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徒弟不简单
我家徒弟不简单

我家徒弟不简单

诡曳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01-21 09:16:28

  沈泠穿书了,穿了一本“治愈文”。
  怎么治愈的呢?就是大结局的时候,除了女主,其他所有出过场的人物,全没了。
  为了不成为剧情的炮灰,沈泠卷了铺盖就跑,立志不参合一毛钱剧情。
  开家无名铺,卖着无名物,一人过得轻松自在,顺带的,收了几个徒弟,教着玩玩。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她的徒弟,极有可能是剧情里的炮灰……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百六十章 大结局

第一章 无名小铺

  大殷国,西北,覃城东市。

  长街繁华,数家店铺坐立两侧,其中有一店铺,打眼看,似与其他无差,可若细看……

  那店虽也挂着匾额,却是无刻字,空白一片。

  正值午后,烈阳灼人。

  铺外棚子里十来张小桌上,坐满了人,各自聊天,笑声阵阵。

  小铺里面,一素白衣裳的女子躺在摇椅之上,手中团扇轻摇,浑身松散。

  沈泠,小铺老板,年芳十八,未婚。

  同时还是一位穿越者。

  说穿越也不恰当,她出生在这个世界,从襁褓婴儿,到娉婷少女,所有的一切,都是亲身经历。

  直到三年之前,一场生死危机,觉醒了前世记忆。

  本也没什么大事,新的人生,新的生命,活着就好。

  可坏就坏在,这个世界的一切,与沈泠前世读过的某一“治愈文”对上了信息。

  怎么“治愈”的呢?就是大结局的时候,除了女主,其他所有出过场,露过名的人物,全没了。

  沈泠当时便冷汗津津,回忆对照自己的名号,有没有在文里出现过。

  还好,文里并没有沈泠这个名字存在;还好,当时的时间节点,处在剧情未开始之前。

  沈泠思索几秒之后,做出了个重大决定:

  改名……呸,远离剧情,远离所有剧情人物,势必让自己,让自己的名字,不出现在剧情发展之中!

  她卷了铺盖,跑到这座边陲小城,开了家小铺,决定低调做人。

  只要苟着,坚持到剧情时间结束,那不就可以百分百避开那坑爹的“出场即死,出名即死”定律?

  这一苟,便是三年。

  “沈姐姐!”

  一道稚嫩的嗓音,自门口处传来。

  沈泠摇扇的动作一停,自摇椅上坐起。

  下一秒,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便直直冲了进来。

  灰色粗布衣裳,扎着两冲天辫儿,小脸蛋儿上红彤彤的。

  “沈姐姐沈姐姐!”

  小丫头停在摇椅旁边,抬手,将一只草编的兔子递到沈泠面前,眸子晶亮。

  沈泠不禁笑了起来,伸手接过那草编的兔子。

  “送给我的?”

  小丫头重重点头。

  “嗯嗯!”

  沈泠捏着兔子仔细瞧了瞧。

  “好漂亮的小兔子呀!”

  随即,抬手揉了把小丫头的头发,将那朝天辫揉的左摇右晃。

  “谢谢二丫!”

  小丫头忙摇头,躲开沈泠那故意作怪的手,眼巴巴的望着沈泠。

  “故事,沈姐姐,讲故事!”

  沈泠放开二丫的朝天辫,转而用两根指头捏住二丫的小脸蛋儿。

  “昂,怪不得要送姐姐小兔子,原来是为了听故事啊!”

  二丫小脸红红,眼睛眨巴了几下。

  “森姐姐,故四!”

  沈泠不禁笑眯了眼。

  “好好,讲,这就给咱二丫讲……”

  话未落,便有一声踌躇的女声出现在旁边。

  “沈,沈姑娘,您别理会二丫,这丫头就爱胡闹。要是耽搁了姑娘的事儿,那我这罪过可就大喽……”

  “没什么事,我这会儿挺闲的。”沈泠笑着转头,看向旁边的妇人,“何婶今儿个来的挺早。”

  妇人夫家姓何,二丫的娘,平日里靠卖炊饼过活。

  炊饼味道不错,沈泠买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去便都熟悉了。

  妇人的脸上禁不住露出个笑来。

  “今儿个运气好,碰上些赶工回来的,就早早卖完了。”

  “那挺好。”沈泠点头,示意了下铺外棚子里的桌椅,“何婶坐着歇歇,喝杯凉茶,回去的事儿,先不急。”

  “昂昂,我知道的姑娘。”

  何婶答着,自觉走到外面,拿了杯盏,提了茶壶,给自己满了一杯茶。

  沈泠收回目光,向着躺椅旁边挪了挪。

  “来小丫头,姐姐给你讲故事!”

  说着,伸手将面前站着的二丫抱起,放在了自个儿的旁边。

  躺椅很宽,躺两个人不在话下,何况二丫还只是个小孩。

  “二丫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呢?”

  小丫头顿时笑起,仰着头,露出缺了几颗的白牙。

  “小兔子,要听小兔子的故事!”

  “好,就讲个小兔子的故事……”

  沈泠眯眼思索,正犹豫着要讲哪个故事,却听一道清亮男声从旁边传来。

  “那个,姑娘……”

  沈泠思绪一断,转眸望去。

  只见几步远处,一俊俏少年站立,脸上写满尴尬。

  沈泠眨眨眼,仔细瞧了瞧。

  长相不错,唇红齿白,一看便是那富人家娇生惯养的小公子。

  这小公子穿着一身青衫,衣着料子、样式,都是上好的那等,就是吧……皱了些,看上去像泡过水之后又穿在身上晒干了的。

  发型也乱了,发髻倾斜,披着的头发都纠在了一起。

  总结来说,便是一落难的公子哥。

  少年感受到沈泠的打量,轻抿下唇,再次开口。

  “姑,姑娘可是,这店的店家?”

  “是。”沈泠答,“公子是需要买点儿什么吗?”

  “不,不是!”

  沈泠不禁挑眉,“不买东西,那是,有什么其他事?”

  “……嗯。”

  少年点头,转眸望了眼铺外的方向,“请问姑娘,这里是何地?我好像……迷路了。”

  哈?迷路?

  沈泠的头顶不禁冒出一串问号,顺带的,也看了眼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么多人不问,跑到这儿问她,沈泠只能说……有眼光!

  “这里是覃城东市,这街名叫雁行街,公子是打算去哪儿?”

  沈泠一手撑着下巴,笑意盈盈的望着面前少年。

  却见少年面露茫然。

  “覃城,哪个覃城?”

  “甘阳郡,最北边儿那个覃城!”

  “……甘阳郡?殷国?”

  “对啊!”

  沈泠偏头,只觉这少年有些奇奇怪怪的。

  问路,是这么个问路法?

  少年沉默,面色一阵青白,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拱手,向着沈泠行了一礼。

  “在下江月寒,谢过姑娘。”

  “无事无事,问个路而已……”等等,叫啥?

  “姓江,名月寒?哪个江月寒?”

  如果她没有记错,那剧情里,除开女主出场的第一个重要角色,便是叫……江月寒?

  “江河月明夜夜寒,姑娘知道我?”

  对上了,字也对上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