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黑化神明把我摁在怀里亲
快穿:黑化神明把我摁在怀里亲

快穿:黑化神明把我摁在怀里亲

慕七初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2-10-01 00:51:26

【全文免费】 【1v1.双洁】 白昭绑定了一个系统,穿梭于各个位面之间,拯救伟大的神明于沉睡之中。 可是她的任务好像是让正直善良的主神大人黑化? 系统解释:伟大的主神大人心里亦有黑暗。 好吧。 黑化就黑化。 可是为什么黑化之后,她逃脱不了反派主神的手掌心? 她欺他辱他。 他却要跟她谈恋爱? 她虐碎片千百遍,碎片拿她当初恋? —— 病娇偏执拥着她眷恋的喃喃“你瞧,高不可攀的月亮化在我的怀里了。” —— 铁血将军将她囚禁于怀中“除了我这里,其他地方,你都不许去。” —— 文盲少年看着她一字一顿“大哥没文化,但是扯证,你没得逃!” —— 年轻影帝反锁房门,他拿着手中的剧本“剧本有些复杂,我要和姐姐彻夜长谈。” —— 后来,英明神武的主神大人醒了。 白昭本以为任务完成了。 可是英明神武的神主大人俯在她耳边道“觊觎你,是我埋藏于心底的污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547章番外(009)

第1章病娇偏执他非我不可 (1)

  夜色如墨,天地皓白。

  幽幽的月光之下,随着扑通的水声,女子从清澈的温泉池中走了出来,肤若凝脂,指若纤葱,她伸手拿起了旁边的衣服披在身上,遮住了令人遐想的春色。

  温泉里氤氲袅袅雾水。

  层层的屏风给里面血脉喷张的场景镀上的一层朦胧。

  隐隐约约只能看到女子姣好的身材。

  白昭打了个哈欠,她动作傲慢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后面的下人鱼贯而入,十几个伺候的丫鬟婆子,个个沉默不语的替白昭擦拭着头发。

  端上来的还有精致的糕点。

  白昭拿起一块,她浅浅的尝了一口,第二口。

  正准备尝第三口的时候。

  脑海里头出现了提示音。

  【姑奶奶,原身是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再好吃的东西也吃不下第三口……姑奶奶,别叫别人怀疑咱。】009的声音带着几分恳切。

  白昭撇了一眼,她这才将手上已经咬了两口的桂花糕放在了旁边的盘子里。

  009看着白昭面无表情的脸,它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它本以为这位姑奶奶不会配合它。

  但是姑奶奶明显是听话的。

  毕竟救的人好歹是这位姑奶奶的同门师兄。

  白昭是天地开创以来便存在的一颗顽石,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简直可以说一句与天齐寿。

  可是这位姑奶奶辈分高,又不喜外出。

  兴许是主神晕厥,才请得这位姑奶奶出山。

  丫鬟大气都不敢吭一声,给容貌倾城的女子穿上了一条粉红色的儒裙。

  白昭她绑定了系统,听说是那位……至高无上的神明,陷入晕厥。

  她便是来收集那所谓神明的碎片。

  但是收集的办法让白昭感兴趣。

  她要欺辱主神的碎片,好叫主神黑化……

  女子染着丹蔻的手拂过鬓角的青丝。

  这一世,她是丞相府的嫡出千金,但是主神却是丞相府中的庶子,白容景。

  虽然冠了个白姓,可是却不是丞相的儿子。

  是柳姨娘从外头捡来的孩子,蒙骗是丞相血脉,带入府中。

  “大小姐,三公子已经把风筝全都做好了。”旁边一个丫鬟小心翼翼却又不敢抬头去看白昭一眼。

  白昭丞相嫡女,为人高傲,自诩高贵,有颜……呃……无脑。

  009再三告诉过白昭千万不能够表现的与原身出入太大。

  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蝴蝶效应。

  白昭答应了。

  她别的也不想,就想虐一虐她那同门师兄。

  “带进来。”女子杏眸微眯,她打了个哈欠。

  丫鬟,婆子全都站在了白昭的后面。

  那少年身影消瘦,他低垂眉眼。少年生得唇红齿白,一看就是一副好皮囊,那双眼睛清澈无比,仿佛不暗世事的孩童。

  身上穿着清素的青袍,他咬紧了牙关……头发丝和衣服上时不时往下滴着清水。

  白昭叫人泼的。

  如今正是春天,白昭特地叫人从冰库里取了冰水,放在水里融化。

  然后泼在白容景的身上。

  少年脸色苍白,俨然就是冻得不行了。

  白昭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高不可攀的神明,即便到了小世界里,也依旧是根正苗红的好少年。

