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宗小师姐她被迫成为万人迷
剑宗小师姐她被迫成为万人迷

剑宗小师姐她被迫成为万人迷

九方yu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1-11-12 17:26:13

【清剑宗秘密群聊】 小师妹:大师兄风光霁月惊才绝艳,只有他才配得上清冷强大的师姐!啊啊啊他们今天必须在一起! 百炼峰师弟:胡说!师姐明明和我们裴师弟最配! 安济峰打杂的:可是,我觉得师姐和衍天宗的沈槐序更配啊,上次在秘境里他们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 落云宗小霸王:瞎说什么呢?!卿师姐是我们祝余师兄的道侣!他可是天生剑体,他们生来就最配,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小师妹:(拍桌而起)谁把其他宗门的人拉进群的?!我要踢人了嗷! 神机门代言人:我派炼器天才商师弟有话说。 九虚宗接班人:我闻小师叔自带嫁妆请求参战。 小师妹:你们外派的赶紧退群!我们师姐是不会外嫁便宜你们的! 呜呜呜呜师姐你最爱的到底是谁!?你说! 卿云:我的剑。 可是你有好多剑!大部分还是别人的剑!!!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完结感言

第一章小师姐来了!

  南益州往东,是一片巍峨高山,绵延起伏,山腰都笼罩在云雾中。

  山脚周围,大片的丛林后就是平坦草原,总之满眼绿色,生机不绝,是各大宗门弟子历练的好去处。

  可是现在这片绿茵,已全然被燎成了枯地。

  嘭。

  又一个弟子被重重甩在了地上,口吐鲜血,无力地看着其他弟子,目露绝望。

  “救·····求救·······”

  赤蟒疯狂摆动着,直立起来的蛇身投下一片阴影。血盆大口里还咬着一个人,从血迹斑斑的衣摆上勉强可以看出云纹。

  是落云宗的弟子。

  沈槐序捂住手臂上的伤口,冷静地屏气敛息,直直地盯着赤蟒,试图找出它的弱点来。

  他们刚刚从山上历练下来,本就灵气不多,力有不逮了。只能耐心找出它的弱点,一击重伤,才能从这刚结金丹的赤蟒手下逃脱。

  “赤云山脚下有金丹赤蟒!清剑宗弟子遇袭!请求宗门援救!”

  他猛地转过头去,看向刚刚大声说话的人。

  是清剑宗弟子,刚发了求救信号,抬头看向对准自己的蛇瞳,吓得捏紧玉牌,脸色煞白。

  但好歹还能保持镇静,没有大喊大叫。

  沈槐序皱眉,握紧自己的本命灵剑,杵着剑身站起来。

  赤蟒的头又转向了他。

  趁着危险暂时解除,刚才求救的那个人身后,浑身伤口,痛得她怀疑自己就要再死一遍的苏半夏低声问:“你刚刚向谁求救的?”

  脸色煞白的弟子拿起玉牌,强装镇定地把闪过光芒的玉牌举起来。

  里面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坚持住,马上到。”

  “是,是……是小师姐!”

  其他人低声喧哗起来。

  “小师姐?!你求救了小师姐?!”

  “小师姐好像是在赤云山附近的百炼泉下修炼,离这里很近!”

  “可是…这赤蟒已经金丹了,小师姐一个人来能行吗?”

  “人只有她一个人,但是剑………”求救的弟子看向准备迎战赤蟒的沈槐序,以及他手上的灵剑,想到自己知道的那个秘密,语气镇定了许多,“剑不止一柄。”

  “我们只要扛到小师姐来,就可以了!”

  他们突然就有了再战的决心,互相搀扶着站起来,上前支援衍天宗的人。

  死伤惨重的落云宗弟子站在最后,吃了仅剩的几颗丹药,还没恢复过来,听见他们的说话声,和自己同宗师兄弟交换了个疑惑的眼神。

  清剑宗的小师姐是谁?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大家小心!配合衍天宗!等到小师姐来!”

  沈槐序刚刚向赤蟒挥了一剑,灵气快要用尽,落地后倒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其他人连忙跑过去扶他。

  他指节擦了下唇角的血迹,紧盯着暴怒的赤蟒。

  赤蟒之后,还有个躺在地上的东西。

  他们缠斗已久,人和蟒都到最后关头了,不是他们葬身赤蟒之口,就是赤蟒葬身他们剑下。虽然各门派的人都向宗门求救了,但是要等到门派来人,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如果不做反抗,足够赤蟒一口吞了他们。

  他咽下喉中腥甜的血,再一次站起来。

  落云宗仅剩的几个弟子重伤,清剑宗根本就没来高阶弟子,衍天宗也只有他和其他师弟师妹,细数起来,这里修为最高的就是他。

  他不能认输。

  沈槐序持剑起身,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飞身刺中赤蟒尾巴,剑上冰冷寒风如同剑刃,划开赤蟒肉身,让蛇尾在伤口之下崩裂。

  效果很好,但同时他也被暴怒挣扎的赤蟒尾巴抽了出去,被甩在地上,翻滚两下,跌进清剑宗的包围圈里。

  本就死伤惨重没剩几个人的队伍立马又惊慌起来,胆子小的新弟子已经快要崩溃。

  “沈道友!”

