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浓意旧
春浓意旧

春浓意旧

别酒酱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32.42万字|连载中

元年三十四载,苏子娶病妻,江女嫁病夫 新婚之夜,两两无言,苏家长子苏宴舟用手语比划着:“你我都是病秧子,谁都莫要嫌弃谁。” 江家嫡女江烟回以一笑:“夫君说的是。” 兄长病逝,家族衰败,打破了原本潇洒恣意的人生,不得不扮为新婚男娶了江家女儿,未曾想事事皆不尽如人意,可恨手上无权无力,为了报仇,步步为营,杀伐果断。 “臣心所偏袒的,自始至终都不过一个容琅。” “臣有私心,臣心私吴郎。” 赏一场春浓意旧的花事,听一曲金丝为笼的囚音。 [疯子又如何,有仇必报的黑莲花从不心慈手软。] 双成长型,势均力敌。
目录

1天前·连载至第一百四十三章杀了容琅

作家的其他作品

新人免费读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