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一品红文

更新时间:2023-06-11 14:28:09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530章 完结篇(终)

第一章 纳你做良妾可好?

  【系统绑定中】

  【痛感轻微,福利发放请查收】

  一股巨大的吸力将阮蓁推入梦境。

  梦里的表哥范坤,一步步逼近。

  “我想要你很久了。”

  “我名下有一处宅子,表妹去那伺候我怎么样?

  范坤贪婪的脸定格。他想将自己藏起来,当外室。

  阮蓁猛然惊醒。烫伤的手腕这会儿还火辣辣的疼,她额间冒着细细的汗,急促的平复呼吸。

  *****

  明徽十一年,腊月寒冬。

  昨儿下了一宿的雪,漫天卷地,晨起将歇。

  侯府内院,红绸高高挂起,处处皆是喜意。

  阮蓁总算换下守孝的素衣,头上别了根雕工细致的梅花簪,却依旧面若芙蓉,气度高雅。

  丝竹奏乐余音绕梁,阮蓁出了新嫁娘的丝箱阁。

  “哪有如此作践人的?姑娘一针一线绣的荷包,里头放了自制的安神香。却是她们嘴里一文不值的便宜货。”

  “早知道送什么那边都不满意,还不如不费心思。”

  身后伺候的檀云忿忿。

  阮蓁压下心底的复杂。半垂着眼帘,踩着积雪深一步浅一步往回走。绕过曲折的长廊。

  “我不过一个表姑娘,难不成还能堵上她们的嘴?”

  明明怀里抱着暖炉,她却冷的指尖发颤。

  侯爷原配生的大姑娘出阁,的确是件大喜事。

  可谁还记得一年前姑母的难产亡故?

  偌大的侯府,数一数二的体面人家,却说胎死腹中乃大凶,草草办了丧事。

  姑母即便是没有娘家撑腰的继室,可她是为诞下侯府的子嗣才遭此不幸,一尸两命,却到死也没个体面。

  檀云垂下眼帘:“姑娘这一年极少出院子,为了什么侯府哪个不是心知肚明?偏生范老夫人昨日派人来了一趟,说大姑娘出嫁,让您莫缺席。”

  “害的您遭那群人的白眼。”

  阮蓁看向红肿未消的手腕。

  姑母丧期未满一年,侯府却一次次大办婚嫁。到底留下诟病。

  范老夫人是让她出来撑场面,莫让旁人以为侯府亏待了她。

  她冷的拢紧披风:“你以为,我不去就无法落人口舌了?”

  主仆二人沿着小道回去,途经八角凉亭。

  “蓁妹妹。”

  范坤等候多时,听见动静后,他倏然起身,疾步朝阮蓁走来。语气熟稔:“你这是打算回去?”

  “我未过孝期,不好久留。”

  范坤倒是听后很不高兴:“你信这些做什么?不过都是无稽之谈。”

  范坤看着阮蓁,没想到她出落的愈发动人。

  继母还在时,他就惦记上了。

  可他是侯府嫡子,身份尊贵,怎可娶双亲皆故,随着继母一同入府,完全给不了他助力的阮蓁。

  可……

  不说阮蓁这张脸,但看腰是腰,臀是臀的身姿,也足够让他在新婚夜压着许氏,想的却是另外一张脸。

  至此后,日日念着,愈发心痒。

  他看着阮蓁,端是温文尔雅:“你如今十七了。嫣儿这个年纪早就许配了人家。”

  他突然提着这个,阮蓁不由心生警惕。

  “我得为姑母守孝三年。”

  看着她红唇上下嗡动,范坤一阵眼热。许是喝了酒,眼底也没了以往的清明,更没了以往的顾忌。

  他上前一步,逼近阮蓁。说的极为亲昵。

  “阿嫣成亲你出院子,几月前我娶许氏,却不见你,表妹,你是不是心底介怀?”

  “我娶许氏,不过为了侯府兴衰,心里眼里可只有你。”

  “蓁蓁,待你孝期一过,我便纳你做良妾如何?”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