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要野
心要野

心要野

霏倾

短篇/短篇小说

一品红文

更新时间:2021-10-26 19:04:21

【投行圈反杀黑天鹅vs芯片领域隐形大佬】 招商酒会上,沈冰卿再遇前任秦骁扬。 推杯换盏间,双方人马相互寒暄。 合伙人:“秦总成家了?” 秦骁扬摇晃着酒杯,笑笑:“没有,纯情的时候被骗过,不相信感情。” 说完看向沈冰卿,眸色幽幽:“沈总怎么看?” 沈冰卿风情万种的红唇弯了弯,笑得毫不在意:“活该呗还能怎么看?” /// 沈冰卿来自上海,精致小资,讲究生活仪式感—— 喝水,要用进口的手工水晶杯;香薰,必须是Diptyque的;就连脚下踩的地巾,都得从国外代购。 而深圳长大的秦骁扬,最看不惯这些被消费主义裹挟着的仪式感,觉得日子过得自由随心就行了。 所以,沈冰卿看不上秦骁扬这样的糙人,秦骁扬也觉得沈冰卿活得挺拧巴。 但后来这俩人,偏偏爱上了,上演了一出抓马的真香大戏。 /// 沈冰卿觉得爱情只能是100分,少1分不是99,而是0,就如她对人生的要求——极致、完美、边界清楚。 99分的爱情,她不要,所以她体面地离开了。 之后,她独自一人西南自由行。 行走在苍茫辽阔的土地上,却时常想起分手前,秦骁扬对她说的那句话—— 心不自由,无处不是牢笼。
目录

1年前·连载至205 彩蛋(全文完)

001 这种人真的超级适合结婚的

  001

  立夏过后,深圳热浪翻滚,已是傍晚,夕阳还毒辣地笼罩着整个南山CBD。

  忙了一天,沈冰卿又累又渴,拿着水杯走进茶水间,准备喝点冰水缓缓内心的躁气,五点一到就准时下班。

  原计划今天要加班,但宿舍淋浴间的下水道昨晚堵住,只能早点回去。

  满满的洗澡水没到脚脖子,从玻璃移门的空隙往外渗,把干净的浴室地板弄得湿淋淋,连铺在台盆下的白色地毯也一块遭了秧。

  有严重洁癖和强迫症的沈冰卿看到浴室成这鬼样子,烦躁得一晚上没睡好,早上八点不到就给房东打了电话,说好晚上叫人上门处理。

  刚倒好水,质控部门的同事也进了茶水间,兴奋地问:“扬星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扬星科技么?”沈冰卿双手捧着杯子转过身,后腰抵着吧台沿,“有什么爆炸新闻?”

  扬星是当地一家芯片制造企业,成立不到五年时间,目前正准备上市。沈冰卿是辅导小组的负责人,对扬星的真实经营情况比较了解,一直都不赞成扬星在这个时候上市。

  “写招股书的同事说——扬星的研发团队发现了不用光刻机就可以刻印出芯片的新技术!”

  沈冰卿正要喝水,闻言停下动作,惊讶地看向对方:“具体有说是什么技术?”

  “官方还没公布,不过我看也快了!如果那个技术是真的,他们肯定会在招股书发出之前官宣,这样一来,扬星必然开盘暴涨!”同事难掩兴奋,“国内半导体行业苦西方卡脖子久矣,如果扬星真能自主研发制造10nm以内的芯片,那Joe Chin简直就是民族英雄!”

  “Joe Chin?”

  同事喝一口咖啡,笑说:“你整天就知道怼数据,客户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吧?”

  沈冰卿笑着摇摇头。

  接手扬星的项目以来,只见过扬星的CEO边南和另外几位高层,董事长Joe Chin是一次也没见过。

  “Joe Chin是麻省理工的微电子学博士,平时人在加州的实验室搞研发,几乎不来深圳的公司。”同事笑得一脸暧昧,“据说——真人完全是个大帅哥!一点都不输给明星的那种!这种人真的超级适合结婚的……”

  沈冰卿被她突变的画风搞懵一瞬,捧着水杯笑:“你知道人家什么性格呀就说适合结婚?”

  “这次的新技术就是他带团队发现的。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技术一旦落地,半导体领域的格局将被颠覆。听说国外几家大企都开了天价向他买断这项技术,但他不卖呢,想要把技术带回国。这种心怀家国的人,能坏到哪里去呢?”

  沈冰卿认同地点点头,轻抿一口冰水。凉气在体内散开,心头却微热。

  目前,国内自主研发的芯片中,最先进只能到28nm。10nm以下的芯片要完成自主研发及生产,异常艰难。究其原因,不仅有技术上的落后,更有政治因素。西方国家打造的芯片规则下,国家一直被卡着脖子,仰人鼻息。

  Joe Chin能在这关键时刻,拒绝国外诱人的条件,把先进技术带回国,的确可以称得上是民族英雄。

  可另一方面,手握足以颠覆芯片垄断现状的尖端技术,对Joe Chin本人来说,却不一定是好事。

  希望他在国外一切安好吧。沈冰卿心想。

  “你新换的公寓怎么样?”同事问,“住着还习惯吗?”

  沈冰卿回神,看一眼腕表,拧紧水杯的瓶盖:“你不说我差点给忘了,晚上房东叫了人来疏通下水道,我得先下班了。”

  ///

  结果六点不到就回到家的沈冰卿,等到晚上十点多,都没等来上门处理的人。

  她实在等不下去了,快十一点的时候,拿上手机和钥匙,打算到楼下找保安大叔问问还有没有其他人可以做这个活儿。

  刚穿好鞋,门铃响了,她赶紧把门打开。

  外头站着位个头很高、穿白色短袖印花T恤,怀里抱着一只英短银渐层猫的年轻男人。

  这会儿,他正低头逗猫,刘海自然地落到额前,走道昏黄的灯光在他眼睫下方投下一块暗影;仿佛上了高光的高挺鼻梁下,嘴唇厚薄适中、带着自然的粉。

  看着像附近的大学生,但沈冰卿没被美色迷惑,防备地用膝盖顶住里门的门板,手也牢牢握着门把:“你找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