间把玩了一会儿,而后抬眼道,“扇自己。”

  “啊?”

  “什么啊?”叶音眸光一沉,“难不成要本郡主自己来?”

  “不敢不敢......”两人跪在地上扇起了自己,叶音却懒洋洋道,“没吃饭啊?”

  小麻子一时觉得有点熟悉,但没太在意。两个人顿了顿,咬牙又加重了力气,这回脸渐渐肿了起来,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见这祖宗叫停。

  两人在心里叫苦不迭,面上越发痛苦。

  终于,叶音大发慈悲道,“停吧。”两人已然是一边红肿。

  小平子松一口气,又卡在喉咙里被提起来,因为他们听到祖宗说,“现在互相扇。”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