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以为我靠沙雕上位
他们都以为我靠沙雕上位

他们都以为我靠沙雕上位

木橘子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1-06-28 22:54:42

整个京城都知道,皇宫旁边建着一个弃思阁,那里面人人都是傻子,十米开外,不见一人。 只是,他们京城最受敬仰的三王爷竟然专门进去了!听说是为了寻一女子! “你,你......”三王爷憋红着脸看着面前蓬头垢面的叶初瑶吞吞吐吐。 身后的侍卫莫名疑惑。 叶初瑶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大男人,扭了吧唧的。 “我,我喜欢你。”凤璟澜声音很轻,但是,但是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啊! 一瞬间,疯人院里的人不疯了,王爷身边的侍卫要疯了! 叶初瑶看着一副活像被调戏了的良家妇女似的三王爷,猛得翻一白眼,这三王爷不会是个疯子吧?这他喵地口味,也太重了点吧? 不过,戏还是要继续演的,叶初瑶装疯卖傻地手舞足蹈,露出她那白白的八颗牙齿,“嘻嘻,大傻子,大傻子!嘻嘻嘻,大傻子......” “......” 自从知道三王爷看上了疯人院里的一个疯女人,京城里的人都一副自家的好白菜被猪拱了的表情。 谁都不知道的是...... “喂!你能不能离我远点,我的名声都被你给玷污了,没听他们都说我把你给糟践了吗?” “没没没,是我的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三王爷慌忙辩解。 后来,京城里人人夸赞,“三王爷找了个好媳妇儿啊,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真是我们凤渊国的好王妃啊!” 嗯,真香~!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终章 愿我如星君如月

第一章 我在弃思阁当傻子

  “想我叶初瑶!在我们那山头!也是顶顶有名的人见人怕的一方霸主!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呜哇——!!!”

  “那女娃怎么又在鬼哭狼嚎?莫不是真傻了吧?”姜明鼎朝坐在台阶上的叶初瑶撅了撅嘴,凑到苏柄清旁边闲聊。

  “姜老头!别以为我没听到!呜......呜呜——。”叶初瑶哭得心肝疼。

  “不哭不哭。”旁边走过来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手里捧着个刚摘的小红花,露出洁白的大牙齿憨憨地笑着。

  叶初瑶伸手拿过来,苦着脸眼泪又一颗一颗掉了下来,“大头,呜——,你真好。”

  穿越过来有一个多月左右了,叶初瑶还是心有不甘。

  明明在山上练功练的好好的,不过是打了个盹,醒来就被两个士兵架着扔到这个破地方。

  虽然这地挺好的,但是这里的寓意破!

  弃思阁。

  我tui!这他喵喵地就是个神经病院!

  还是皇宫重地,想出去,独在异乡,什么也不清楚。

  她一个人再能打,也没有几千只手,到时候被重重包围,可能被砍得连个渣也不剩。

  叶初瑶哭得脸都花了,嗓子哑了也哭。

  弃思阁里的人习以为常。

  对他们来说,叶初瑶是个武功高强聪明伶俐的奇怪的丫头,嘴里常常冒出些他们听不懂的话。

  但也不妨碍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叶丫头,快过来陪我下会儿棋。”苏柄清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石桌上摆着棋盘。

  叶初瑶停止哭泣,朝那边看过去,一边抽泣一边道,“苏叔叔,我正哭着呢,等我哭完再说吧。”

  说完,又嚎起嗓子哭了起来。

  旁边的大头手忙脚乱的地又去摘花了,还不时紧张地朝正哭得狠的叶初瑶看。

  叶初瑶穿越过来也没太过惊讶,她从小跟着爷爷生活,见过奇怪的事多了去了。

  这种穿越的事她也听爷爷讲过几个。

  反正她爷爷挺牛掰的,她总怀疑她爷爷是妖怪,不管怎么折腾都死不了那种。

  作为孙女,她也觉得自己遗传了不死之身,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她都敢反抗,也不会对常人害怕的事觉得恐惧。

  她叶初瑶,是特别的!谁都别想把她关在这里!

  但是......也别把她弄到这鸟不拉屎的皇宫重地啊!

