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非扶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2-06-16 14:25:03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二十日常和父子(四千字大章)

第一章她爹死了

  永安八年的冬天很冷,冷到流下的眼泪没一会儿就会冻在地上,萧钰看着自己哭出来的那一小滩水渍慢慢凝结成冰,感觉颇为奇妙。

  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三天,半夜的时候她的便宜爹咽气了。

  权倾朝野,烜赫一时的异姓摄政王萧恒就这么腿一蹬眼一闭,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

  按理说升官发财死爸爸,换做别人还算好事,可萧钰只觉得操蛋。

  便宜爹死了去下面清净了,却苦了她这个假儿子,一来就要接下这么个烂摊子。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说不出的悲凉。

  旁边的红袖见了,以为她是沉湎于悲伤中不可自拔,心疼的凑到萧钰身边,小声道:“世子,切莫过度悲伤,当心坏了身子,这天寒地冻的,现在又没人来吊唁,你先起来去偏房烤烤火,奴婢帮你看着,若是来人了,奴婢再叫你出来。”

  萧钰眨了眨眼,眼圈泛红,长长的睫毛上还凝着霜痕,她微微一笑,呼出的热气氤氲在她的脸上,朦胧中透着几分脆弱的美感,然那双寒星般的眸子又亮的惊人。

  “好,你和绿招她们轮着来,别累到了,我先去偏房喝口热茶。”

  “哎——奴婢扶你起来。”

  红袖上前扶住萧钰的胳膊,萧钰借力站了起来,她在冷硬的地上跪了太久,一站起来膝盖的地方一阵刺痛,她闷哼一声,差点又摔回去。

  红袖眼疾手快的把人扶住,连忙向外唤道:“白练、青衣——你们快进来把世子扶到偏房去!世子要撑不住了!”

  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青衣和白练一人一边,小心翼翼的搀住萧钰的手臂,白练小脸皱的像苦瓜一样,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世子还这么小,先天身子骨就不好,王妃怎的还让世子跪在这里这么久?就不怕将来落下病根吗?”

  红袖美目一瞪:“就你话多!这话是你一个奴婢该说的吗?世子是王爷的嫡子,合该在此守灵,礼法如此,是能随便乱说的吗?我们小心伺候着些就是了,去去去——”

  白练不服气的撇撇嘴,“知道了。”

  俩人把萧钰扶到了偏房,一个赶忙递上手炉,一个倒了热汤。

  “世子快喝点鸡汤暖暖胃,这是表小姐做的,应该合你的胃口。”

  萧钰接过来道了声谢,双手捧着汤碗却没有立刻喝,她视线落在另一边的铜镜上。

  镜里倒映出来的是一张十三四岁的脸,美的雌雄莫辨,柳叶眉,桃花眼,琼鼻之下,是两片苍白的唇,她肤色极白,犹如枝头落下的新雪,衬的一对眼珠清澈逼人。

  这张极为陌生的脸,精致到无可挑剔,就算扮做男子竟也没有半分违和。

  ……

  “世子,擦擦脸吧,这北风硬的很,脸上带泪久了,容易皲裂,到时候就不好养了。”

  青衣拿着温热的湿帕子过来,双手捧着递给萧钰。

  萧钰回神,轻声道:“知道了。”

  她抓过来随手擦了擦,汤已经凉的差不多了,她仰头一饮而尽,从喉咙一直暖到了胃里。

  “世子可觉得好些了?”

  白练小心的觑着萧钰的脸色。

  萧钰微微颔首,“好多了,母妃那边如何?”

  “王妃带着王府的女眷们在外面跪了一会儿就推说身子不适,回去休息了。”

  青衣说到这儿,脸上也露出了些不赞同,不过她到底比白练稳重许多,没有说出来。

  萧钰面无表情的起身,“回去就回去吧,我一个人守着就行。”

  说罢,她放下手炉又往外走。

  青衣一惊:“世子你才坐了这么一会儿,何必急着回去?”

  萧钰摇摇头没说话,她刚升官发财死爸爸,总要做点孝子的样子出来,不然怎么接手她老爹的势力?

  她穿着素白的麻衣,毫不迟疑的再次走入了风雪中。

  红袖刚给火盆里添了纸钱,余光就见一道纤细的身影走来,她抬头一看,果然是萧钰,她不赞同的皱皱眉,想说什么,但见萧钰眸光坚定,也不再劝,正准备让开位置让她跪下。

  院子的角门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高高低低的,间或夹杂着几句怒骂呵斥,寒风一吹,零星的飘过来几个不堪入耳的字眼。

  萧钰柳眉微蹙:“红袖,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

  红袖大步走了出去,七拐八绕的来到角门,就见几个五大三粗的婆子守在门口,一个小厮硬要闯进来,说不到一起去,两边人就动了手,几个婆子直接把那小厮推倒在地。

  那小厮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瞧着瘦瘦小小的,可怜极了。

  红袖上前低声呵斥:“你们好大的胆子,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们这么放肆?王爷刚去,你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吧?”

  别看红袖长得温温柔柔的,她只有在萧钰的面前才温顺,一到了外面,就一妥妥的小辣椒。

  那几个婆子一转身,见是红袖,忙点头哈腰赔罪:“红袖姑娘,老奴知错,不该大声喧哗叨扰王爷,可这厮非要闯进来,怎么说都不听,偏生他话都说不明白,我们哪里敢随便放进去?万一惊扰了世子,我们——”

  “唉!”

  几个婆子这个时候倒是成了可怜人。

  红袖冷冷的瞪了她们几人一眼,“等着世子抽出手来再收拾你们。”

  她走到那小厮身边,伸手把人拉了起来:“你和我说说,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进来?”

  那小厮脸上还挂着泪痕,见红袖是个好说话的,眼睛亮了起来,紧紧抓着她的手不放,“姐、姐——三皇子,三皇子他,他……”

  “他怎么了,你且慢慢说。”

  红袖好声哄着他,小厮狠狠的喘了口气,这才捋顺了舌头,“三皇子要溺死八皇子!八皇子快死了!”

  “什么?!”

  红袖见他着急的模样不似作伪,对几个婆子道:“你们在这儿看着他,我去找世子。”

  说着,她双手提着裙摆,一路小跑着回到了灵堂,“世子!三皇子要溺死八皇子,你快去看看吧!”

  萧钰挑了挑眉:“溺死?这冰天雪地的哪来的水?走,看看去。”

  “是!”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