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惊悚世界无限开挂
在惊悚世界无限开挂

在惊悚世界无限开挂

乱七八蕉

游戏竞技/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3-06-07 14:21:12

【新书《神豪:真千金日赚百亿,羡慕哭了》正在连载欢迎收藏】 【完结文《末日已上线》感兴趣的可以看看,谢谢!】 沈丛然被拉入无限恐怖世界做任务,原本给自己造成困扰的梦,在这里却成为她活下去的最大依靠,也由此经历各种恐怖惊悚的任务: 永安旅馆:开在密林中的旅馆,里面行走的鬼影下一个会带走谁; 四号线地铁:在末班地铁中会遭遇什么; 海城医院:传闻特定日子凌晨过后的海城医院会变成另一副景象; 电梯:深夜无人时打开的电梯; 明蓝一中:我们中谁是背叛者,你找到了吗。 # 【小小指南】: 故事不止文案中这些,也不一定按照文案中的顺序进行; 内容不是很恐怖(可能有异议); 全文架空私设勿代入现实或考究,作者水平有限不烧脑; 为剧情顺利发展,会有现实世界属于bug的情节,请大家不必当真看看就好; 故事进行方式不定,可能有逃生,解密,生存等,感谢各位支持!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第510章 旅途未尽(全文完)

第1章 永安旅馆

  茂密的森林中,天色昏暗,暴雨倾盆,在这人迹罕至的林中,竟还有一座旅馆在营业。

  旅馆很小还只有三层,有些破旧,门口挂着悬空的牌匾,上边写着永安旅馆,在冷风的吹拂下摇晃着。

  雨中一个身影站在那,从雨衣后面的隆起可以看出,这人还背着个书包。

  她抬眼看了下眼前的旅馆,轻呼出一口气,在这森冷的环境中化为白气转瞬消散。

  抬腿走向旅馆,旅馆的门口还有个木质小阶梯,走在上面嘎吱作响,女孩推开门,暖气涌面,驱散了雨水带来的寒意。

  入眼就有个前台,站在台前的中年男人穿着灰色长衫,正擦着桌子,见有客人来,露出温和的微笑,“外边这么大雨,小姑娘快进来。”

  女孩往前两步,只关上门没继续往里,“不好意思,带了这么多水进来。”

  她语气轻柔,老板听了后拿块毛巾走出前台,递给她:“这有什么,天气就是这样,赶紧擦擦。”

  女孩接过毛巾将脸上的雨水擦干,然后脱下最外边的雨衣,露出薄款紫色套头卫衣,及腰的卷发遮住她大半脸颊,刘海有些潮湿,老板伸手就接过挂在专门放雨伞的区域。

  边放嘴里还拉家常:“哎这雨都下了两天没完,我这里客人还抱怨一时半会回不了家。”

  女孩点点头,可不是走不了吗,这里是森林,没有城市的混凝土马路,这会即便开车出去也可能陷到泥坑里。

  这边老板挂好雨衣后,不知去了哪,女孩继续用毛巾擦手上的雨水,然后将毛巾叠好放在前台上,自己环视周围环境。

  前台后面的木牌上写着住宿价格,以及空房情况,店开在深山老林,住店最普通的单人间住一天三十块钱,这其中不包吃,需要另交钱。

  这看了没一会,老板又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碗,“来,这是我煮的姜汤,喝了去去寒。”

  没有雨衣帽子的遮挡,老板看清楚她的面貌,长得很美,轮廓线条柔和,饱满的额头,双眉在白皙皮肤上显出漂亮的弧度,鼻子挺拔精致,素颜的唇色带着些许粉。

  五官属于当下审美喜爱的那类,但又有自己的特色,特别是那双瑞凤眼,眼角有微微上扬,柔和的眼神大大减弱她这种美的攻击性。

  女孩看了眼姜汤,还是伸过手接来,仰头喝下,浑身暖洋洋,“谢谢老板,没想到你还煮了姜汤。”

  老板笑道:“原本这天气还热着,两天前突然降温下雨,旅馆里好几个客人看着要感冒的架势,我就煮了点让大家都喝点。”

  女孩把碗放回前台,“感觉好多了,我要登记在这住一周。”

  老板拿出一个本子,“成,在这填好你的信息,三楼套间房已经住满,就二楼五间单人房空着,正好你也一个人,价格你也看到了,一天30块钱,一周就是210块,餐费另交,一天三餐20块钱。”

