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她又来找茬了
摄政王她又来找茬了

摄政王她又来找茬了

半斤八凉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06-13 19:44:04

新文推荐【帝女临安策】(古言)欢迎收藏~ ** 本文简介: 【女扮男装黑心摄政王VS高贵清绝冷厉战神王】
当北冥的传奇公主成为大庆惊才绝艳的摄政王,当狡诈腹黑的她遇上清冷矜贵的他,天下会掀起怎样的惊澜?!
世人言——谪仙之姿陆惊野,人间绝色苏长今
两王相遇,风起苍穹!
*
摄政王稳坐朝堂,牧野王纵马边疆。世间难得惊才绝艳的两人终在回京时相遇,却是互见不顺眼,誓死为仇敌。
初见打一架,再见拼演技……
*
某日,两人终于相约一战,百姓为身娇体弱的摄政王担忧不已。
而后,闪瞎世人眼珠子的一幕惊现——只见摄政王轻飘飘一掌,战神身后的地板……它竟然自己裂开?!
世人惊呼,这难道是他们矜贵娇弱的摄政王?!
*
清风霁月的摄政王最爱给战神使绊子!
摄令天下,莫敢不从?
本文又名《摄政王的作死108秀》《不弄死苏长今他死不瞑目》
PS:互黑,双洁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新文:帝女临安策】

1首战来袭,引人劫道

  【楔子】

  “像啊,你长得真像她。”

  “摄政王身边高手林立,果真是好难请啊。”

  多铎眼眶绯红,精光毕露地看着被禁锢在太师椅上的少年。

  少年轻声笑过。

  如此天姿绝色,即便双手被缚,却也从容自如,一双眸子仍旧闪着清亮的光,压根儿不像被绑来的人质。

  这样一双清亮眼眸,看的多铎心腹发紧,他舔了舔唇,目光极具侵略性地落在少年周身,脚下逐步地靠近着。

  “久闻大庆摄政王人间绝色,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闻之玉骨生香啊。”

  “实不相瞒,本王子呢,也算经历颇丰,至今为止却也只见过一位能与你相比的……女子,那人是北冥的传奇。”

  曾经的北冥国,有一位传奇女子,但凡这片大陆之上,无人不晓其名。

  “可惜,终究是陨落了。”

  声音莫名低哑了下去,多铎面露可惜,曾几何时他也向那女子示好,却丝毫未被回应。

  太师椅上的少年眸光微闪,闻声轻笑,清音幽韵间多了几分雌雄莫辩,“多铎王子莫非眼瘸了?”

  “本王可是男子,而此处是大庆,并非北冥。”

  少年丝毫没有受制于人的窘迫,倒是如同半月前,多铎初入长安时,初见他的那般意气风发,惊才绝艳。

  “苏长今!”

  多铎猩红了眼,双手猛地扣动在太师椅上,两人相对而视。

  片刻之后,紧盯着少年的多铎却忽然笑了,“像,当真像极了。”

  “若非你是男子,我真要以为是她没死……说起来,若是还活着,她当是如你一般年纪。”

  “无妨,虽然我得不到她,但世上还有一个你。”

  苏长今未曾言语,眉目微挑慵懒地看他,多铎平白被看出了几分羞恼,他冷笑,倾身靠近太师椅上的苏长今。

  “都说大庆摄政王智计无双,怎么?你可曾想过有朝一日会被我暗算?”

  “对了,就算是为了西戎与大庆两国联姻的和平,想必庆帝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众人皆知,多铎王子代表西戎向大庆联姻缔结友好盟约,庆帝已然会让他三分。

  “庆帝?”

  苏长今眉眼带了丝轻嘲,却掩不住调笑之意,斜斜地靠进了太师椅中,说不出地闲适惬意,慢条斯理地开口,“你真以为,本王是你能暗算的?”

  传闻大庆摄政王身娇体弱,手无缚鸡之力,多铎根本不怕苏长今能逃。

  只当他是嘴硬,多铎只是冷笑起身,在苏长今的周身踱步,眉眼冷厉,“苏长今,难道你不好奇,我说的那名女子究竟是谁吗?”

