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成反派女鹅后变团宠了
穿书成反派女鹅后变团宠了

穿书成反派女鹅后变团宠了

不想飞的胖啾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2-06-01 09:16:35

结束加班后的江橙橙被酒驾的大货车撞飞了。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她发现自己穿进了前不久看的青春疼痛文学里。 而此时她的身份正是前期与男主家交恶的反派的女儿。 江橙橙仔细琢磨了一下穿进来的时间点,刚好是原主作天作死狗都嫌的时候。 看着冷若冰霜的亲爹,以及对自己避而不及的主角,江橙橙决定即刻躺平,立誓做个透明的故事背景板,熬死江淮安,继承他的巨额遗产,苟到最后翻身农奴把歌唱。 在这过程中,她无意帮助了一个少年,殊不知自己已然驯化了未来的究极大反派,彻底让这个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沈长明早就做好万劫不复的准备了。 然而就在他即将坠入深渊的时候,一个女孩打破了他所有的冷漠,用双臂为自己撑出清澈的天。 从那以后他的生命里除了复仇,多了一个活下去的借口——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俯身去亲吻女孩的指尖,清除她的一切困难阻碍,独占她的笑容。 做她最忠诚的狗。 本文别名《我带我的反派爹看法制节目》 《如何成功驯化反派们》 《论传授女主独立女性思想的必要性》 【超美超会的治愈型女主】VS【前阴郁冷漠后病娇的忠犬男主】 江橙橙X沈长明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女鹅的平行世界13

继承家产进度1%

  江橙橙是被人吓醒的。

  当粗糙的指尖触碰到肌肤时,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闷哼——神经系统似乎将她被车撞飞瞬间的痛楚延续至此。

  碰她的人并没有将这声闷哼放在心上,而是同旁边的人低声细说着什么。

  江橙橙浑浑噩噩睁开双眼,就看见一张上了年纪的脸。

  那人眉眼虽弯却没有喜色,只是喊道,“小姐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这把老骨头了……”

  江橙橙愣了一下,将手从对方手里抽了出来,看了一眼围在旁边的人,开始扫视起周围的环境。

  明明她前一秒已经被车撞飞,可下一秒就出现在这间装修奢华的房间。

  饶是再不懂,她也猜测得到自己估计遇到了什么穿越之类的事情。

  江橙橙头上一阵刺痛,伸手去摸自己的脑袋,触碰到的却是一层厚厚的纱布。

  先前那殷切的中年女人看她的动作,连忙抓住她的手,“哎呦,我的小姐,你这伤可不禁摸!我知道您想见先生,但也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身子啊,您让张妈我多心疼……”

  江橙橙被她逐渐大声的吆喝整的愈发头疼,索性装作自己什么都记不住的样子,“啪”地一声将对方的手打开,整个人蜷缩在床边,“你们……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先生又是谁?!”

  名叫“张妈”的女人和旁边的人对视一眼,那人就立马跑出去,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小姐你别怕,”张妈试图靠近江橙橙,却被对方用抱枕砸了脸,只能悻悻退后,谄媚道,“您是江橙橙,是我们先生乃至江氏的掌上明珠。”

  江橙橙心里咯噔一声,有了不好的预感,“先生是谁?”

  张妈闻言笑的更和蔼了,“自然是您的父亲江淮安。”

  江橙橙:“……”

  敢情她这是穿书呢。

  这本书正是她死前看的狗血青春文学,书里和她同名同姓的原主连炮灰都不算,只能说是背景板,非要说的话,就是身份特殊的背景板。

  毕竟原主爹是书里的前期大反派江淮安。江淮安为人阴鸷手段残忍,就连强取豪夺的小娇妻也受不了对方窒息的爱,在好几年前丢下江橙橙独自出逃。

  而缺少母爱的原主拼命想要接近江淮安,却因为接近的手段太极端逐渐被江淮安厌恶,乃至最后被绑票的时候,亲爹都不乐意救人,直接被绑匪扔江里喂鱼了。

  如果江橙橙没猜错的话,她穿进来的节点应该是——

  她扫了一眼周围,果然在不远处的床头柜发现撕碎的相纸。那是江淮安和自个小娇妻仅存的几张合照。

  江橙橙:“……”