  女孩放下自己的背包,拿出一个钱包,从里面拿出几张百元大钞,这钱她拿的不心疼,是她出现在这里时,包里就突然有这么个钱包。

  把钱递给老板,女孩写下自己的名字,沈丛然。

  老板看到她写的名字,盯了女孩一眼,“名字还挺好听。”

  ·

  沈丛然登记完,就跟着老板来到二楼,单人间都在这。

  “房间里除了床上铺的被子,柜子里还有一床,要是觉得冷可以拿出来盖,吃饭都是到一楼,洗澡的话有澡间,晚上12点前都提供热水。”

  沈丛然挑了个跟澡间相隔一个房间的单人间,这里采光最好,正好有扇狭窄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老板说完就下楼,沈丛然关上门,将背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单人间很小,床是靠墙的,旁边就是柜子,她打开看了下,确实有一床被子。

  关上柜门后,她走到窗户前,雨水形成水流,顺着玻璃往下,在这里她也清楚看到外面有几个身影正在走来。

  她坐到床上,调出系统界面。

  【永安旅馆

  任务级别:低级

  任务内容:

  1、活到29号凌晨;

  2、积极寻找线索,或许可以提前离开。】

  看完这些,沈丛然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住进来时看了眼前台摆着的日历,老板在22号画了个圈,29号就是一周。

  她在几个小时前还是个在校大学生,那会刚去学生宿舍,没来得及换上军训服,就被拉入这个诡异的世界。

  在进入这个世界后,系统就告诉她,必须去指定地点进行任务,拒绝将被抹杀。

  不过不用她主动,醒来时已经在来这里的车上,下车后还走了两公里多的路才找到这个旅馆,至于为什么一家旅馆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她无从得知。

  沈丛然起身翻看自己的背包,当时她刚背包去宿舍,都没来得及放下就来到这个诡异世界,里面是一套换洗衣服,几袋饼干,以及一盒巧克力。

  正想着待会该怎么办,就听到一楼有人说话的声音,就是有点吵,沈丛然心想这里的隔音效果可真差。

  她走出来带上房门,顺着楼梯来到一楼。

  聚在那一块说话的有四个人。

  为首的女人身上穿着一套香槟色紧身裙,额前的头发被打湿,脸上画的精致妆容晕染开,看着有些滑稽。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我要来到这个旅馆,我明明在试衣间里换衣服来着。”

  回她话的男人穿着运动服,剃着寸头,“你必须在这里完成任务才能回去,不然等死。”

  另一个女的懵了,“这怎么回事?”

  寸头男平静道:“你们被拉入恐怖世界,必须按照系统提示完成任务,是死在这个世界,还是活着离开,就看你们自己的命。”

  懵了的这个女人看着三十来岁,发髻盘在脑后,身上还穿着淡蓝色的工作服,左胸前有个小牌子,上边写着她的名字:计婵。

  计婵社会阅历更多,比年轻女人更快冷静下来,“那说的诡异事件是什么,说明这里,有鬼吗?”

  寸头男神情严肃,点了点头,“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鬼杀死。”

  这会另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一直在捣鼓手机,这会才接受现实,“看来是真的,我手机通讯录里什么都没,APP也打不开,但这就是我的手机。”

  他刚才拿下手机壳,手机背面有个裂纹,那是他之前不小心摔得。

  可他记得自己明明在等地铁来着,然后忽然出现在一个人烟荒凉的站牌,一辆大巴车刚刚行驶走,就看到脑海里出现的系统任务。

  周边什么人都没,他只能按照系统的要求,找到这个旅馆。

  这会年轻女人喘了几口气后问道:“你是经历过这些吗?”

  寸头男依双手揣兜,“这是我经历的第二个任务世界,只比你们稍懂一点点而已。”

  想到第一次任务世界,寸头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当时六个任务者,几天的任务时间过后就他一个人活下来。

  而去放碗的老板从后厨回来,看到几人便道:“在里面听到动静还以为听错了,看这位小姐挺冷的样子,你身为男朋友,就让一步吧。”

  他对着寸头男这么说,让几人都愣了下,随后点头走到前台这边。

  四人来到前台,而那个年轻女人注意到站在楼梯上的沈丛然,趁着老板跟其余人说话,她低声问道:“你也是被拉到这里做任务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