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个个不当人
皇兄个个不当人

皇兄个个不当人

妲楼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一品红文

更新时间:2023-06-19 18:14:36

在皇权斗争中无辜惨死的赵予安重生了。 重生后,从风清月明的九皇子变身哭包粘人精的赵予安发现:自己的父皇和几个皇兄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重生前,大昭帝:“九皇子?朕记得,不过就是个宫女生的孩子罢了!” 重生后,大昭帝:“朕的皇子,你且动一下试试!” 重生前,太子殿下:“九皇子是哪个?” 重生后,太子殿下:“予安再不济也是个皇子,轮得着你来教训?” 重生前,二皇子:“老九那个废物,干脆被人弄死了算了……” 重生后, 二皇子:“啧,谁动一下那个小废物,本殿下就扒了谁的皮。” 重生前,其他皇兄:“老九,来尝一尝这杯毒酒!” 重生后, 其他皇兄:“小九,来让皇兄rua一下脑袋!” 快被rua秃的赵予安表示:还是赏我一杯毒酒吧~ (暂定无CP,只是缺爱的主角重生之后莫名其妙 成为团宠的故事。) 应部分小可爱要求,开了个小群:861607216 欢迎来催更、交流剧情!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397】反攻·怕不是个恃宠而骄的小公子

【1】一朝重生·初见

  大昭国九皇子赵予安就是个可怜的不能再可怜的小可怜。

  皇帝爹不疼宫女娘不爱,兄友弟恭更是难如上青天。

  拖着从娘胎里带出来病恹恹的身体在皇宫里摸爬滚打二十年。

  好不容易娶了尚家的小女儿,却不曾想到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被卷进了皇子争权夺势的漩涡里。

  替冷心冷清没人情味的太子挡了剑,替心狠手辣手段残忍的二皇子尝了毒,又替三四五六七八皇子背了各种各样的锅。

  背锅毒发再挨上穿胸一剑,赵予安毫不意外死的透透的。

  可死透的赵予安又活了,准确地说是重生到了四岁的时候。

  大昭国,皇宫,冷宫。

  赵予安醒来的时候正好对上大昭帝一双冷漠无温的眼。

  上一世心口被刺穿的疼痛跟腹腔里毒液灼烧的剧痛感已经消失。

  可赵予安还是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心脏,积压的委屈一咕噜一咕噜往外冒。

  上辈子死的惨烈,重来一世,这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也容不得他活过二十岁。

  所以为什么,要让他再重活这一世?

  甚至是,重活在母妃死去的这一天。

  是想让他看着这个在他母妃死这一天,仍旧对他厌恶至极身为他父皇的大昭帝嫌弃讽刺他,还是想让他将上一世的痛苦都再经历一遍?

  为什么……不肯放过他?

  赵元信坐在床榻旁,看着忽然惊醒的小孩直愣愣地看着他。

  而后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慢慢蓄满了泪水,一只手还死死抓住胸口的衣服,仿佛在忍受什么难以承受的痛苦。

  赵元信皱着眉,伸手将自己这个不受宠的小皇子从被窝里提溜出来抱在怀里。

  “不舒服?”

  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赵元信冷漠无温的眼里闪过一丝烦躁。

  苦肉计是后宫嫔妃惯用的争宠手段,赵元信到现在为止还没见着哪个皇子会用苦肉计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当然,也没有哪个皇子真的敢来他面前当这种跳梁小丑。

  帝王家的皇子只是皇子,不是儿子,想要赢得帝王的宠爱,需要付出的是真才实干,不是在他面前露出软弱的模样。

  所以赵元信丝毫没有怀疑自己这个年仅四岁的的小儿子是在他面前无病呻吟。

  更何况四岁还是一个孩子懵懵懂懂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年纪,基本上不存在肮脏的小心思之类的东西。

  猛地被上一世一直以来都厌恶他的存在的大昭帝抱在怀里,赵予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浑身僵硬,咬紧了嘴唇一动也不敢动:“没有……不舒服。”

  小孩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却带着显而易见的颤音。

  赵元信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孩,却只能瞧见他鸦青色的眼睫毛不安地扑扇。

  赵元信伸手掐住小孩尖俏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

  看见了小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时,赵元信不快地拧眉。

  他以前很少将视线落在自己这个九皇子身上,仅有的几次见面,他看他这个孩子的眼神也满是厌恶。

  爬床的宫女和宫女生下的皇子,对于赵元信来说,让他感到恶心。

  今天那个女人死了,怎么死的他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

  但他突然就想过来看看他这个不受宠又突然死掉母妃的九皇子,会露出一张什么样有趣的面孔来。

  可惜赵元信来的不是时候,准确地说是来晚了一步,等他到的时候年仅四岁的赵予安就已经因为某些原因昏死过去了。

  年幼的赵予安长得不差,闭着眼睛躺在床榻上的时候更是乖巧的不像话,正是这份乖巧让赵元信压下心里残留的厌恶坐在床榻边守着赵予安,直到他醒过来。

  赵元信觉得,九皇子的母妃一死,他对九皇子的厌恶情绪反倒没有那么浓烈了。

  毕竟说到底,九皇子不过是一个什么都还不懂的稚童。

  况且赵元信也看明白了,他这个小儿子醒来后眼里有对他的害怕,也有对当下状况的不知所措,可唯独没有对自己失去母妃的伤心难过。

  赵元信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只觉得年纪小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这种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失去至亲”。

