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要教男主做人!
今天也要教男主做人!

今天也要教男主做人!

董小白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1-10-31 22:23:40

对人生心灰意冷的江暖,绑定小粉红系统后可算找到人生的意义,用自己练就的一身“演技”教黑化渣男做人是真滴爽,自此一头扎进任务世界里兴风作浪。 江暖:我不是美作精渣女,我在任务世界里寻找存在的意义,体验生活,感悟生命,拥抱爱与和平~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百九十三章 不会修习媚术的狐狸精(13)(终章)

第一章 玩弄反派被整破产的大小姐(1)

    豪华的酒店房间内,灯光暧昧,床上躺着衣衫不整的女人缓缓睁开眼。

  江暖恍惚了一下,头有些昏沉,鼻息间传来酒味,浴室内哗啦啦的水流声停止,门打开,一个下半身围着浴巾的男人走出,毫不顾忌的露出坚实的肌肉,尤其是自上而下的腹肌线条……

  醉酒、酒店、身材好的男人。

  这几点要素迅速的唤醒江暖的神智。

  这男人是原主今晚和那群塑料姐妹会所聚会醉酒后,不知道哪个小婊砸看她不顺眼给她点的!

  好死不死的,接下来原主的正牌男友会前来捉奸!

  那个斯文俊秀到极点,一撩就脸红的男朋友,是原主费尽心思生猛硬扑弄到手的,生性放浪的原主为了他差点就洗心革面了,没想到人到手了以后便觉得无趣,又开始了以前夜夜笙歌的生活,渣的明明白白。

  男朋友程清风是A大优秀毕业生,一路勤工俭学,是典型的寒门贵子,在江氏实习期间便被玩票来公司的大小姐江暖盯上,负隅顽抗了好久终于服输,顶着所有人的议论嘲讽,乖乖做大小姐的男朋友。

  就是这样的程清风,被原主背叛刺激后从此走上黑化之路。

  如同开了挂一般,不但将原主家的公司整破产,还将原主抓起来玩囚禁play,此后的生活就是赚钱和折磨原主。

  不停的折磨,花样百出的折磨。

  ——直到原主死为止。

  死?

  她可不要死!

  江暖猛地起身,却被男人误以为是迫不及待,解下身上的浴巾,俯身就要往她身上压。

  “放开我。”

  江暖冷着嗓子命令,落在男人眼中却像是在撒娇一般。

  江家这朵带刺的红玫瑰,生的娇美无双,令人垂涎,红着脸蛋儿迷蒙着双眸的模样儿……为了得到她,装一晚上少爷又如何?

  “宝贝儿,等久了吧——啊!!!”

  江暖没时间和他废话,男女之间的巨大体力差距又让她无法顺利摆脱,干脆一脚踹出去,正中红心!

  男人捂着裆部痛苦的倒在一旁,不可思议的瞪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江暖快速爬起来,理了理身上,歪斜的内衣穿好,裙子腰带系紧了!找到早被甩飞的高跟鞋穿上,大步走向房门,就这样,马上离开这里,以后原主的悲惨遭遇就和她沾不上边儿了!

  她刚刚压抑的情绪渐渐消散,那只白皙纤细的手,已经放到了门把手上。

  “咚咚咚。”

  门外传来三声有节奏的叩门声。

  不疾不徐,正是程清风的风格。

  江暖睫毛一颤,重重的闭上眼,脸色煞白。

  这是敲门声吗?

  这他妈明明是她的丧钟在响!

  “咚咚咚。”

  不,她不能出去,她无法解释。

  江暖转头,窗户倒是可以开,可记忆没出错的话,这里是酒店二十一楼。

  刚刚被踹到的狗男人也顾不得睡女人了,生怕自己的宝贝出问题,这会儿瘸着腿要来开门。

  江暖一步步后退,看出他的企图,一脚又踹了过去。

  “江暖你有病啊?老子没得罪你吧?!”

  男人气急败坏,高跟鞋又细又长,他身上又没穿,腿上瞬间多了个刺眼的伤痕,生疼生疼的。

  顺着男人的力道,江暖就势就势倒在一旁的地上,厚厚的地毯倒是不疼,就是脚好像扭了一下,不过这会儿她顾不得了。

  “客人您没事吧?江小姐?”

  客房服务生温柔的声音传来。她看了看身旁站着的帅哥,不好判断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等下会不会打起来,要不要叫保安?

  江暖伸手将一旁还剩半瓶的红酒哗啦啦倒在自己身上,然后“砰”的一声摔了瓶子。

  一个大耳刮子甩在自己脸上!

  这行云流水的一系列举动把一旁紧紧抓着浴巾的受伤男人都看呆了。

  “暖暖!”

  门外的程清风再也按捺不住,服务生生怕出事,也赶紧拿出房卡开门,这动静怎么着也不像是正常的男欢女爱啊?

  程清风推开门,一股浓郁的酒气袭来,他眼睛发红,忍着胸口的怒意快步走进去。

  想到这段时间以来女朋友的冷淡疏离,心头那抹痛意更加明显。

  他除了在工作中要忍受那些人的恶意外,工作外还要忍受一个又一个男人出现在江暖身边。可她是江家大小姐,从小国外读书,生活环境交友都极其开放,和他在一起已经让她失去了很多,他不能这么自私的去干涉她。

  程清风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原来不管她怎么和朋友胡闹他都能忍受,可是今晚……

  一切激烈的情绪在他看到地上缩成一团的江暖时,都化为乌有。

  “暖暖?”

  他蹲下身去,仔细看她。

  往日清澈的眼眸变得幽暗,眼角闪过一丝红意。

  带着些冷意和严苛,仿佛在审查一尊极其贵重的物件儿。

  “唔……”

  如同受惊的小动物一般,江暖瑟缩了一下,她双眸紧闭,醉醺醺的,脸侧凌乱的长发滑落,露出已经肿起来的面颊,上面的巴掌印极其显眼,由于肌肤细嫩,更显得触目惊心。

  她抱紧手里的高跟鞋,全身是防御姿态,仿佛手中抓着的是唯一能保护自己的东西。

  程清风的手缓缓伸过去,就在他要触碰到她的时候,居然被她一把挥开!

  银色的高跟鞋小巧玲珑,在那只柔弱无骨的手上,像是一个锋利的武器,看的程清风又气又痛,怒极反笑,她就是这样保护自己的?

  放任自己在男人面前喝醉,放任自己被带到酒店里,放任自己和除了男朋友以外的男人寻欢作乐!

  她以为面临男人丑恶欲望的时候,这些东西就能护她周全?!

  他再也无法忍受,大掌猛地攥紧她的手腕,一把将人拖过来——

  “别……你别碰我!”江暖激烈的反抗着,毫无章法,也毫无力气,挣了两下也挣不脱,只能哭着崩溃大喊,“别碰我,除了我家清风谁都不准碰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