  这个小世界里的白容景未来会成为造福一方为国为民的丞相大人。

  自然就是接替了白昭现在这具身体父亲的位置。

  主神师兄既然如此根正苗红。

  她自然得下一些狠功夫。不然怎么样才能黑化?

  但是白昭有些想不通。

  【他是主神,为何唤醒他,却是要让他的碎片黑化?】白昭曾经这样问过 009。

  009给出的回答是。

  【大概高贵清冷如主神心里也有污浊的一片。】

  大概神灵的污浊只能以此宣泄。

  那是009的揣测。

  白昭却不可置否。

  高贵如神明,就连小碎片都是根正苗红,哪里会有什么污浊?

  大概是自己找虐罢了。

  白昭也曾问过。

  【为什么来救他的是我?】

  【主神说了,姑奶奶从开天辟地就是一颗冰冷的石头,想来石头无情无义,更能痛下杀手。】

  009仔细的回忆。

  可是主神大人的原话是“她如此无情无义,必定能好好完成。”

  但是009却不太能记清了。

  白昭露出冷笑。

  她回过神来,目光打量着面前的白容景。

  “今日可不是我要责罚三弟,是三弟不小心弄坏了我最爱的风筝,瞧瞧春日里……本大小姐该拿什么解闷呢?”女子身上穿着粉红色的衣裙,她睨视白容景。

  女子声音如同银铃清脆作响,可是旁边的丫鬟婆子大气都不敢出。

  什么最爱的风筝?

  她前一秒还说无趣,后一秒三公子出现了,她手上的风筝无缘无故脱了线。

  便说是三公子的错,可是这三公子也不解释。

  任大小姐责罚。

  大小姐生母去世的早,家里又有丞相大人宠爱,她性子越发无法无天。

  指鹿为马的事,常有发生……

  只是不知道近日里为什么格外针对三公子。

  这三公子也是个老实孩子,读书读的好……但是大小姐每次责罚于他,他反倒像个哑巴了,一声不吭。

  就连半分解释也未曾有过。

  白容景是柳姨娘从外面带来的孩子,比白昭不过小几个月罢了。

  “阿姊……”少年声音透着几许沙哑。他抬起了眼睛。一双眼睛似麋鹿似的清澈无比。

  仿佛一眼就望得到头。

  明明平常的称呼却让粉红色华服的女子勃然大怒。

  她猛然把自己刚刚咬了两口放在旁边的糕点。狠狠地砸在了白容景的肩膀上,桂花糕砸在肩膀上又落下来,只在白容景湿透了的青色长袍上留下淡淡的糕粉。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庶出也敢唤我阿姊?”女子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她眼中的嫌弃丝毫不加掩饰。

  白容景看见了白昭勃然大怒的神色。

  他乖巧的垂下了脑袋。

  “大小姐。风筝已经做好了。”少年声音依旧沙哑,只是换了称呼。

  白昭是在大清早碰瓷的白容景,如今已经夜半了。

  白容景整整一天不吃不喝。

  柳姨娘那边也没派人过来找。

  左右就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

  不过也可以理解,柳姨娘带了一双儿女进来,白容景是她捡来冒充的,但是柳姨娘那个女儿却是柳姨娘亲生的。

  捡来的与亲生的,孰轻孰重?

  作者的话:

  1.全文免费,首发在qq阅读,看正版!看正版!不花钱的!全文免费!

  2.古代位面偏多,双洁,1v1

  3.文明发言!

  4.每一个位面之间没有联系,如果不喜欢其中的位面,可以跳着看,不影响的!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