  赵元信的视线再次落在赵予安紧紧抓住胸口衣服的手上。

  虽说他一直以来都厌恶那个爬床的宫女,连带着迁怒她生下的这个孩子,可该知道的他也都知道。

  先天不足,心脏受损,九皇子活不长。

  胆小、怯弱、绵软,脆弱的就像是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只有捧在手心里,才不那么容易摔坏。

  “撒谎可不是好孩子会做的事。”

  赵元信声线很冷,抬手轻而易举地将赵予安抓住胸口衣服的手拿开。

  皱着眉利落地剥去他身上的裘衣。

  一个宫女死了就死了,可留下的皇子还是不要轻易出事为好。

  赵予安怕身为大昭帝的赵元信,可直到身死,也还在渴望大昭帝能多看他一眼。

  可他到底没能如愿,就算重来一世,他的父皇也不会对他另眼相看。

  就算是对他说话,也总是冷言冷语中掺杂着厌恶。

  赵予安本来就觉得委屈,再被大昭帝冷着声线这么一训,登时激得眼眶里的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

  可他到底还是怕惹恼了赵元信,抬手就去擦眼泪。

  只是手抬了一半就被赵元信一把抓住手腕制住了。

  赵予安抬头泪眼朦胧到地望着自己年轻的父皇,不明白他还会说出什么讥讽的话来,但感受到加注在腕上的力道,终于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疼……”

  “你身上这些,都是谁……”

  赵元信眼神幽冷,手上力道却是轻了些,目光紧盯着怀里小儿子光裸的上半身。

  赵予安脖颈以下,除了小臂,其他地方的皮肤上尽是一些青紫的伤痕。

  有掐伤、有鞭伤、甚至还有烫伤跟利刃划伤留下来的痕迹,新的旧的,大大小小不下二十处。

  赵予安顺着大昭帝的目光低头去看自己身上惨不忍睹的伤痕,睫毛颤了颤。

  他从醒来就发现一切都跟上一世不一样了。

  大昭帝没有在他一睁眼就丢下他离开,虽然眼里对他没有喜爱,但也没有满眼厌恶。

  不见得是真的出于关怀,但毕竟主动抱起他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更重要的是这一世的大昭帝发现了自己上一世瞒了一辈子的秘密,那个让他痛苦一辈子自欺欺人的秘密。

  一股子酸涩在胸腔弥漫开来,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稚童身体的影响,赵予安终于忍不住放任自己被积攒了两辈子的情绪吞没。

  眼见着怀里一直隐忍着不肯真正将眼泪掉出来的小儿子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赵元信一怔,顶着越来越阴沉的脸伸手在小儿子委屈的哭声中将小儿子的裘裤也给扒了下来,

  发现他下半身比上半身情况还要糟糕时,赵元信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他不喜欢九皇子的母妃以至于迁怒九皇子是一回事,旁人背着他对他年仅四岁的小儿子做这种事又是另外一回事。

  更何况他这么些年再厌恶这个孩子的存在,哪怕是将他们母子丢在冷宫里,都没有想过要用这种方法这么折磨这个孩子……

  小儿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显然是憋的时间太长,又惊又怕受了委屈后的大爆发。

  赵元信扯过被子将赵予安整个裹了起来抱在怀里,原来冰冷无温的眼里暗沉沉一片,语气却尽量轻柔地诱哄。

  “小九乖,跟父皇说是谁欺负的小九。”

  这是赵元信第一次在这个被他厌恶的九皇子面前自称父皇,也是第一次对自己其中的一个皇子喊出一个有些亲昵的称呼。

  赵元信心里忍着怒气,面上却尽量温柔地在这个刚刚死去女主人的冷宫寝殿,在他曾经厌恶的小儿子面前展现可笑又迟来的虚伪父爱。

  他可以不喜欢这个孩子,但他一个帝王的孩子却轮不到别人欺辱。

  赵予安颤抖着手,抓着赵元信的衣袖,将脸埋在他满是龙涎香味的怀里。

  上一世的记忆跟这一世四岁前的记忆重合,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女人的面容,让他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心脏抽疼的厉害。

  越是想压下那层委屈,心里就越觉得委屈,憋得狠了一个哭嗝接着一个哭嗝地打,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了。

  这时脑袋上落下来一张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轻拍着似乎是在安慰。

  赵予安的委屈更甚,脑子里的记忆混乱,借着熨帖的温暖安慰不管不顾地倾诉积压已久的情绪:

  “母妃打我,我好疼,父皇,我好疼啊,不要母妃,我不要母妃,母妃好吓人,父皇救救我,我害怕……”

  赵元信的手一顿,有个不太好的猜测:“你身上这些伤……是你母妃……”

  话音刚落,就见怀里小儿子的身子猛地一僵,下一刻怕极了似的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像是寻求庇护。

  瘦瘦小小的九皇子整个身子都包在被子里,一张小脸埋在他胸前呜呜咽咽地哭,一个哭嗝接一个地打,说出来的话断断续续,却也能让听的人知道个大概了。

  “不哭了,不怕,父皇在。”

  赵元信一只手抱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儿子,一只手抬起来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后脑勺,眼底黑沉沉的看不清喜怒。

  整个冷宫的寝殿里空荡荡的,除了必要的桌椅床榻,连一件多余的摆件都找不出来。

  赵元信扫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一旁瘸腿桌子上放的破碗馊饭上。

  听着怀里瘦瘦小小的小儿子断断续续的呜咽,赵元信收回目光突然冷笑一声。

  跟在赵元信身边的总管太监从最开始就一直守在旁边没离开过,此刻正低着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看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