  多铎话落的同时,苏长今眉眼一挑,望向了两人不远处的那扇窗,流露半分无奈。

  啊……若是让多铎在说下去,恐怕会尽数让窗外人听去了。

  “听人墙角,可真不好。”

  收回目光,苏长今眼角微微流露一丝不爽。

  这话来的离奇,多铎眉头一皱,没来由地心慌,妄想上前钳制住他。

  “苏长今,你在胡说什么?!”

  没等多铎话落,他猛然间看到,原本那控制在苏长今手腕上的锁扣连同太师椅一角瞬间化为齑粉!

  直视多铎惊诧的目光,苏长今双手轻松挣脱束缚。

  眉眼戏谑,眼尾一颗桃花痣若隐若现……

  **

  【正文】

  大庆。

  庆云二十一年。

  大庆与西戎交战数年,戎军兵败,从此兵戈尽止。

  战神陆惊野班师回朝。

  映着傍晚的霞光,熙攘的长安城内,处处张灯结彩。

  “大喜大喜!战神要从边疆回来啦!!”

  “都传遍京城了,谁不知道啊,战神驻扎戎国边境一去两三年,如今可算回来喽!”

  “……战神谪仙之姿,摄政王人间绝色,那我到底是喜欢战神,还是要摄政王呀?”

  “切,瞧你这见异思迁的,摄政王可乃人间绝色,我啊非他不嫁!”

  ……

  ……

  京郊密林。

  马车行过,车辙趟过雨后的小水坑,留下不深不浅的痕迹。

  “主子,山匪追上来了。”苏然一脸淡定地放下了车帘,握起了手中的佩剑。

  马车内置奢华,上好的沉香萦绕着,看得出主人铺张浪费的奢靡无度。

  上首,是那名被唤作主子的翩翩少年。

  不过十五六,风华正茂时。

  一双桃花眼嵌于无暇的白皙精致中,青丝簪于顶,桃花流转间,都好像随时能勾了人的小命。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随意勾起唇角,一把折扇在手中翻转过来。

  绕是看了这么多年,苏悠依然忍不住看呆了,送到嘴边的绿豆酥也停住,不自觉地咽了口水。

  主子真不愧是人间绝色!

  苏然脸色微黑,冷着脸抬头看她。

  被苏然一瞪,苏悠一口吞下去绿豆酥,眼睛咕噜一转,拿起佩剑笑嘻嘻地弯腰要下车。

  “阿姐别瞪我,这点小事哪用劳烦主子,我去去就来!”

  此次低调出行,带的人不多,不然也不会被山匪的压寨夫人给看上,招了事端。

  “慢。”

  只此一语,那玄音莫辨的声音仿佛是刻意压低地响在马车内。

  腿迈出去半条的苏悠愣住,苏然若有所思地看过去。

  一把折扇摇曳,少年笑意晏晏,眼底却没有一丝温度,说出来的话带着一丝寡淡。

  “把人引到隔壁官道儿上。”

  苏悠一愣,紧接着明白地笑开,显而易见地盛了一丝坏气,“得嘞!”

  主子一如既往地腹黑啊。

  这种好事,她们做的可是得心应手!

  隔壁道儿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战神陆惊野。

  两个时辰前,战神领军荣耀归来,大张旗鼓地回京,两大车驾队伍在京外差点儿撞上。

  世人皆言——

  谪仙之姿陆惊野,人间绝色苏长今。

  一年前,苏长今临危上任摄政王的时候,陆惊野已经离京两年有余,世人称道的两位神仙,还未曾打过照面。

  苏长今一张雌雄莫辩的脸,生生将远在关外的陆惊野给比了下去,自然而然斩获了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称号。

  苏悠下了车,苏然这才冷静地望向上首的苏长今,“主子,决定了吗?”

