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成为全服公敌
一不小心成为全服公敌

一不小心成为全服公敌

亲爱的小意达

游戏竞技/网游情缘

更新时间:2024-02-27 21:18:43

【entp女扮男装狼狗系校草】×【intp伪人格分裂缺爱学长】 【游戏世界简介】: 一年前,公认的全服第一刺客突然删号退游。一年后,随着游戏版本的不断更新换代,刺客因新兴的循环流打法成为版本之子,反而曾经“一爹”剑士却渐渐没落以至于无人问津 谁知,就在id保护期结束的这一天,一区一个刚注册的新人玩家却顶着曾经第一刺客的id出现,并且玩起了当前版本的下水道职业——剑士。 虽然数值的不平衡导致职业比率失衡,但在足以打破吉尼斯记录的“手速”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只是,谁来告诉林厌,这个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还用着她曾经id四处作妖人傻钱多的“萌新”又是谁?还缠着要做她徒弟? 甚至……还表白? 小姐姐,我虽然玩男号,但我是个女生啊喂! 某“小姐姐”:…… 【三次元世界简介】: 十一年前的一场绑架案,改变了三个孩子的命运 林厌失去了双臂,陆星野丢掉了自己,陆晨宇活成了别人。 转眼间,林家小公主长到了18岁,她为了躲避订婚宴不得已离家出走女扮男装藏身于男校中。 哪知开学第一天,就遇见了她名义上的未婚夫:陆星野。 于是,命运的齿轮,在公主出逃的这一刻,重新开始转动。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无人知晓

离家出走

  “不是,你真要离家出走!?”

  林厌十分及时地下调了耳机音量,避免被秋奕因过于震惊而不受控制飚出的超高音伤到耳膜。

  她不紧不慢地把背包收拾好,拉盖上锁一气呵成,等到电话那头秋奕终于从震惊的情绪中缓过来后,才开口回复道:“怎么,我来京城,你不欢迎啊?”

  “这不是欢迎不欢迎的问题……”身为一个饱经社会风霜人士苦难的老江湖(划掉)大叔,秋奕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帮助林厌端正一下思想的。

  于是他语重心长地开始劝说,试图让对方打消“离家出走”的念头:

  “你说你一刚高中毕业的小娃娃,啥都不懂,暑假不好好在家玩,非得大老远跑一千公里来京城。要知道高考完的暑假往往是最松懈安全意识最薄弱的一段时间,这要万一出个啥事我可负担不起啊……更何况现在人心险恶!就算是跟家里人闹矛盾了那又有什么事儿是不能解决的呢?非得整个离家出走……”

  (以下省略500+字)

  “今晚的飞机,明天去你店里玩,记得给我留个好机位,挂了。”

  “哎!?等——”

  “嘟——嘟——嘟……”

  林厌摘掉了耳机,长舒一口气。

  她活动活动手指,把行李箱提着立了起来。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适应练习,自己的日常活动已经完全不受限制,与寻常人无异了。

  过几天陆家就要来人商议订婚的事了,爷爷也真是糊涂,非说什么林、陆两家是世交,陆星野那孩子品性纯良,又和你是小时候的玩伴,青梅竹马……

  毛线青梅竹马!

  印象中小时候自己和他明明是水火不容不共戴天好吧!

  众所周知,如果让陆星野和林厌待在同一个房间里,那他们绝对会打起来。

  陆星野那个讨厌鬼,一想到订婚的对象就是他,林厌直接条件反射性炸毛。

  偏偏父亲还又不在家。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想不到她堂堂林家大小姐也有逃婚的一天。