  天要亡我。

  原主摔到脑子的情节只有一段。

  那就是江橙橙脑子犯抽,认为父亲不喜欢她是因为母亲,于是偷摸猫进对方的书房,翻出了江淮安珍藏的照片,然后,撕了个干净。这一幕恰好被回来的江淮安看见,暴怒的江淮安直接把江橙橙吓得从楼上滚下去。

  想到这里,江橙橙就感觉自己的脑瓜子更疼了。原主蠢坏蠢坏的做事风格简直让江橙橙无语,她甚至想直接躺平迎接第二次的死亡。

  这个时候江淮安已经彻底厌恶江橙橙了,让对方扭转态度怕是难于登天。

  观察江橙橙已久的张妈看着对方出神的样子心里一紧,正想上前说话却被突然走进房间的男人打断。

  江橙橙飘散的思绪也被眼前的男人重新拉回来。男人穿着浅灰色的家居服,缓步走到江橙橙的床前,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女孩,俊美异常的脸上无喜也无忧,似乎对江橙橙的醒来没有任何感觉。

  江橙橙反应再迟钝也能猜到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便宜爹江淮安。

  就在江橙橙即将无法忍受这种打量时,便宜爹突然勾唇笑了一声。

  江橙橙:“……”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江橙橙被这莫名其妙的笑声吓得裹紧了身上的被子,恨不得穿回过去把那个囫囵看完全书的自己打爆,但凡认真看一点都不至于现在剧情忘得七七七八八,搁在这里担心受怕半天!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江橙橙深知现在自己必须开口说点话,否则怕是自己今天就得被扔江里喂鱼。

  正当江淮安想要说话的时候,就看见床边那坨蜷缩的被子里钻出半张脸蛋,少女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语气无助,“你就是我的……爸爸吗?”

  不得不说,江橙橙的眉眼和孟涵如出一辙。每当江淮安凝望着这双杏眼时,蠢蠢欲动的恶念就会消散大半,如今也不例外。

  江橙橙看见对方眼里的厉色淡去,边放下心边打算趁热打铁,搏一搏说不定可以刷刷江淮安好感值。

  江橙橙悄悄掐了自己一把成功逼出眼泪,带着微弱的哭腔从床上扑向江淮安,“爸爸,我害怕……”

  “啪唧!”

  江橙橙脚尖被被子勾了一下,扑向江淮安的身体顿时一晃,以一种极度狼狈的姿势滚下床,趴在江淮安的脚边。

  江橙橙:“……”

  现在就把她拖去扔江喂鱼吧,谢谢。

  整个房间陷入异常的安静。

  “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啊。”江淮安屈尊纡贵地弯下腰,伸出手指恶劣地戳戳对方脑袋的纱布,“我还以为你是演的。”

  江橙橙心里咯噔一声,暗道大事不妙,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低垂着脑袋掩去慌张,“爸爸……是不喜欢我吗?”

  江淮安好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低笑出声,“还是一如既往的蠢。”

  “既然你忘了,那我再说一次,不要再做这些事情来博取我的关注了。要不是你是我和孟涵的女儿,你做的事情已经够我把你扔出江家无数次……”

  “自我认知清晰一点。“对上少女泪光更甚的杏眼,江淮安内心蓦然一紧,顿了一下,“你只是我让孟涵回来的筹码。”

  江橙橙:“……”

  真狗啊这男人。她突然觉得原主有点可怜,摊上这样一个没有心的爹。

  骂只敢心里骂,该演还是得演。

  江橙橙眨了一下眼,让眼眶里的泪水滑落,低声道,“我知道了……爸爸。”

  跟着江淮安进来的中年男人被这滴泪水逼得也有些于心不忍,朝江淮安微微欠身,“先生,先让医生给小姐检查一下吧。”

  江淮安不明所以地盯了一会江橙橙,才淡声应了一声,“你看着处理就好。”‘

  说完便转身离开,完全没有把江橙橙放在心上。

  江橙橙被中年男人从地上扶起来,边在心里骂骂咧咧边佯装羸弱,“谢谢您。”

  “小姐不用客气。”男人温和地笑了一下,“我是家里的管家,小姐叫我‘李伯’就好。”

