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
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

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

瑾夏醉卿颜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11-01 00:11:49

新书启航,《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欢迎围观~ 双重生,男强女强,欢迎入坑!感谢支持! 她,是清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天宸王朝赫赫有名的医仙,身份尊贵,人人尊崇,一手银针,出神入化,可她偏偏不爱江山爱美人。未来执掌六宫的皇后,她不屑,异国太子的倾国求娶,她不要,她之所求,不过是和那个护她纵她的小侍卫闲云野鹤,浪迹天涯。可偏偏天不遂人愿,世道不公,她半生救人无数,却终究落得个家破人亡,惨淡收场。凌月国城楼之上的惊鸿一舞,谱一曲惊世离殇歌,从此红颜枯骨,再无踪迹。 一朝重生,她再不愿循规蹈矩,受人掣肘,重活一世,我就是要嚣张跋扈,肆意妄为。前世你害我家破人亡,今世我就夺了你的江山,前世你让我痛失所爱,今世我就让你不得善终! —————————— 片段: “主子,慕容小姐在苏家小姐的脸上画了个王八!” 男子低低一笑,满是纵容,“可真是调皮。” “主子,慕容小姐把陆家小姐打了!” 男子唇角微勾,一脸宠溺,“可别让她伤着自己。” “主子,慕容小姐和无双公子去游湖了,这种小事是不是以后就不用汇报了?” 男子刚准备好的笑容彻底凝住:靠,有人挖老子墙角!再等媳妇就成别人的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300章 千遇番外:求而不得

第1章 绯烟

  凌月国。

  清欢殿。

  金丝楠木雕花的大床之上,一个面容精致的女子静静的躺着,长长的柳叶眉仿佛入髻,琼鼻挺立,樱桃小口,肌肤若雪,不带一丝烟火气儿。

  女子的身子被勾着金边的锦被完全盖住,只留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脸颊之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床前一男子负手而立,黄袍加身,气度无双。

  “启禀皇上,慕容姑娘她,她……”

  诊脉的太医被结果震惊到无以复加,就连说话都开始结巴。

  “说,绯烟怎么了?”

  明明是很是平常的声音,听在太医的耳朵里,却仿佛可怕的催命符一般。

  这皇宫里谁人不知,皇上待这慕容姑娘,简直是放在心尖上宠,侍候她的宫人,稍有差错,就是毫不留情的几十板子,就连宫里的娘娘,皇上都未留一丝情面。

  这是一份畸形的宠爱。

  太医一咬牙,一闭眼,当即开口,“慕容姑娘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太医只觉殿内的空气逐渐凝固,周边气温都一下子降了下来。

  太医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明明之前不是他负责这位主儿的,偏偏之前负责的老太医昨日着了凉,这才派他前来看诊。

  那个老不死的,一定是早就看出了这慕容姑娘有孕,却不敢告诉皇上,让自己来当这个替罪羊!

  这慕容绯烟三日前才进宫,却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再明显不过,他们的皇上,被人绿了!

  慕容绯烟的身份,是个谜,众人只知道三日前皇上从宫外带回了一个女子,自进宫之日起昏迷至今。

  但皇上对她,可是谨慎的不得了,尤其是一旁侍候的宫人,更是战战兢兢。

  昨日早上有个小太监在偏殿打翻了花瓶,却被正殿的皇上听到了声响,当即大怒,以吵到慕容绯烟休息为由赏了五十大板,至今,那小太监还在床上摊着呢。

  床上的人儿,早就陷入了昏迷,别说在偏殿打碎了一个花瓶,就是在她面前摔碎一个,只怕她也听不见。

  若说小太监人微言轻,可昨日的贵妃前来,也是吃了闭门羹,就连一向受宠的淑妃娘娘受不了这般冷待,撒娇哭闹,都被皇上禁足了一个月。

  后宫无后,贵妃自然是六宫之主,而淑妃,也是因为容貌绝美被皇上宠幸多年,如今,这二人都马失前蹄,谁还敢再来触皇上的霉头。

  一向热闹的后宫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这女子还在昏睡中就将凌月皇宫搅得天翻地覆,若她醒来,只怕这凌月皇宫再也没有旁人说话的余地了。

  “这孩子,留不得。”

  凌月皇帝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些许的愠怒,勾人夺魄的眸子里散发着阵阵寒意。

  她竟然有了他的孩子!