  与战神陆惊野成为对手,以后的路只怕更难走。

  如今的庆云,老帝垂暮昏庸。

  朝中的几大标杆,摄政王苏长今跟战神陆惊野便占了两方,称霸一方的人物,谁也不可能相让。

  此次陆惊野回京,风雨必然再起。

  上首之人只轻笑,眉眼微挑去瞥她,语气淡然而散漫。

  “他一来,京城的小美人儿得有一半被夺了去,本王自是不高兴呢。”

  哗啦一声,折扇收起。

  苏然默。

  一年前,远在庆戎两国边境的战神陆惊野,不远万里密函入京——反对苏长今承袭摄政王之位。

  主子,可是记仇的。

  ……

  ……

  官道,另一处。

  一行兵马训练有素地行军,从战场上下来,马不停歇地奔袭三日有余,队伍依旧不见丝毫紊乱。

  为首马背上的男子,玄衣黑袍,及冠左右,谪仙之姿却偏偏寒霜满目,少了几分该有的少年意气。

  蓦然间,他剑眉微挑,双目注视着前方,轻抬起左手。

  副手位置的洛鸣受意,高声亮起,“停,全军戒备!”

  ……

  十几人的山匪队伍,与胜利之师直面。

  “军,军爷,无意冒犯,我们这也是被耍了,有得罪之处还请谅,见谅!”

  军见匪,似乎向来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刚刚,山老大还磨刀霍霍向那领头的撒野,嘴里骂着小白脸。

  洛鸣冷脸看了山老大一眼,陆惊野半天没有反应,他会意招手,将人给放走。

  “走嘛赶紧的!看我不找着那个小白脸弄死他,勾引我家夫人!”

  山老大感激涕零又忿忿不平,一伙人就差没哭天抢地地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屁滚尿流地往密林里蹿。

  陆惊野冷眼看着一切,心中莫名其妙的烦躁,沉声淡漠,“谁被劫了。”

  身为主子的贴身侍卫,洛鸣并不意外他会猜到山匪是被耍了,只是那被劫的人……

  “大庆摄政王,苏长今。”

  洛鸣瞧见他脸色未变,一双眸子却更加暗沉,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近日摄政王外出归来,正巧被那山匪的压寨夫人瞧上了。”

  山老大自然恨不得宰了抢他夫人的小白脸,不远几十里来劫道。

  “摄政王那边一点儿不避讳,说是您回京,得有一半姑娘被您夺了去……”

  这不就引人来劫道儿了。

  摄政王上位一年,倒真是做了不少实实在在的好事,百姓爱戴,帝上宠信……按理来说应该是个懂深浅的人。

  竟会说出这般的孟浪之言。

  四下里,静寂一片。

  良久,他才似有若无地轻笑一声,戾气流转,“那个病秧子。”

  “真当自己是天仙了。”

  一个大男人,被说成天仙,洛鸣哪里还不懂主子这是在损人,只不过……

  “据说这摄政王,确实长的惊为天人,在位不到一年便夺了京城第一美男子……”

  陆惊野并没有见过这位苏家的摄政小王爷,是实实在在从未打过照面那种。

  苏长今是苏家老王爷的宝贝独子,可富贵子生来体弱,自小便因为身体原因,从出生后没几年,被送去了苏州老家调养。

  一送,就是十多年。

  直到一年前,摄政老王爷急病而逝,偌大的苏家群龙无首,庆帝念及老王爷劳苦功高,便恩典苏家将远在苏州的苏长今接了回来。

  老帝自诩明君,又不惧一个体弱多病的黄毛小儿,更是想捞得一个体恤臣子的好名声,于是,年仅十五的苏长今承袭父位,成了当朝摄政王。

  不过是觉得稚儿好拿捏罢了。

  说来是恩典,却是将苏家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只说京城里,就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却没想到,仅仅一年,令所有人惊觉——

  年纪轻轻的摄政王是个有手段的,苏家于风口浪尖站稳了脚跟。

  笑话没看成不说,这皇城下的姑娘硬生生都被他勾了魂儿去!

  ……

  陆惊野凉凉地看过洛鸣一眼,洛鸣知道自己多话了,不敢再言语。

  战神王爷瞧不上这个病秧子摄政王,是个人都知道。

  “那个逃亡的北冥公主,如何了?”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