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嫁之田园贵夫
盛嫁之田园贵夫

盛嫁之田园贵夫

冬月间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2-02-10 10:38:40

西康郡王府唯一的小娇花庄喜乐是全府上下的心头宝。
那是尽情的夸,任性的宠,天上地下无所不依。
要练兵要养虎,要酿酒要种田,
只要庄喜乐想的便任由她折腾。
谁让西康郡王府权势通天,万事兜得住!
在西南折腾的腻味了,庄喜乐小手一挥浩浩荡荡挥师北上。
一朝入京却搅乱风云,闹的接她上京的太后悔不当初。
权势的交迭她依然受宠依旧。
这时,京都大名鼎鼎的废柴农夫世子扬起脸:不知道县主觉得君某如何?
庄喜乐瞧他风华绝代眉眼如画,满意的点头:准了!

【团宠全能娇女】VS【美貌奸商世子】---且看他们如何搅弄风云。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44章 帝后大婚(完)

第001章 县主威武

  春日的锦天城春风和煦,拂堤杨柳迎风摇曳,城郊清波河的不远处有一处新兵营,此刻一声声大喝声从里传出好不热闹。

  “列队~”

  “捏箭式准备。”

  “放。”

  军营空地上,年约十三,身着红色软甲的女子拿着教棍大声的指挥,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认真。

  三排年约十到十五岁身着黑红相间练武服的娘子军在其指挥下搭弓满弦,在撒放声中那箭矢便歪歪扭扭的射了出去。

  最终无一中靶。

  隔壁训练的一众新兵见此情形轰然大笑,惹的这些小姑娘脸烧的要滴血。

  庄喜乐扭头看过去,只见新兵训练的箭靶上倒是险之又险的钉着零星的箭头,摇摇欲坠。

  眼中一抹狡黠,嘴角勾起伸出了手,丫头平玉连忙递上弓箭。

  两步上前站定在两队中间,举弓搭箭拉弦一气呵成,强弓满弦,察觉她的意图那些哄堂大笑的新兵愣了起来。

  一声钝响后原本两支摇摇晃晃的箭矢掉在了泥地上,只剩下庄喜乐的那支箭稳稳的钉在箭靶正中。

  “好~~~”

  一众娘子军眼露异彩欢欣鼓舞,“县主威武。”

  庄喜乐放下手臂面带轻笑,一声哨响远处的枣红马儿撒开蹄子跑了过来,眼中一喜一个欺身上前双手迅捷的抓住马鞍腰身一扭身子便如轻鸟一般翻身上了马背。

  动作行云流水很是潇洒,手拉缰绳马儿便奔跑了起来。

  “兔崽子们快让开。”

  教头一声力吼训练场上便空了一块地,“都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你们什么时候能有县主这马背上的功夫离当将军也就不远了。”

  马儿快速靠近,庄喜乐从马儿侧身挂着的箭囊里抽出箭,松开缰绳弯弓搭弦,在马儿的疾驰中待时机合适果决的松手,那箭矢疾风般的射了出去。

  等众人回过身来那箭矢再一次钉在新兵的箭靶正中。

  利落的下马将手中的缰绳丢给平玉,看着箭靶上的箭勾唇一笑,从她八岁时她爹第一次教她拉弓射箭,她的箭头便再没有偏离过靶心,这一点她那些哥哥们也不如。

  场中的人瞪大了眼睛,看着靶心那明晃晃箭矢咽了咽喉咙。

  对那些新兵视而不见,庄喜乐转身看着面前的娘子军,说是娘子军也只得三十人,还不如说成她的预备护卫正准确一些。

  “人箭合一化繁为简,呼吸均匀,撒放自如,射中靶心固然重要,却不能忽略了整体流畅。”

  看着有些拘谨的人面色微沉,虽然还是那般可爱娇俏却无端的让人有些畏惧,“想要进入本县主的红芙曲,这样的你们是没机会的。”

  红芙曲的二十人才是她的真正的护卫,那是她十岁那年她的祖父送给她的,前些日子折损了两人这才想要挑选人手补充进去。

  “第二队准备。”

  下一队的连忙上站立,举弓拉弦,成绩比第一队好上许多,至少有几个的箭头挨到了箭靶。

  庄喜乐这才满意的点头。

  看热闹的新兵不由的缩了缩的脖子,不明白这千娇万贵的小县主如何这厉害,不过刚才那拉弓射箭的动作真是潇洒的很。

  那马背上拉弦的样子更是让人目眩神迷。

  日头渐起,春日的午后已经有了两分燥热,训练中的娘子军一个个学着庄喜乐的样子不知疲倦的拉弓练习,进入县主的红芙曲是她们这些人的终极梦想。

  庄喜乐坐在一旁的圈椅上盯着场中的训练略微点头,进展的倒是不错。

  隔壁的新兵眼看着娘子军进步神速一个个憋着一个口也不用教头催便死命的练了起来,倒是让教头看着庄喜乐的方向赞赏的点头。

  可惜这喜乐县主也不是每日都来。

  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郡王府的人快速打马而来,在庄喜乐三丈远的地方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抱拳,“禀县主,郡王请县主即刻回府。”

  “可知何事?”

  “小的不知,大老爷二老爷和三老爷也回了府。”

  庄喜乐小脸微沉,眼神微眯,看着训练场中的人高声道:“继续练习,酉时歇息。”

  这些娘子军连忙转身单膝跪地,“尊县主令。”

  转身接过丫头平玉手里的缰绳翻身上马,侧首看着一旁的教头,“卫教头,这些人就交给你了,莫叫人欺负了她们。”

  “请县主放心,末将自当尽力。”

  马蹄声远去这些娘子军才继续练习了起来。

  总镇西南的西康郡王三月里过六十大寿,各路前来贺寿的官员和西南蛮夷三十六部的首领于半月前抵达,让这原本就富庶的锦天城更加的热闹起来。

  庄喜乐带着人打马入城,身骑枣红色骏马,脚蹬小靴,丫髻上系着的丝带下垂着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和马蹄声交叠一起十分悦耳。

  街道茶肆的人不由得看了过来仔细打量。

  身旁身穿铠甲的护卫威风凛凛的一路护送,目光开合间锐利如鹰,那些放肆打量的目光畏惧得缩了回去。

  西康郡王府的大门口,管事明伯已经等待此处。

  “郡王在明辉堂书房等县主。”

  庄喜乐脚下速度极快,“明伯可知是何事?”

  “郡王收到了京都来的密信,此刻在书房大发雷霆。”

  庄喜乐微愣,心下转的飞快,看来这密信十有八九和她有关系。

  西康郡王府占地极宽,无半点装饰的前殿肃穆大气,穿过正殿到后寝有是另外一番景象四季有景、步移异景,此时桃花开的正艳。

  唯有西康郡王的院落明辉堂和前殿一般,开阔庄严。

  书房里庄郡王面上阴云密布,一双锐利的鹰眼怒火翻滚,书房伺候的人吓到缩在了角落里。

  京都有密信传来,惠慈皇太后以西南边陲条件艰苦为由想要接了庄喜乐进京娇养,也是彰显皇恩浩荡。

  那宣旨的人不日就会进城。

  庄郡王父子四人怒不可遏。

  庄喜乐是谁,西康郡王这一脉三代唯一的女娃,说她是整个西南的小公主也不为过,从小那是要星星不给月亮,难得的是涉猎庞杂十分聪慧。

  惠慈皇太后想要动她无疑是捅了庄家人的心窝子。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