  凌月皇只觉得胸腔中有无尽的怒意,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转身离开,不想波及到她一分一毫。

  太医这才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庆幸自己逃过一劫,麻溜起身去熬堕胎药了。

  待殿内空无一人,床上的人儿才睁开双眼。

  曾经似水一般清澈的眸子里只剩下空洞和无边无际的恨。

  她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不愿意见到那个男人,那个逼得自己所爱生生自尽于自己面前的男人,凌月新皇,夜寒冥。

  起身下床,轻轻推开关闭了许久的窗子,可自己的心门,却再也无法打开,从挚爱离去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死了。

  她其实早就该死了,在父母被斩首的时候,在亲妹妹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在挚爱用一死保全自己的时候。

  窗外的寒风一下子涌了进来,打在本就瘦削的身形上,腊月的风冷的刺骨,可她却丝毫察觉不到。

  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那里,孕育着一个生命。

  嘴角轻扬,绽放一抹柔和的笑意,凛冽的寒风都柔和了些。

  “千夜离,这是我们的孩子,只是……”

  她保不住他,也不打算保住他。

  刚刚太医和夜寒冥的话,她都听到了。

  一个小宫女刚走进殿中,就见床上空无一人,一下子慌了神,看见窗边的冷风,心才稍稍安了安,快步跑过,关上窗子。

  “姑娘身子弱,可吹不得冷风。”

  “是啊,我身子弱的很。”

  绯烟的脸上露出一抹嘲笑,这里人人皆知她身子娇弱,却无人知晓,她曾经是天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妙手医仙。

  见绯烟心情不好,小宫女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惹这位主儿不快,她就是有十条小命也不够死的。

  “姑娘饶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不会说话。”

  绯烟却是未再发一言,就在小宫女以为自己难逃一死的时候,绯烟淡淡开了口。

  “我想换件红色的衣裳,这件白的,我不喜欢。”

  “奴婢遵命,奴婢这就去。”

  小宫女快步离开,生怕绯烟反悔一般。

  御书房。

  夜寒冥的大太监王公公匆匆走了进来,“启禀皇上,清欢殿来报,慕容姑娘醒了。”

  夜寒冥一下子站了起来,大步就要往清欢殿走,走到一半,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太医给的药,她可是喝了?”

  “已经喝下了。”

  “她没反抗?”

  “没有,慕容姑娘许是以为是将养身体的补药吧。”

  对于绯烟的存在,王公公自然是不喜的,一个刚来就搅乱了后宫的绝色女子,谁知道时候又会生出怎样的风浪。

  夜寒冥眉头蹙起,王公公不知绯烟身份,他可是知道,她被天宸百姓称为妙手医仙,又怎么可能会闻不出这是堕胎药。

  这样乖巧的她,让他莫名有些心慌。

  他这般决绝,是不是错了?

  可他实在无法接受,她的肚子里,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

  他情愿她反抗哭闹,也不愿她这般安静,安静的仿佛即将离他远去。

  她本就恨他,如今只怕已经对他恨之入骨了吧。

  脚步突然无此沉重,他自然是想见她的,可他又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眼中滔滔不绝的恨。

  思忖良久,夜寒冥还是提步向前,他爱她,所以无时无刻不想见她,纵然她恨自己入骨,可她还在自己身边,也足矣。

  夜寒冥来到清欢殿的时候,她静静坐在床上,不像之前的失了魂一般,毫无生气,今日的她,一身红衣,举手投足间,是掩不住的风情万种。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