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逼我说话
别逼我说话

别逼我说话

乐梵音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1-11-07 20:02:05

明明会说话却不得不装哑巴。 明明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却苦于无法肆意使用。 明明可以站在金字塔之巅,却执着于在金字塔底卖煎饼果子发家致富。 明明是个真大佬,却自以为是朵小白花。 杜心迟的人生座右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说话!……我说起话来,连自己都怕! 明明是天子骄子,却行事低调。 明明地位崇高、万人敬仰,却待人平等、不分卑贱。 明明可以一心修炼、登顶大道,却喜流连凡尘、普度众生。 明明立誓成为盖世英雄,却甘愿沦为她一人的保镖。 青容与的人生座右铭: 遇杜心迟前:我愿为天下和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遇杜心迟后:你既是我的天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676章 大结局

第1章 西施不是我本名

  八月烈日炎炎,太阳用它那如火般的爱之光束照耀着每一寸土地,不留一丝阴凉,就怕落掉一处就会被谁念上一句没有雨露均沾。

  在这样的天气中,连争分夺秒度过每一秒的知了也停下了它们的叫声,只求这样一份安静的凉意。

  可偏偏有一群人顶着烤人的阳光,排在一个名为“西施煎饼果子”的摊位前,就为了能吃上一口传说中的美食。

  这“西施煎饼果子”出现在缘起镇不过半年,是一位外来哑女卖的,这种从未尝过的美味一经出现,就瞬间火遍全镇,受到大众的热烈追捧。

  只可惜,这煎饼果子每天都定量,去晚了就没了,所以人们不得不每天早早的来排队。

  ……

  卖出今天最后一个煎饼果子,杜心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在摊位上挂上售罄的牌子,对着后面排队的人歉意的摇摇头。

  没买到的人虽然遗憾,但也没有人找茬咒骂,只是希望她能多卖一些。

  不管别人说什么,杜心迟只是冲着他们无害的甜笑,待人群散光后,才推着车子准备回家。

  “西施,卖完啦?”隔壁摊位的王小四嬉皮笑脸的问道。

  杜心迟本名叫什么,镇子里的人大多不记得,但因为她的摊位叫西施煎饼果子,所以大家都称她为西施。

  谁想她当初带着玩闹心思起的名字,最后会变成她的名字?

  如果再给杜心迟一次机会,她一定要把她本名放在煎饼果子前。

  拿出一个特意留好的煎饼果子,杜心迟朝着王小四扔了过去。

  “哎呦我的祖宗呐!这宝贝怎么能乱扔!”王小四紧张的接过煎饼果子,发现没散后,松了口气。

  王小四是卖玉器的,虽然卖的玉品质都不怎么好,但人却很仗义,从杜心迟来到这个世界后,帮了她狠多。

  回想一年前,原来的世界忽然天生异象,白天变黑夜,就在那时,她胸前那枚母亲留下的玉坠突然发出荧荧之光,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

  杜心迟不知道是不是玉佩把她带到这里的,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用了各种办法,那块玉佩都没有再发光。

  通过这一年,她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是一个名为永川大陆的地方,这里的科技生活等同于以前世界的古代,可又有很大的不同,最不同的要数这个世界上拥有一种神奇的力量。

  这种力量被人们称之为咒术,只有少数一部分人能使用这种力量,而这部分人被称为咒师。

  代表咒师顶尖力量的分别是西海国和东云国两大国家,还有紫、赤、青、金、蓝五大家族,分别隶属于两大国家的西海皇家学院和云端帝国学院,以及一所超脱于两大国家之外,所有咒师心中圣地的天枢学院。

  不过,这些东西对杜心迟来说都很遥远,她来这里快一年了,连个咒师的影子都没见到,到是听说在离缘起镇上百公里外的世界之边那长年有咒师活动,不过咒师活动的地方普通人都禁止靠近的,没有人有胆子冒着触怒咒师的危险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

  回忆因王小四递来的一块玉佩而打断。

  “这个给你,我自己雕的。”王小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你别拒绝,要不然我以后真没脸白吃你做的煎饼果子了。”

  这是一块雕刻成煎饼果子样子的玉佩,不是什么贵重的玉,但雕的却很可爱。

  杜心迟冲着他呲牙一笑,比了个谢谢的手势,就收了下来。

  回家途中,杜心迟又收获了很多热心的街坊邻居赠送的蔬菜。

  第一次收到时,杜心迟无法拒绝街坊邻居的热情,特意做了些特色小菜送给他们,而这也直接导致之后邻居们赠送的蔬菜越来越多了。

  弄到现在,杜心迟有时候在想,这些蔬菜水果是不是街坊邻居让她当厨师的工钱?

  ……

  回到家,一番忙碌结束后,天色也昏暗了下来。

  这个世界没有手机电脑网络,到了夜晚,唯一的娱乐就是睡觉了。

  杜心迟适应了好几个月,才把作息时间从十二点以后改到了七八点睡觉。

  可,今晚她有些睡不着。

  因为,今天是她母亲的忌日。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思念能否跨越时空传回原来那个世界去,但她还是准备了些纸钱,在院子里烧了起来。

  橙红色的火焰,把杜心迟整个人照亮,这一瞬间,她仿佛变成了落在地上的星辰,是这漆黑的大地上唯一的光亮。

  如若平时,这或许没什么,只是在黑夜里明显了些罢了。

  但,今天夜里……

  本来蹲在顺风方向烧纸的杜心迟,被忽然改变风向的烟呛了一下,忍不住低头猛咳起来。

  就在这低头的一瞬间,她感觉头顶有什么厉风擦着头皮而过,带下几缕发丝落入火中,瞬间被大火吞噬。

  有危险?!

  也顾不得咳嗽,身体比大脑更快一步的杜心迟,一个驴打滚,滚到了一边。

  就在她滚开的同时,一声重物砸在她刚刚蹲着的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掀起一片尘土飞扬。

  杜心迟下意识的看过去,只见她刚刚所在的地方已经被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坑。

  这地面可是经过无数人踩压过,很坚硬的啊!

  能在这样的地上砸出坑,这要是砸在自己身上,杜心迟打了个寒颤,虽然晚上她包了肉包子,但对当肉馅真的没兴趣。

  就在这一晃神间,厉风再次袭来,杜心迟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威胁。

  毫不犹豫的又是一个驴打滚,险而又险的再次躲开一击。

  这次,借着火光,杜心迟看清攻击她的是什么人……这该称为人吗?体型比人类更壮实一些,皮肤偏灰,长耳,三眼。

  来不及多想,杜心迟瞄准门口的位置就要往外跑。

  可这个“人”似乎知道她的想法,先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两人这一追一逃,虽然没有造成多大的声响,但也足以让旁边的邻居听到。

  很快,旁边屋子的油灯亮了起来,王小四的声音传来,“西施妹子,出什么事了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