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戏精不作死
快穿之戏精不作死

快穿之戏精不作死

温度哟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9:16

  沐瑟,查出癌症晚期却是死于车祸,以为走的安详,却是进入了圆梦乐园。   在这里,她是残酷恶毒的毒后,将男人和绿茶玩弄掌心。   她是可爱清纯的邻家妹妹,以俘获竹马哥哥的小心脏为己任。   她更是杀伐果断的上神,男人什么的通通都是身外之物,搞事业才是正经事。   只是,在她不断作死的戏精日常中,为何冒出了一个不断想要勾搭她的男人。   什么,他对她有非分之想……   什么,他的目标就是成为她的任务世界中的各大男主……   不,不可能的,森林那么大,她才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自此,作死戏精和追妻痴汉的日常开始上演。   她逃,他追,他们都在劫难逃……(误)   1V1,此书又名:《论如何让死去又活过来的老婆想起自己还有个帅气又痴情的老公》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51章 纯黑的世界19(终章)

第1章 客人满意吗

    宫闱幽深,有一女子坐在窗台旁,看着屋外桃花坠落。

  如今三月天,桃花盛放,甜香味弥漫在鼻尖,让人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身着粉色桃花裙的女子,一手靠着窗台撑着自己的下巴,一手垂落自然摇摆着。

  涂抹着粉色的蔻丹的手指格外娇嫩,修长的指尖在空中划过,好不惬意。

  而她的身后,有一女子跪在地上,低着头身体在轻微的颤抖着,似乎很是害怕眼前的女子。

  “云若,你说,我待你不薄,你夺我所爱,我也未曾因此恼怒了你,只是为何苦苦相逼至此。”

  女子回身,若无骨的腰肢扭转,纱裙摆动,轻微的摩擦声亦是让那跪地女子抖了一下身体。

  桃花落于掌心,放于鼻尖轻嗅,浓郁的香气让女子皱眉,随后摆手,将其丢在地上。

  轻飘的花瓣刚好落在跪地的女子的身前,低垂的眼帘眨动了几下,看着那粉色的花瓣,女子眼神却是带着惊慌。

  “我视你为姐妹,我有的,便从不少你半分。”

  沐瑟起身,走到那女子的跟前蹲下,抬起对方的下巴,看着对方那如同蝴蝶振翅一般轻颤的睫毛,笑的弯了眉眼。

  “别怕,你知道,这个王朝不能没有你,你的孩子将会是未来的帝王,而你,更是未来的太后。”

  “至于本宫,今日莫不过是死期,一个将死之人,你怕什么。”

  粉色的指甲划在女子的脸上,感受着对方脸蛋的娇嫩,沐瑟的笑容更深了几许。

  她似乎很享受眼前这个女子此刻流露出来的恐惧,尽管在不久之前,这人还在自己面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很。

  “行了行了,退下吧,本宫说过的话,可不会随意的食言的。”

  沐瑟有些倦怠的挥手,那眉眼之中的厌倦,让女子更是低伏着身体,几乎是保持着一种谦卑的姿态离开了这个宫殿。

  门打开后,外面的空气涌进肺腑,女人看着外面跪地的那些宫人,哑着一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因为她此刻的视线放在的是那蔓延在地面上的血迹。

  凤栖宫上下共三十余人,此刻,却唯独剩下那沐瑟一人还活着。

  而其余的人,皆是横尸于此,大片大片的血迹蔓延在地面上,哪怕只是站在门口,她的鞋子也已经被那渗过来的血迹打湿。

  终究是忍不住的跌坐在地上,手指碰触到那些粘稠的血迹,女人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恐惧早已经占据了所有。

  她还活着,还活着啊!

  “母妃……”

  一声童声响起,女人抬头,就见到宫殿门口,有一个半大的孩子被拉过来。

  面对满地的尸体,那孩子很是害怕,却是被身边的人强制性的拉开那想要捂着眼睛的双手,更是逼迫他睁开眼睛清楚的看着这一幕。

  “陛下,皇后娘娘说,这是送您的登基大礼。”

  姿态强硬的侍卫,在见到那孩子瞳孔深处溢出来的崩溃后,笑着松开了手,上前一步,抽出腰间的刀子,干脆了当的抹了脖子。

  温热的血液飞溅在那孩子的脸上。

  嚎啕大哭响彻这个宫殿,不远处呆坐的女人想要起身,那双酸软的脚却是不听使唤。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外面很是吵闹,宫殿之中的沐瑟端坐在镜子面前,看着里面那张角色的容颜,撇嘴。

  看多这样的脸,她都以为自己真的长得这么绝色了。

  不过有些男人真奇怪啊,面对这张脸,还有人不喜欢的吗。

  而且这个身体的主人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啊,而且原本的性格很是温柔,作为一国之母,简直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哪怕这样,那个不长眼的男人竟然看上了外面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更是为了那位抛弃了这位原配。

  再不爽的想法到此也是为止了。

  反正她按照要求,报复了这对狗男女。

  男的已经送他下了地狱,而剩下的这对母子,将会永远沉浸在今日她所给予的恐惧之中。

  哪怕登上大位又如何,他们站得再高,梦里都将无法逃离这片血色。

  冷笑在那张脸上蔓延,沐瑟扭头,看着由自己身后缓缓出现的女子,眯起了眼睛。

  “客人还满意吗?”

  这声音,带着几分讨好的滋味,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似是等待主人夸奖的宠物。

  被这种期盼的眼神看着的女人,容颜竟然是和镜子中的沐瑟一样,只是此刻容颜有些惨淡,带着几分苍白和苦涩。

  “我很满意。”

  “只是,我无法亲自让他们遭到这般的报应。”

  愤恨的声音自喉咙中挤出,漫天的仇恨充斥在对方的言语之中,沐瑟笑容不变的接话。

  “客人满意就好,那么,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笑着说这些话的沐瑟,嘴角已经溢出了一些血色。

  她坐在椅子上,手撑着脑袋,含笑的眼神缓缓闭上,只是那嘴角的笑容始终没有落下。

  残酷和嘲弄融合在一起的弧度,定格在了这张绝色的脸上。

  直至一个时辰之后,有人推门而入,发现了已经离开的女人。

  “皇后,薨……了!”

  这声音,怎么听,似乎都带着几分庆幸呢。

  现代化房间中,沐瑟从床上醒来,打着哈欠看着身边漂浮的那个小球。

  “怎么样,姐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吧。”

  这略带得意的声音,在沐瑟听来毫不违和,至于那个球,慢悠悠的转着身体,并未理会沐瑟的话语。

  “第一毒后任务完成。”

  “主人您可以休息三天后再继续下一个任务。”

  这冰冷冷的公事公办的电子音让沐瑟觉得有些无趣,和这小家伙相处了很久,对方还是一点不喜欢自己呢。

  推开房门走出去,这是一条热闹的街道,周围还有不少的店铺,贩卖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真心话糖丸,一用就灵,童叟无欺啊。”

  “来呀,看看呀,好用又好闻的魅力香水啊,轻轻喷一喷,男男女女手到擒来啊。”

  “哟,来来来,‘有颜色’工具大甩卖了啊,便宜卖,通通便宜卖啊,五折啊,五折啊,快来买啊。”

  ……

  一溜烟奇奇怪怪的叫喊声冲进沐瑟的耳中,这让沐瑟站在那街道上,表情纠结的很。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