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紧反派国师后我长命百岁
抱紧反派国师后我长命百岁

抱紧反派国师后我长命百岁

温北鱼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2-08-27 21:07:45

【推荐新书《白月光替身卷哭全修真界》】 唐昭昭穿进一部古早虐恋小说里,穿书后她才明白为什么女主被虐身虐心后还能和男主he。 因为有一个默默给女主抗伤害的工具人女配。 唐昭昭好死不死成了这个工具人,女主受伤,她要承受百分之八十的伤害。 唐昭昭:??? 穿书当天,女主就因为遭受诬陷被男主打了一耳光,摔倒在地,唐昭昭脸疼腿疼胳膊疼。 承受完女主坠崖的伤痛后,唐昭昭就会烟消云散。 为了保住小命,唐昭昭每天奔波在拯救女主的路上,顺便劝她弃恋爱从事业。 后来唐昭昭发现,待在淮策身边什么都不干,伤害可以在原基础上减少百分之二十,肢体接触越亲密,伤害值降低的越多。 * 当朝国师淮策能听到人心所想。 有一天他发现身后总是跟着一个姑娘,看他时眼神炙热。 他却听不到她的心声。 一次意外,唐昭昭疼的死去活来忍受不住时,抱着淮策亲了一口,疼痛几乎消失。 淮策发现,他可以听到唐昭昭心声了。 唐昭昭:耶,今日份生命get! —— 唐·工具人一号·昭昭:啊!这移动的生命救济站如此甜美! 淮·工具人二号·策:她爱我如命。 —— #两个工具人的相亲相爱#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篇】终章·现代

第一章 好不容易穿书一次

  晋王府西侧一处院子的卧房窗外。

  唐昭昭正狗狗祟祟地贴在窗边,顺着刚戳的新鲜窗纸洞,往里看。

  噗咚一声。

  一个小丫鬟背对着她,跪在衣着华丽的男人面前,哭喊道:“王爷,求求您为我家娘娘做主啊!”

  唐昭昭内心有点小激动。

  这就是书中男主,晋王萧明璋了!

  要不是她这个角色在书中炮灰到连男主一面都没见过。

  打死她都不会来蹲墙角偷看书中男主刀削斧凿般的脸到底长什么样!

  视线上移,略过绛紫色的衣袍。

  她看到了萧明璋的脸,脸上的笑容凝固住。

  唐昭昭内心复杂。

  感觉就像…小说被翻拍,饰演男主的演员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也不丑,但,瞬间没了那种世俗的欲望。

  小丫鬟还在哭诉:“我家娘娘在花亭上站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掉下去了?”

  唐昭昭记得书中这一段剧情:

  白莲花女配牧婉儿侧妃故意从花亭里摔下去,把这件事情嫁祸给女主王妃裴君音。晋王大怒,当着一众侍妾的面,狠狠甩了王妃一巴掌。

  想到这,唐昭昭对晋王更下头了。

  她后退一步,悄咪咪朝格桑勾了勾手。

  “还是去春喜居叭,请你喝羊肉汤!”

  少女唇红齿白,声音甜又糯,一开口,雾蒙蒙的白气散出来。

  春喜居是书中出现次数最多最豪华的酒楼。

  好不容易穿书一次,她得先去打个卡。

  格桑瞬间来了精神,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跟在唐昭昭身后。

  刚从窗边挪到门口,没注意到脚底下的石阶,唐昭昭人往前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还好她反应快,一掌扶到门上借力,这才稳住身形。

  砰!

  沉闷又突兀的拍门声响起。

  把屋内屋外两拨人都吓了一跳。

  晋王沉声喊道:“谁在外面?”

  唐昭昭怔在原地,懵懵地看向自己那只罪恶的拍门手。

  完了。

  她正准备拉着格桑拔腿开溜,门吱呀一声开了。

  房间内其余人都伸长了脖子往外看。

  唐昭昭背影肉眼可见地僵硬了,她闭了闭眼。

  机械转过身,对上面前开门的婢女,尬笑了两下。

  “听说牧侧妃受伤了,我来看望一下,来的真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吧,我现在就走,不必挽留。”

  她声音不小,足以让屋内的人听到。

  晋王冷声开口:“带进来。”

  ***

  屋内气氛肃杀又压抑。

  唐昭昭朝晋王简单行了礼,站在原地没说话。

  书中这一段压根没有原主的戏份。

  她怎么就被带进来了呢?!

