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在大佬心尖撒个野
重生后在大佬心尖撒个野

重生后在大佬心尖撒个野

灵忘初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1-07-26 11:27:05

我是来讨债的,也是来还债的,这一世我要做你心尖那一缕星光。 ——余笙 一个人爱不爱你,死一次就知道。 前世,霍云琛用生命证实了自己对余笙刻入骨髓的爱。 这一世,余笙重生来,为讨债复仇撕白莲花绿茶虐渣而来,也是为了还债而来,还霍云琛一世相守,还他的生死相随,还他的默默无语。 这一世,余笙只做霍先生的一缕星光,为他造一个时间独一无二的爱巢。 (第一次接触重生文,望见谅。)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4章 被夫人撩了肿么破

第1章 楔子 来生一定用命来爱你

  (注意,这是重生文哦,第二章开始正文。)

  砰~

  砰~

  砰~

  子弹穿过霍云琛胸膛的那一刻,温热带着浅浅腥味儿的鲜红液体染湿余笙的脸颊。

  眼前这缕万人敬仰的高大身躯如同轰然崩塌的大厦倒在了血泊里。

  “霍……霍云琛,你为什么要来?你为什么要管我?我那么伤害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那么一瞬间,余笙眼前呈现的是红到令人作呕的血色屏障,她瘫软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嚎啕。

  “笙笙对不起,我……不能带你回家了,你……别哭。”

  “笙笙……答应我,好好活……活着……”

  这是余笙头一遭这般痛彻心扉,第一次感受到了即将逝去某个人的绝望。

  霍云琛这般傲世苍穹的主宰者何需如此卑微地祈求什么,可如今,在被她肆无忌惮的伤害背叛过后,竟还这般卑微的豁出命来护着她。

  “霍云琛对不起,对不起……你别死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闹了再也不跑了,求求你别死。”

  ……

  半个月后,半山某废旧仓库。

  “余笙,你不会以为还会有人来救你吧?”

  余音音掐住余笙下巴,力道微重,妩媚妖娆的面上挂着道不尽的险恶。

  随时能像掐小鸡一样捏死余笙。

  呵,是啊,谁还会来救她呢?那个肯为她豁出命的人早已因她而永远离去。

  余笙咽下喉咙的血腥味,久违沾水而干裂的唇瓣抿着一抹笑。

  笑的幽冷凄厉,眸中漩涡能将人拉入万丈深渊。

  “余音音……是你们对不对?一切……咳咳……都是你们预谋已久的。”

  余笙咬字沉重,略显无力。

  那种绝望像是数不尽的黑影在一点点吞噬她的躯壳和灵魂,她想逃却越陷越深。

  “哈哈,余笙看来你也不傻嘛?没错是我和子良哥做的,我们在一起三年多了,可比你和子良哥认识早呢,现在我还怀了他的孩子呢。”

  “哦对了,绑架你骗霍云琛只身前往的也是我们,霍云琛胸膛致命的两枪就是子良开的。”

  余音声音好听极了,像黄鹂鸟,可此刻余笙只感觉到了心口澎湃翻涌的反胃。

  若不是亲耳听见,她怎么也想不到她那个与世无争委曲求全的妹,和那个她甘愿为之万劫不复少年郎,竟然勾搭在一起整整三年了。

  就在半个月前,她眼前这对狗男女绑架她设下圈套骗霍云琛独自前往还因此送了命。

  霍云琛原本是能解决那些个败类全身而退的,可他们手里有枪,又用她来威胁,导致霍云琛分了心,寡不敌众中了十几枪,最后胸膛那两枪直接要了他的命。

  还记得霍云琛躺在血泊里说的最后那句话是:“笙笙,以后不能再陪你了,对不起。”

  至死霍云琛想着的都是她。

  可她眼睁睁看着霍云琛躺在自己怀里鲜血一点点流干,身体一点一点变冷,却无能为力。

  更可笑的是,她曾经为了眼前这无耻败类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践踏霍云琛,大闹婚礼,气倒奶奶,差点烧毁霍氏宗祠,几次三番连累霍云琛重伤……

  到头来最爱她的,愿为她抛弃生命的人还是霍云琛,也唯有霍云琛。

  命运总喜欢这样捉弄人。

  “音音,别和她废话,现在霍家人都以为她畏罪潜逃了没人会管她死活的,赶紧让她按手印好过继股份,我们忍辱负重三年多可不就是为了股份吗?”

  林子良这会儿才挂着一脸猥琐下流的鄙夷出了声,眸里可见大功即成的喜悦之色,哈巴狗似的将股东转让协议书递给了余音音。

  忍辱负重?你们配?

  余笙略见精灵般幽蓝的瞳孔凝了凝,浮起时有时无的嫌恶。

  她真是想吐,可此刻哪还有力气。

  “也是,赶紧完事一把火烧了这里,她害死了霍云琛,霍家人肯定不会给她撑腰。”

  余音音依然挂着无辜又纯情的笑,一双杏眸熠熠生辉,炫耀之意再明显不过。

  等了三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余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终于是她的了。

  炫耀完,粗鲁的拉起余笙已经因为骨折而软趴趴耷着的右手,按进印泥盒里,再移到已经模仿余笙笔迹签了字的转让书上。

  最后像扔垃圾一样将余笙的手甩开,起了身。

  一阵剧痛瞬间麻木了全身,余笙闷哼一声,额角再次爬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音音,走吧,你怀着孕别在这种地方待太久,晦气!”

  林子良趴儿狗似的去搀扶余音音。

  “嗯,我们走吧,反正股份到手了,她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

  余音音临走前还心思狠毒地在余笙骨折而变形的手臂上碾一脚。

  两人大约几分钟分钟,仓库便弥漫起汽油的刺激气味,以及东西烧毁的焦味儿,一阵浓烟扑进呼吸道引来刺剌剌的痛处,渐渐的新鲜空气越来越少。

  “救……救……命……”

  最后一丝力气已经用尽,双也已被浓烟熏到看不清东西。

  最后仅存的意识也开始涣散。

  “笙笙,过来。”

  “笙笙,过来。”

  “笙笙……”

  弥留之际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霍云琛站在火光中对她招手,那笑容很美很温暖。

  呵,我很快就可以见到那个为我豁出命的男人了吧?

  余笙彻底不再挣扎,闭了眼,唇角上扬着,任由冲天火光吞噬她的每一寸皮肤……

  PS粉丝群:858762603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