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姐姐,别撒娇!
别叫姐姐,别撒娇!

别叫姐姐,别撒娇!

帅到掉渣的橙子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

更新时间:2021-08-07 13:23:20

于蕊穿书成了恶毒女配,然而她穿书前的记忆少得可怜。直到她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在拍摄现场、她一眼认出精神病院里的“电击疗法”仪器。 她陷入迷惘、不寒而栗,同剧组的女演员巧笑嫣然得走过来、问:“姐姐去过精神病院吗?”往事开始掀起、觉醒与蜕变悄然而至……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百七十二章:打破自己、重塑自我(完结章)

第一章:一觉醒来穿书了!

  于蕊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被五花大绑箍在一个铁椅子上,她全身上下都被麻绳死死勒着。

  一个肥腻的老男人坐在于蕊身前,说话时脸上的赘肉一晃一晃。

  “要么给我做小,要么今晚你就横着出去,你自己选!”

  油腻的老男人垂头转了转手上的扳指、瞥了眼对于蕊轻蔑的笑。

  很显然,他将于蕊当做囊中之物。

  于蕊坐在冰凉的椅子上,老男人的威胁让她脑袋发懵,她四周站了一圈黑衣人,这让她脊背后面沁了层薄汗。

  她穿书了,而且穿的是恶毒女配,这是她镇定精神后第一个想法。

  她昨晚看了本脑残小说,小说里于蕊是恶毒女配:爱慕虚荣又为人跋扈。

  为了嫁入豪门,于蕊勾引贝泽芜不成,便屡屡使出阴招坑害贝泽芜的心上人——女主喻白。

  喻白是朵娇弱的小白花,被欺辱后只能梨花带雨向贝泽芜哭诉。

  贝泽芜对于蕊新攀上的富二代心存芥蒂,只能忍气吞声。

  终于,于蕊被富二代抛弃,贝泽芜找准时机将于蕊绑了。

  让她要么给肥腻老头儿做小,要么悄无声息被处理掉。

  肥腻老头儿叫闫高,是个黑白两道都混的公司老总。

  于蕊想到这里心底一阵恶寒,虽然原书里的于蕊屡屡欺凌喻白,但她也算不得十恶不赦的坏人,怎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于蕊看着阴暗逼仄的空间里,昏黄的灯光一晃一晃的投射到眼前的老男人脸上。贝泽芜竟然想她去服侍这个老男人一辈子?他是有多恨她!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人这样糟践。

  更何况,她原本就是穿书过来的,死了说不定还能回到原世界。想到这儿,于蕊平复着汹涌而来的复杂情绪、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此时,一个系统提示音忽然在她耳边响起:“若你放弃求生欲望,将会死于本系统,永远无法返回原世界。”

  糙!这么狠吗?于蕊睁大眼睛环顾四周,想要唾骂无良系统的歹毒、却发现那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得见。

  “你弄死我吧!我打死也不给他做小!”于蕊在心里回应系统,她恨恨的盯着对面那个老男人,那气势大有宁死不屈、大义凛然的意味。

  系统依然是机械音的回复:“你的真命天子在门外,冲出去、他能救你。”

  于蕊看着自己被箍的死死的手脚,觉得这无良系统也忒不靠谱了!

  还真命天子,这大晚上荒郊野岭废弃厂房的,哪来的真命天子?!原书里也没提过啊,她都不知道那真命天子姓甚名谁长什么样儿!

  于蕊还待再问,对面闫老头儿早已没了耐心,他背靠在椅子上大手一挥、一个黑衣人一下子走到于蕊面前。

  “我劝你尽早答应!只要你松口,我立马给你解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少不了你的。”

  闫老头儿歪头对着于蕊色咪咪的笑,于蕊想起原书里的于蕊,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下答应了这个死老头儿。

  原书中的于蕊原本就爱慕虚荣,她那时刚被富二代扫地出门,心灰意冷、事业惨淡,只能住在发霉的出租屋里潦草度日。

  贝泽芜就是在这时落井下石,让她给这个令人作呕的老男人做小。

  对原书中的于蕊来说,潦倒度日被贫苦折磨比嫁给老头做小更难以忍受。

  原书里的于蕊抱着死寂的心打算好好伺候老男人,谁知喻白不放过她,没过两天就爆出了她给老男人当小的料。

  老男人的正室哪里肯饶得了她,愣是将她百般折磨赶了出来,她亦因舆论声讨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昔日女明星的风采哪还有一星半点。

  于蕊不愿再想女配凄惨的一生,求生的本能让她现在只想活下去。

  她冷静的打量了下四周,发现自己左侧有一扇生锈的铁门,那门离她很近、随意的敞开一条缝露出外面的夜色。

  于蕊记得,原书里她被绑的地方是个荒郊野岭,想来是那死老头子笃定她逃不掉、才对这扇门大意了。

  这样想着,于蕊脸上顷刻变成了乖顺的模样。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每个月给我五万块钱、作为我的生活费。”于蕊勾起唇角、笑得纯善。

  老男人大喜过望,杵着拐杖颤颤巍巍过来给于蕊松绑。

  于蕊长得算是极妖孽的长相,杏仁眼让她看上去清纯不俗,却也能在一颦一笑间将人的魂魄勾了。

  老男人一面呵呵笑着一面慢悠悠给于蕊松绑,黑衣人在旁边一动不动的盯着这边的动静,生怕出了纰漏。

  忽然,系统提示音又在耳边响起,几乎是绳子悉数脱落的前一秒,清晰的倒计时声音响起。

  “数到1时,朝门口跑:5、4、3、2、1!”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