  “沈师兄!我,我这里还有丹药!”

  “为什么这里会有金丹期的赤蟒!到底怎么回事?!沈师兄都不敌!”

  “别急,”沈槐序还有意识在,控制住吐血的冲动,担任起师兄的职责,冷静嘱咐他们,“赤蟒也已经到最后关头了,你们……”

  话没说完,他紧握着的灵剑突然颤动起来。

  清剑宗发求救信号的弟子立马激动抬头。

  “小师姐!小师姐来了!”

  “是小师姐!我们有救了!”

  苏半夏眼睛里迸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睁大眼睛看着远处御剑而来的人。

  而已经无力的沈槐序紧皱着眉,看着手里的灵剑飞跃起来。

  穿着绣竹纹道服的卿云跳下剑身,速度极快,从远至近的声音清冷又平静。

  “不好意思,借道友灵剑一用。”

  话毕,他的灵剑就被握住了,再轻轻一推,灵剑在她周身快速环绕,手里本来的那把灵剑带着剑气斩向赤蟒。

  与此同时,环绕着她周身转的剑也寻机而出,从另一个方向极快刺向赤蟒七寸。

  两把剑,如臂指使,朝着不同的方向,发挥出不同的作用,但精准度是同样的高。

  赤蟒张开血喷大口就想要喷出炎火,蟒身挣扎着疯狂挥动尾巴扫过地面,差点把几个动弹不得的弟子拍死。但卿云快了一步,两把剑就如她的分身一样,飞交替着刺向赤蟒,在它身上划下一道又一道伤口,而她飞身过去把差点被扫到的几个人转移到安全范围内。

  其中就有苏半夏,她受伤严重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但是手却紧紧攥着卿云的道服袖口,用力到手指关节都泛白了,卿云差点没能挣得开,精致冷淡的眉眼看向她,只觉得这个同宗门的师妹求生意识很强,看来是很不想死的。

  她对着苏半夏点头,不算温柔地往她嘴里塞了颗治疗用的丹药,拿开她的手后重新飞向赤蟒。

  苏半夏吞咽都已经很难,但还是忍耐住剧痛,艰难地咽下了丹药,她不想死。丹药吞下去后就开始起作用,全身剧痛的经脉都好受了点,她得以喘息,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和赤蟒鏖战的卿云。

  很快赤蟒的头和七寸被制裁,它本就在垂死挣扎了,这下挣扎数十下,只能不甘心地轰然倒下,然后蟒尾被沈槐序那把灵剑的寒气冻僵,再无威胁之力。

  卿云从赤蟒头上跳下去,往回走。

  战斗结束得又快又惊人。但是这时候的胜利,让一心求生的人爆发出哭声笑声。

  所有还活着的人都盯着她越走越近,大家都因捡回一命欢呼高兴,只有沈槐序心里全是惊涛骇浪。

  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轻松控制两把剑做不同的作用?毕竟这是法修才擅长的事。还有,除了他,怎么可能还有人能使用他的本命灵剑?!

  他压下心中的惊疑,靠在其他弟子身上,虚弱沙哑的嗓子问道:“多谢道友相救,请问道友是?”

  “清剑宗,卿云。”

  收回来的普通剑在身前一划,挥向身侧,剑气仍能引起草叶颤动。

  而他的临寒剑在她伸手后,乖乖回到半空中,被交还给他,她眉眼冷淡,眼神无波地看着他。

  他疑惑地重复一遍这个名字,抬头正要再说话,卿云却直接蹲在了他面前,从储物袋里拿了丹药出来,粗暴地塞进他嘴里。

  “回灵丹,静心打坐。”

  柔软的指腹擦过他的唇,被推进嘴里的丹药压住了他的舌尖,让他浑身都僵硬起来。

  卿云倒好像没察觉,手指上沾染上了他唇边的血迹,也只是在洁白的道服上蹭掉了,然后继续给其他人发放丹药。

  清剑宗的弟子都激动得很,叫师姐的声音此起彼伏。

  不过塞丹药的途中,总有一道目光紧盯着她,她蹙眉回头看,就看见刚才那个同宗门的师妹,满脸的血,浑身是伤,偏偏眼睛亮得出奇,盯着她的眼神似乎充满……孺慕之情?

  然后这个对她有些孺慕之情的师妹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的衣服领口,眼睛湿亮,虚弱的声音夸赞一声:“师姐好厉害。”

  这就是传说中厉害的修仙者吗,明明长得清纯,气质清冷,但是斩杀赤蟒时身上那股淡然感觉,还有持剑收剑时的利落干脆的姿势,真的太让人着迷了。

  卿云回以一个浅笑。

  她是从赤云山周边的百炼泉里出来的,接到求救信号后就急着赶过来了,道服都没来得及穿规整。

  她站起来,侧过身整理衣服。

  及腰青丝就只有一个木头簪子挽住,穿着白色绣竹纹的清剑宗道服,褪去了刚刚天降高手的外衣,她现在在人群中走着给大家塞丹药的样子,当得起一个步步生莲的夸赞。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