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农女风华
穿越之农女风华

穿越之农女风华

小主已陌路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4-03-21 19:04:05

【1V1,团宠,甜燃爽】 本书又名《不负金银不负君》。 沈芙蓉穿越到了古代,不仅彪悍的直接穿到了棺材里,还穿成了一个被卖三次的可怜农家女。 世事难料?人心叵测? 天生傲骨的她怎能服输!抱大腿、救花魁、对付极品亲戚、赚得满钵盈盆...她忙得不亦乐乎~ 侯公子萧天陌重生归来,洞察先机,运筹帷幄,只为改变家族命运,可这抱紧他大腿的姑娘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妖孽! 沈芙蓉:我不是妖孽,我只是穿越... 已有完结作品《杜婵音》,更新稳定,坑品有保证,欢迎大家入坑。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四百一十三章 离开(大结局)

第一章 穿越

  灯火忽明忽暗的屋中,沈芙蓉坐在半打开的棺材盖上,有点手脚发软。

  只因就在不久前,她才从这棺材里爬了出来。

  沈芙蓉惊魂未定,全身抖个不停,她回头向好不容易脱身的棺材中又看了一眼,这下子连嘴唇也跟着不断地颤抖了起来。

  只因她方才爬出来的棺材里面还有一个人,一个年轻男人,不,确切的说,是还有一个年轻男人的尸体。

  她刚才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正和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一起。

  只有鬼知道,她心里到底有多恐惧。

  沈芙蓉哆嗦着嘴唇又看了棺材里的尸体一眼,不,连鬼都不知道她到底有多恐惧。

  沈芙蓉抬手揉了揉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她原本是在和朋友去爬山,谁知不慎失足坠崖,本以为死定了,不想再睁开眼睛就到了这里。

  抬眸环视了一遍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沈芙蓉顿感通体生寒。

  看这样子,她应该是——穿越了。

  虽说不管多糟糕,只要能活着就好,可眼前的一切实在让沈芙蓉难以消化。

  主要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此刻已是入夜,矮桌上蜡烛的火焰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屋中阴森、冰冷的气息也越来越烈,无端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屋中突然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微响动。

  这微弱的声音落在沈芙蓉耳中,却不啻惊雷。

  沈芙蓉后背一毛,她僵着脖子缓缓转头,惊骇的险些跳起来。

  只见原本躺在她身后棺材里的男尸倏地坐了起来,并慢慢向她的方向爬过来。

  这诡异的一幕,吓得沈芙蓉手脚发软,心脏突突地直跳。

  她想转身逃跑,可是四肢却不听使唤,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就在沈芙蓉怀疑她马上就要再死一次,有可能直接穿越回去之时,向她爬过来的男尸突然站起了身。

  虽然屋中灯光摇拽,可是沈芙蓉还是看清了眼前男子的容貌。

  男子身材修长高大,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剑眉英挺,细长的黑眸暗含锐利,唇薄而轻抿,面色虽慑人的冰冷,却俊美异常且透着勃勃生气。

  更别提他身下明晃晃的影子。

  知道了眼前的男子不是鬼,沈芙蓉直接跌坐到了地上。

  妈耶,这一出一出的太刺激!她得缓一缓。

  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落到面前大大咧咧坐在地上的少女身上,萧天陌俊眉微微一皱。

  他果然真的重生了!

  可眼前这个少女是怎么回事?

  这少女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样子,肌肤胜雪,长眉入鬓,一双眼眸微翘自带三分媚意,容貌十分出众。

  只是这美貌少女原本不是已经死了,应该毫无声息的躺在棺木中么?

  此刻又怎会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

  他清楚记得,前世这少女明明是死了的。

  难道对方也重生了?

  想到此,萧天陌的面色瞬间更加难看,他冷冽开口:“你为何还活着?”

  嗯?啥意思?

  瘫坐在地上的沈芙蓉瞪大双眼看向萧天陌。

  他不是问她是何人,而是问她为何还活着,难道他认识她,不,应该是说他认识这个身子的原主,或者其实根本就是他把原主弄死的!

  这下子沈芙蓉又不淡定了。

  她快速的左右环视几眼后,伸手将不知何时滚落在地上的一个果子抓到掌心,瞄准了不远处的男子,“莫不是你害了我?”

  虽然她只能确定自己是穿越了,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现在这具身子的容貌,但是她现在穿越成了原主,以后就只能做原主了。

  沈芙蓉脑子飞快运转起来,不停设想着如若眼前男子还想害她,她该怎样做才能存活下来。

  见少女举着果子满脸戒备,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他,一副只要他回答不好,就会马上将果子向他投掷来的架势,萧天陌嘴角不由的有些微搐。

  他自幼习武,一个果子真的对他造不成威胁。

  况且当朝民风开放,一个少女向一个男子投掷果子,是在大胆表示有爱慕之意。

  “姑娘误会了,姑娘境遇与我无关,我更未有害姑娘之心”,萧天陌冷冽开口,俊眉皱的更紧了。

  难道这少女不是重生之人?只是今生没有死罢了?

  莫非因为他的重生,今生和前世出现了偏差?

  听闻眼前男子并没有害她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疑惑她为何没有死,沈芙蓉紧绷的神经微微松懈了下来。

  她从善如流回道:“我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醒了过来,你不是也还活着么?”

  她可记得,她方才初初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个男子可是躺在她身侧一动不动,她虽不知他到底有无气息,可他身体冰冷与死人无异。

  听了沈芙蓉的话,萧天陌黑了脸。

  的确,他本就死而重生,也实属匪夷所思、难以解释之事。

  见萧天陌脸色不好看,沈芙蓉暗暗紧张,勉强维持着面上如常,尽量让自己不露出破绽。

  正在屋中两人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对方,绞尽脑汁想从对方口中套些话之时,突然间,屋门“砰”的一声被人打开了。

  ***

  孙富贵是侯府京郊庄子里的一个下人,今夜是受了庄头指派给刚过世的大公子守夜。

  方才他见无事便偷溜出去,寻人好好吃了几口酒,如今回来需进屋巡视一番,以防有野猫野狗的趁他不在,闯进来毁坏了大公子的尸身。

  孙富贵有些醉醺醺的推开门,直接迈步走进了屋中。

  待见到屋里本该安静躺在棺材里,如今却一坐一站的两个人时,孙富贵不敢相信的使劲揉了揉眼睛,顿时酒醒了大半。

  “鬼啊~~~啊——”

  看清屋中情景的孙富贵脊梁骨冒凉气,吓得发出一声声惨叫后,掉头就跑。

  一边跑,一边嘴里惊恐地大喊着:“来人~来人啊!大少爷诈尸啦——”

  因为跑得太急,孙富贵的身影跌跌撞撞,几次差点儿跌倒扑到地上。

  见孙富贵吓得屁滚尿流,仓惶而逃,萧天陌眸色微深。

  这一幕倒是和前世一般无二。

  前世他睁开眼睛从棺材里面爬出来后,正是这孙富贵首先进门看到的他,也是这般逃窜出门去唤了人来。

  看着孙富贵一副见了鬼的狼狈背影,沈芙蓉波澜壮阔的心反而平静下来。

  知道今天受刺激的不止是她一个,她就安心了。

  她虽然是第一次穿越,可凭借常年在网上看小说的经验,她也知道想回去是不可能了。

  为今之计,只有设法在这里好好生存下去。

  想到这,沈芙蓉暗暗酝酿了一下情绪,随后她看向萧天陌扬起唇,唇畔梨涡浮现间柔声开口:“夫君!”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