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
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

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

宋一沁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03-06 20:08:14

《五年后带着缩小版摄政王炸翻王府》新书已经发,欢迎收藏
【高冷医学教授VS眼泪过敏小哭包】
别人都说,裴教授是高山上的寒川,除了医学研究,再无东西能让他动容了。
直到有一天……
差点溺水的他被一个小姑娘从海里捞了出来。
小姑娘是深海里的小人鱼公主,娇气得很,一戳就猛掉眼泪。
每次受委屈了,她总吧唧着嘴巴,眼泪红红地看着他。
裴教授眼神一沉,心疼坏了,什么恶毒姐姐,什么吃软饭渣男,全帮她给收拾了。
直到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裴教授在小巷子里见到小姑娘一人单挑八个流氓……
见到秘密被发现,小姑娘赶紧跑过来,眼睛红红的开口:“对不起,我骗了你。”
他一脸平静:“没事,我早就知道了。毕竟,我在海里假装昏迷的时候,见到你赤手空拳打跑了一条鲨鱼。”
她:“……”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480章全文终 只想告诉全世界,我是你的人

第1章初遇

  八月的M市,天气炎热、人心浮躁。

  M市明川医院,医生、护士和病人来去匆匆。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今日午时十二点左右,M市海峡一艘私人轮船发生侧翻事故,一男子掉入海里,所幸被一位热心的女市民给救起。”

  VIP病房里。

  一个看起来二十余岁的女生托着小脸趴在那里。

  她穿着宽大的病号服,淡棕色的瞳孔纯净而神秘。

  她的脸上苍白无血色,长发任意披散下来,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身上散发着淡雅气息。

  她此时神情疑惑地看着墙上那个方方正正的电视,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看着里面的人在动,她的眉头皱得死死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里面藏着人。

  父王呢,母后呢?

  她的小鱼儿呢?

  她抓着头发,感觉自己脑袋疼得厉害。

  忽然,她听到旁边的墙壁传来“咚咚咚”的声音。

  她吞了一下口水,然后小心翼翼地下床。

  在见到自己那十根白葱细嫩的脚指头的时候,她瞳孔瞪大。

  她的尾巴,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咚咚咚”,声音又响起了,而且越来越大。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管自己脚的事情。

  她靠近墙那边,摸索到一扇铁门。

  她废了好大劲,才知道如何把门给打开。

  “咔嚓”一声,她把门给打开之后,才发现,这里面居然有另外一间房间。

  房里灯光明亮,她赤着脚走过去,眼前的一幕,险些把她的小心脏给吓死。

  在她的眼前,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站在床边,他拿着一条纯白色的毛巾在擦着头发。

  俊脸上一双黝黑狭长的眼睛睫毛浓密,眼尾微挑,鼻梁高挺,唇瓣薄薄的。

  好俊美的男子……

  比她见过的王子还要好看。

  只是,他怎么不穿衣服?

  冉西语看着对方赤裸的上半身,但是她只是皱了皱眉,不会感到奇怪。

  毕竟,她见惯了。

  裴南州在对方出现的第一时间,他的黑眸深沉如海。

  尤其发现对方在看到他之后,神情也没有变化,他薄唇抿得厉害。

  “公子,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就在裴南州要开口的时候,他先听到对方歪着脑袋,瓮声瓮气地问了他这么一句话。

  公子?

  某个男人的那张二十九岁的俊脸,出现了几分龟裂。

  她是古人吗?

  “过来。”

  裴南州把毛巾随手丢到旁侧的病床上,然后就把桌子上的一个听诊器给拿起来。

  冉西语听到对方冷冰冰的声音,她皱眉。

  但是她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朝对方挪过去。

  她是乌龟吗?在地上走得这么慢?

  裴南州脸色黑了几分,他凉薄开口:“快点。”

  冉西语好不容易在走过来,结果听到他这冷漠的一声。

  这个人的气势也太吓人了吧。

  她眼圈开始红了,她明明不想流眼泪,但是虚弱的身体本能地抖了几下,眼睛发涩……

  很快,她眼眸中两颗晶莹剔透的眼泪也随之滑落。

  “我……”

  裴南州没有想到自己用平日里说话的语气面对她,她就被吓到了,所以他想解释一下。

  但是解释的话还没有能说出来。

  方才还对他说话的人,身体一软,直接就跌在了他的怀里。

  正好这个时候,病房门被打开。

  他的好友秦桢,带着十几个医生护士,站在门口。

  他们神情诡异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们不近女色的副院长裴南州,此时正赤裸着上半身,抱着一个娇小的姑娘。

  “禽兽!你被水泡的不够厉害吗,居然在医院里对一个小姑娘饥不择食!”

  M市花花大少爷,秦桢,这个时候撩起袖子,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指着裴南州。

  裴南州:“……”

  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冒,裴南州忍住掐死秦臻的冲动,冷漠开口:“她晕了,马上给我安排一下,我要给她做个全身检查。”

  “对了,首先检查一下,她脑子有没有问题。”

  众人:“……”

  裴南州虽然手腕上还缠着绷带,但是他却很轻松地把怀里的小姑娘给抱起来,然后大步走出去。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瑟瑟发抖的医学专家们。

  谁都没有发现,在冉西语刚才站的地方,两滴眼泪变成了两颗晶莹剔透的珍珠,滚了几滚,然后落在角落里。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