  疯的不疯的都在这,要是不是她承受力强,早就真疯了。

  她只是怀疑自己是不死之身,况且平时都有爷爷跟着,到这一个熟人都没有,要是真死了怎么办。

  严重怀疑来到这里是因为爷爷想搞她!臭老头,难道前天趁他睡觉偷偷剪他胡子记仇了?

  叶初瑶越想越觉得惨,她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小白菜了。

  “行了,叶丫头快来吃点心,这点心可不容易吃到。”

  叶初瑶停止哭泣,抽抽搭搭地朝越墙而过的青衣女子走去,“雪姨,你又去哪弄来的啊?”

  青莲雪有气无力地扭扭脖子,解开包裹着点心的手绢,“京城里有名的点心铺,平时官门权贵都得排队等。”

  叶初瑶看她一副疲倦样,好奇问:“雪姨你去干嘛了,怎么这么累?”

  拿一块点心放嘴里,“哇~!好好次~~~。”

  青莲雪摇摇头,给自己倒了杯茶,“碰上了征战回归的三王爷,交手的时候差点就暴露了,不愧是凤渊国的战神。”

  旁边的姜明鼎走到叶初瑶旁边,快速拍了几下叶初瑶胳膊。

  恨铁不成钢,“诶!慢点吃,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吃东西,哎,粗鲁。”

  叶初瑶翻了白眼,又拿起一块整个放嘴里,“你懂什么,吃东西大口大口吃才香。”

  姜明鼎气闷地叉腰,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旁边独自下棋地的苏柄清,“我看这丫头是真疯了,哪有大小姐和她一样,不拘小节。”

  苏柄清扬眉抬眼,举手投足都透着清贵的书生感,“这你就说错了,雪姨不就是不拘小节嘛。”

  姜明鼎看看青莲雪,再看看叶初瑶,意味深长地砸吧几声。

  “哪里一样,这野丫头蓬头垢面地,像个大街上捧着碗要饭的乞丐。”

  叶初瑶低头看自己,从下往上,直到看不见自己脸。

  不服气地也插起腰,“我这叫伪装!疯子就要有个疯子样,这样才不会被人发现。”

  毕竟她本来是要被诛九族的,如今整个叶家也只有她活了下来。

  皇帝让她来这,也是觉得她疯了,念及叶家旧情。

  而且,这样还方便她偷偷溜出去。

  弃思阁除了有人送饭进来,就不会再有人来这了。

  毕竟这里都是些所谓的“疯子”,来这,只会沾了晦气。

  姜明鼎不想再跟这个臭丫头斗嘴,一屁股坐下,跟苏柄清斗气棋。

  “叶丫头最近不要偷溜出去,最近三王爷征战回归,城里城外看护的士兵增加了三倍。”

  青莲雪皱眉谨慎提醒,就连她也是勉强才回来,没想到跟那个三王爷有了正面冲突。

  最近该避避了。

  叶初瑶毫不在意,没心没肺道:“没事,我有绝密法宝,保证不会有人认出我。”

  甚至还看不到我。

  今晚她打算城里城外都溜达一圈,好几天没出去都快在这里发霉了。

  青莲雪无奈地叹了声气,“罢了罢了。”

  半夜时分。

  叶初瑶翻墙而过,偷偷溜进城外地的小深巷,因为邻着疯人院,所以几乎看不到人。

  她观察四周,见一个人都没有,这才松了口气,“火宝,出来吧。”

  她的腕间显现出一个银色手镯,火云纹,发出隐隐的红光。

  这红光渐渐消失殆尽时,旁边多出了个五六岁的小奶娃,神情严肃,有些不耐烦。

  “干嘛打扰我睡觉。”

  叶初瑶立马反驳,“睡什么睡,起来嗨,姐姐带你吃香喝辣的去。”

  “你有钱?”小奶娃插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的新主人。

  叶初瑶眼睛一亮,又瞬间敛下眸色,走上前好哥俩似地揽住他肩膀。

  智慧的眼睛里透着深沉,“不要这么见外嘛,不是说空间里有金库吗?直接拿出来用啊,难道留着投胎?”

  火宝看着自己这个不靠谱的主人......算了,不想看。

  从今库里拿出几个金块,“你拿着这个去当铺换些银两,我要去休息了。”

  说着打了个哈欠便消失了。

  叶初瑶撇撇嘴,“真不够意思,连陪主人一起玩玩都不愿意,小屁孩。”

  不过这么多钱应该够她把京城玩个遍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