  至于人心险恶什么的。

  林厌笑了笑。

  她向来不在意。

  翻窗户之前,林厌最后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相框。

  相框里,有着一头洁白胜过风雪的女子正安静地微笑着,即使是二维化的照片,那双桃花眼也是无限的温柔。

  多情而又无情。

  妈妈,要先暂时告别一段时间了。

  林厌在心底里轻声说道。

  她背好背包,跃出窗外,用手部的力量攀住窗棂。

  现在她整个身体都悬在五楼高的半空中。

  目测了一下每个窗棂之间的间隔,林厌松开双手,下坠,双脚准确无误地踩在了下一个窗棂上。

  趁失去平衡之前,再次跃下,用手抓住窗棂缓冲速度,如此重复动作,她很快轻轻松松借着月色顺着墙从五楼爬下。

  最终林厌轻盈地落到地上,以一个翻滚卸去了最后的力道,灵巧优雅如同幽灵。

  她落地的声音很轻,未曾惊动屋内的人,但睡在篱笆下的一只细犬却被这一动静吸引了注意力。

  警犬刻在骨子里良好的反应能力立刻被激活,它迅速来到案发地点,企图拦住某个试图连夜逃走的家伙。

  即使左后腿曾经受过伤,它依然隐匿的极好,以至于林厌都未曾察觉它的靠近,直至转身——

  “哮天,你怎么跑过来了!”

  发现是主人后,高大威猛的哮天立刻蹲下,并发出了一丝疑惑不解的哼声。

  显然它并不能理解林厌今夜的反常举动。

  “嘘!”林厌赶紧压低了声音,她也蹲了下来,“别出声,哮天,你乖乖站着别动。”

  哮天听话地吐了吐舌头。

  林厌赶紧趁它不注意,起身跑开。

  但狗的反应明显比人快很多。

  脚边传来了阻力。

  果然。

  林厌无奈地低头,“松口,听话~”

  啊,万一惊动了爷爷就麻烦了。

  不行,自己的逃跑计划是绝对不能被打断的!

  她急中生智:

  “哮天,立正!”

  出于警犬骨子里的良好素养,这种指令是会绝对服从的。

  于是我们的小公主立刻趁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门口,利落地翻墙,踩上了早已准备好的滑板。

  留在原地立正的哮天:“……”

  夏夜的风吹起了林厌的长发,她扣上一个棒球帽,踩着滑板穿行在长安寂静无人的老街道中。

  她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露出的虎牙显得有些狡黠。

  逃跑计划正式开始。

  目标,京城!

  ……

  第二天,林沉刚参加完一场展会,便订了飞往京城的机票。

  中午,飞机落地。

  陆家别墅。

  “你动作可真快,我早上刚收到你的消息,中午你就过来了。”陆知洲为面前的男子添上一杯新茶。

  “知道你平时不喝酒,难得来一次,特意给你留的黄金芽。”

  林沉笑着接过。

  “Starfall的VR引擎技术刚得到了升级,最近又要忙上一阵子了。”

  “偏偏这个时候小厌又给我添乱。”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离家出走,这小兔崽子,真有她的。”

  “这不颇有你当年的风范。”陆知洲也笑了。

  “可别调笑我了。”想起当年少不经世,多少是有些忍俊不禁。

  “其实那丫头心里知道,如果她不同意订婚,她爷爷自然也是尊重她的意见的,什么逃婚,根本就是想找个借口出去玩罢了”

  他放下茶杯,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林厌还要麻烦你的照顾了。”

  “放心吧,我早就给晨宇说好了。这两孩子也算是童年玩伴,如今十三年没见过了,刚好重新熟络熟络。”

  陆知洲说道,“对了,听说你这次要在京城留一段时间。怎么样,查到那件东西了?”

  “有了一点眉目。”林沉点点头,“不过还在观望中,毕竟柯月当年的事件闹得太过于沸沸扬扬,不好打草惊蛇。”

  “也是。”陆知洲表示了赞许,随之也叹了一口气,“当年你退役后本可以平静过完后半生,却又被逼的不得不重新出现在媒体的视野中,甚至连林家都受到了波及。”

  “不碍事。”林沉却是毫不在意,一双眼睛依然温润清透,“利益至上的社会,多少还是要有点势利,才能更好地保护家人。”

  他抬眸,“这方面,你我都深有体会。”

  陆知洲默了。

  是啊,距离那场意外,已经过去了十三年。

  “我现在啊,就只求林厌能平安长大,直至能独挡一面。”

  或许身为父亲,平生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看着女儿在他面前笑,看她一天天长大。

  看她眉眼间,带着那人的影子。

  柯月,我会照顾好我们的女儿的。

  ……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