  房间再次安静下来。

  晋王一直等唐昭昭开口,等了许久,没等到。

  抬眸过去,见她在发呆,憋着一肚子火,自己走流程:“王府的护卫都死了吗?!”

  一个姑娘都能擅自闯进来!

  自始至终没讲话的裴君音开了口,她挡在唐昭昭面前,声音清和:

  “王爷,这是妾身姨母家的妹妹,唐昭昭,半月前从江南来京城养病,暂住在府中。”

  半个月前,晋王还在天朝山陪皇帝祭祀。

  回来就没有关切过裴君音。

  更是不知道唐昭昭的存在。

  听到是她表家亲戚,晋王下意识皱眉,连带唐昭昭一起厌恶了。

  跪在地上的丫鬟想到唐昭昭对牧婉儿的奉承,起了心思,开口道:

  “唐小姐当时也在花亭,就站在我家娘娘不远处,一定看到是谁将我家娘娘推了下去!”

  唐昭昭视线移向小丫鬟。

  原身是牧婉儿党。

  来京城半个月,被牧婉儿哄得五迷三道,送了她不少金银首饰。

  在书中充当陷害裴君音的气氛组。

  小丫鬟让她做假证的事情,书里根本就没有写过。

  从唐昭昭被晋王叫进来那一刻,这段剧情就她记忆中的不太一样了。

  若是知道偷看书中男主,还有被抓进来走剧情的风险,她就不来了。

  唐昭昭摇头:“没看见。”

  远离剧情,人人有责。

  她才不掺和狗血三角恋呢!

  小丫鬟戏最多,带着哭腔,看向唐昭昭的眼神却有一点威胁的意味:

  “唐小姐不是看到当时只有王妃站在我家娘娘身边吗?为何不说?”

  唐昭昭往后退了半步:“不,我没看见。”

  小丫鬟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牧婉儿,抽噎道:“我家娘娘至今还昏迷不醒,唐小姐,求您给我家娘娘一个公道。”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唐昭昭继续道:“我真没看见。”

  晋王眼睛眯了眯,往裴君音那里轻瞥了一眼,收回视线,朝唐昭昭施压:“告诉本王,是谁?”

  生活不易,昭昭叹气。

  唐昭昭实话实说:“没人推她,她自己摔下去的。”

  话音刚落,床上紧闭眼睛的牧婉儿微微动了一下指尖。

  小丫鬟傻了:“你说什么?”

  唐昭昭好心走到她旁边,在她耳边猛的喊了一声:“牧侧妃自己没站稳,从花亭上摔下去了!”

  现在听清了吧。

  小丫鬟耳朵嗡嗡响,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唐昭昭怎么敢说出这种话?!

  她就不怕她们以后不再理她了吗?

  也就是这个档口,晕了将近两个时辰的牧婉儿终于晕不动了。

  她悠悠醒来,泫然欲泣:“王爷。”

  唐昭昭立刻起了三层鸡皮疙瘩。

  晋王快步走过去,坐在她床边,握住她的手,柔声细语:“你醒了。”

  牧婉儿虚弱开口:“婉儿不知自己如何从花亭上跌了下去,害王爷担心了。”

  晋王柔声安抚她:“本王定会严惩将你推下花亭的人!还疼吗?”

  唐昭昭一个白眼翻上天。

  她都说了,是牧婉儿自己摔下去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晋王这个被猪油蒙了心的眼瞎耳聋的人,永远听不到关于女主的一丁点解释!

  小丫鬟这时才回过劲来,指着唐昭昭。

  “你胡说!我家娘娘怎么可能会自己摔下去!”

  唐昭昭就知道会有这种扯皮事,小脾气上来了:“我不说,你非要逼问,我说了你又不信,你是不是在找事?”

  一个两个,浪费她喝羊肉汤的时间!

  晋王:“……”

  莫名其妙感觉唐昭昭在骂他。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