  “谢谢李伯。”少女眼角还残留着泪水,却乖乖笑着,让李伯内心软的一塌糊涂。

  “小姐先让医生检查一下身体,我还需要去帮先生处理一些事情,有问题的话小姐可以让人来找我。”

  李伯示意身后的医生上前后就离开了。

  偌大的房间不到一刻就只剩下江橙橙和张妈,医生三人。

  张妈瞥了一眼医生,又看了一眼床头柜的照片碎片,朝闭眼休息的江橙橙说道,“小姐,这破照片放在这里也没用,张妈把它丢了吧。”

  江橙橙闻言眉间一蹙,脑海里对张妈这个人有了些许印象。这个张妈在文里借着原身狐假虎威,利用原主极度寻求江淮安关注的心情,忽悠着原主干了许多蠢坏的事情,最后甚至想要骗原主和自己儿子在一起。

  可以说,原主最后沦落到那种地步,张妈也有很大部分的责任。

  江橙橙对此人毫无好感。

  恶人自要恶人治。

  江橙橙今天就当这个恶人。

  “张妈,你为什么要把爸爸妈妈的合照扔掉?”江橙橙语气带了几分哭腔。

  “不是,小姐,这照片已经被撕了呀……”张妈扫了一眼医生低声道。

  “撕了可以粘上去呀。”江橙橙心里冷笑一声。

  如果她现在听张妈的话把照片扔了,这件事传进江淮安耳里,估计江淮安只会更加厌恶自己。

  张妈当着医生的面不敢像以前那样诓骗江橙橙,只得干笑道,“也是,也是……”

  “可惜我现在脑袋受了伤,手抖得很,不然就可以把照片粘好了。”江橙橙低落道,“说不定爸爸就不会那么讨厌我了。”

  “小姐说什么呢。”张妈果然接腔道,“小姐怎么说也是先生的亲生女儿,小姐再怎么样先生也不会讨厌小姐的。”

  我信你的大鬼话!

  “真的吗?”江橙橙眼里闪过亮光,望向张妈,“要不这样吧,张妈先帮我把照片粘一些,等我彻底好了我就自己粘。这样爸爸就能早点看到照片了,就会对我好一些了!”

  张妈脸上的笑容停滞了,混沌的眼睛开始乱瞟,吞吞吐吐道,“好是好,但是小姐啊,张妈平时也有事情要做,而且张妈老了,这眼睛……“

  江橙橙听到了自己想要的话,懒得再和这人扯下去。

  “也是,张妈平时忙的很。”江橙橙嘴角勾起一抹笑,“橙橙都心疼张妈了。这样吧,张妈以后就只要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不用陪着橙橙了,这样张妈就不会太累了。”

  张妈闻言脸上顿时一沉,她饶是再不明白也知道这小丫头是在赶她走!

  “小姐你这是赶张妈走?!”一想到自己之前因江橙橙所受到的优待即将消失,张妈急得面目都有些狰狞。

  江橙橙望着眼前原形毕露的人笑得愈发甜美,“橙橙不是这个意思。橙橙只是想让张妈多休息一点,还是说……”

  “张妈想直接退休回家呢?”

  张妈正欲开口说什么,却对上那双含笑的杏眼。明明那双眼线条柔和,却透露着一股和江淮安相似的锐气,让她不由得住嘴悻悻离开。

  江橙橙目送张妈离去,卸下唇边的笑意,开始思考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做。

  按照目前的时间节点,原主应该是17岁,而被投江喂鱼是在19岁,看来自己还有两年时间。

  现在唯一头疼的问题是,江橙橙是要和江淮安重修于好还是保持目前这种尴尬的关系。

  原书里的江淮安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恰恰相反,他是有感情的,只是这份感情偏执地投入到江橙橙母亲孟涵身上。

  重修于好的几率虽说不大,但如果继续维持目前这样的关系,江橙橙担心如果自己被绑了,这人还是不会救自己。

  既然江淮安不是真正的没有心,那么就有攻略的可能!

  江橙橙默默握爪,下定决定——

  攻略无情亲爹,远离原著纷争,继承亿万家产,喜提咸鱼人生!!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