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今天用剑吗
魔君今天用剑吗

魔君今天用剑吗

南楚采薇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2-01-13 11:07:28

眼瞅着夏又晴就要得道升仙,一道雷给她劈回十几年前,变成了一把没得好下场的剑。 不是人就算了,现在她还要直面以后那凶名远扬的魔君。 但她怎么看,这陆拾都不过是个被欺负了还一脸纯良的少年,既然这样…… “陆拾,我护着你,你做个好人如何?” “……好啊!” 后来夏又晴推了又推抱着自己不撒手的陆拾,实在是想回去抽那时候的自己两巴掌,是什么样的脑抽才觉得这人需要她的保护。 ………… “陆大佬,这是你的本命剑吗?” “不是。” “哦?” “我的命。” 嘴贱贪吃小仙女*洁癖黑莲大魔王 双洁,1V1,放心入股!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十八章 老夏卖瓜

第一章 我很厉害的!

  “剑留下,你且回去罢。”

  气势恢弘的大殿中,黑衣少年单膝跪在雪白的石板上,滚热的红色血液顺着黑衣衣摆滑下,却在触碰到地板的一瞬凝结。

  像是跪在一朵绚丽的,血色铸就的花中。

  踩在云端中的长老和那些内门弟子分列两旁,高高在上地看着他,或者说,他怀中的那把剑。

  “掌门师兄,这剑可真好看,我正缺一把呢~”

  左侧,一位高挑性感的长老媚眼如丝,盯着那把剑,动也不动。

  陆拾怀中的那把剑,通体湛蓝,点点银星在其中游动,宛若银河匹练。

  看的久了,那银星就好像慢慢扩大,星光散去,拉着人进入了那凝如黑墨的深渊。

  那长老猛地回过神,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瞬的怔楞没有让她退却,反倒更加热切了,心道:“不愧是开宗神剑,这濯尘果真神异。”

  在她低头思附的时候,其他几个长老也忍不住了.

  “师妹,你这脸倒越发大了,小辈历练的东西,嘴巴一张一闭,就变成你的了?”

  右侧一个捋着胡子的老人也附和道:“确实确实。”

  “那你们说说这么好看的一把剑该给谁?”

  “自然是向南,年轻一辈,可没人比他的天资高,诸位没什么意见吧?”

  “师兄倒对自己的徒弟好啊,这必生剑灵的神剑,嘴皮子一碰就给了自己徒弟,也不知道压不压的下。”

  “这剑现在剑灵沉睡,正是给小辈的好时机。再者说,向南不过在我那修行,也算不得我的徒弟。我可不像某人,打起小辈的主意!”

  “师兄是想比划两下吗?”

  殿中气势越发紧张,你一言我一嘴吵的不亦乐乎,说来说去不过就是为了那把剑。

  但为这把剑吵得热闹的几个人,没一个提起,这把剑明明是场中跪着的那个少年带回来的,按照门规,那剑理应是他的。

  陆拾低着头,柔顺的黑发披散,挡住了那双凌如寒星的眸子。

  他甚至没听上面那些人说什么,眉头紧缩,脑子里一个缥缈如烟的女声叽叽喳喳。

  “他们这群人好吵啊,真没礼貌!”

  “你求求我,我跟你保证,这一屋子都不够我一个打的!”

  “陆拾陆拾,地上是不是很凉?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带你杀出去。”

  似乎是想到了自己带人杀出去,一往无前的气势,那个女声“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陆拾甚至都能想象到这人躲在剑里,捂着嘴笑的样子,实在没忍住,心里低斥一声,“吵死了!”

  这一声,吼的女声顿了一下,而后又“哼”了一声,“你就算求我,我都不帮你了!”

  “你一个剑灵,能干什么?”陆拾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几不可查的弧度,“让濯尘发光,亮瞎他们的眼吗?”

  “你才是剑灵,你全家都是剑灵!”女声颇有点气急败坏的感觉,缥缈的感觉散去了点,听起来明明就是给正值芳华年纪的少女,说起话却老气横秋的很,“老夫可是玲瑶山久仙池,天上地下举世无双的凌绝仙子,无知小儿,还不道歉!”

  “哼!”

  这一声里面的不屑算是彻底惹毛了里面的人,她气势汹汹地说了几个“你”,却也没了下文,反而笑了起来,“就你这筑基的实力,不求我,你可出不去!”

  “哼!”

  “迟早有你后悔的!”

  夏又晴又说了几句话,始终没人回应,不知道那陆拾拾不想和她说话,还是已经切断了两人之间的联系。

  说起昨天的事情,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但那能怪她吗?莫名其妙被困在一个地方小半年,好不容易见到个活人,她开开心心跑出去,结果就在对方眼里看到自己居然变成了把剑。

  这换谁都得吓懵吧!

  不过说起来,夏又晴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听过陆拾这个名字,连带着这一屋子人穿的衣服也挺熟悉的。

  想想实在没想出什么东西,她自己摇了摇脑袋,伸手从虚空中一拽,拿到一块粉白色的流光就往嘴里送,边嚼边嘟囔着,“难不成是以前出来的时候见到的?”

  说着她自己又晃晃脑袋,在这次渡劫之前,自己已经闭关了四五十年,哪里看到过什么东西。

  想不出来,索性她也就不想了,一边吃着手里的东西,一边斜躺着看外面那些人到底还有什么好说的。

  吵了这么一通,终于有人发现了还没走的陆拾。

  高坐主位的人敛眉看着底下的黑衣少年,不染纤尘的鲲鹏白袍被微风吹起,似有流光闪烁其中。

  “此次你带回神剑,门内自有嘉奖,且回去罢。”

  像雕塑样跪着的少年终于动了,声音嘶哑,“大长老,门规所定,这把剑应该是我的。”

  听着像是控诉,但只要仔细点,就会发现他的声音几乎没有起伏。

  两边还在争吵的人突然安静了一瞬,而后不约而同地轻笑一声,维持着自己的气度。

  笑过之后,甚至没人看他,只那最上面的大长老手一招,一灵球从左侧架子最底部飞了过来,慢悠悠停在了陆拾的面前。

  灵球内部被一团黑雾笼罩着,几根五彩的丝线在其中游荡。

  “嚯?杂质这么多的五行灵根?”

  说完夏又晴就后悔了,这个球应该是陆拾入门时候的测试结果吧……

  但出乎她的意料,其他人看不到,夏又晴可看的清清楚楚,陆拾虽然低下头,脸上表情可一点没变。

  也许是悲伤过头了?

  夏又晴本想开口安慰两句,但上面的人却也没放过陆拾。

  “你看到了吗?你应当明白,若不是门内,你这一辈子是连修仙都不能。如今,也到了你报答门派的时候了。”

  这番话,说的夏又晴都坐了起来,眼睛瞪得滚圆,叉着腰,脸颊也鼓了起来。

  她刚刚修行的时候,也在自家的安排下进过门派。

  虽说自己几乎没去过外门,但那边的事情还是有点清楚的。

  每个门派虽说不太一样,但估计也大差不差了。

  像陆拾这样的天赋,应该刚刚进门就被送去外门,说是弟子,其实跟个杂役也没区别,能从门派拿到的那一点点资源,跟工钱没什么两样。

  毕竟,不管从什么角度说,门派都没什么必要在没有前途的弟子上花多少资源。

  所以这人能说出这话,可还真是……

  “陆拾,你别听他的,他不要脸!我可厉害了,你信我,我带你修仙!”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