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璧行
怀璧行

怀璧行

甭加慧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4-29 03:48:27

秦园的少主秦霜是个种地的痴,旁的姑娘读书,她种地,旁的姑娘绣花,她种地……
旁的姑娘被养的珠圆玉润,如同掌上明珠般发着光,等待着良人上门提亲。
她呢?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双手粗糙,皮肤微黑,站在秦园的凉亭里俯视山下,发愁如何给自己找一个满意的入赘婿。

黑市的当家人阮世安是个谜,只知道江湖上有两句关于他的传言。
一句是侮辱他的,说:阮世安的皮囊和脑子都是首屈一指,就是不知哪个更贵。
还有一句是夸赞他的,说:阮世安杀人就像是菩萨见血,菩萨总是慈悲垂眸俯视众生,但是见血从不眨眼。

直到有一天秦霜被绑架,遇到了阮世安…...
阮世安意态悠闲:“我真想看看秦家的家谱都写了什么。”
秦霜双眼放光:“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呆在黑市。”
“……我跟姑娘不熟。”
“巧了,我跟你也不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318章:快回家去

第一章:惊变

  远山县,顾名思义,是一个有很多山,又偏远的地方。在这里最大的两座山的山脚下种满了各种各样的树,其中掺杂着桃树,李树,还有山楂等果树,……但凡是人认得的,好像都有。

  远远望去,山上一年四季山花不断,绚丽而又壮观。像是给青葱的山体戴上了巨大的花环。

  美丽、生机盎然。

  要说四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贫瘠和荒芜,但是自从从陇西的搬来了一家秦姓氏族之后,短短这两三年内,这好大的一片荒凉贫瘠的山区,就成了山花烂漫的世外桃源。

  当地人都说,这怕是用了什么障眼法才能有如此奇迹。但是许多跟着秦家搬迁而来的村民却说,秦家是神农后裔,或者女娲娘娘的血脉,所以但凡有秦家人在的地方,当地必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他们有一个朴实而又令人无法反驳的证据,那就是:能吃进嘴里养活的了人的,都是真的,绝对不会是什么障眼法。

  跟随秦家来这荒凉之地落户的村民,都对此坚信不疑,他们曾依靠着秦家吃饱穿暖,于是毫不犹豫的举家搬迁,跟着秦家在战火纷飞中,不远万里搬到了这里。

  他们紧挨着秦家的那两座山的周围住下来,耕地养牛,为的就是沾着秦家的这血脉气运,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事实上也证明了,他们没有错。

  一老者站在田地里,望着远处山上开的灿烂的桃花,很是高兴的捋着自己的胡子,说道:“开的真是好啊……过不了几日,秦家人就会从山上下来,雇些村民去山上摘花,五朵里面留两个,顺便修剪下枯枝……俗称:‘给果树梳梳头’。”

  那老者为自己知晓的这些事情很是得意,一边说还一边笑眯眯地摇头晃脑。

  一年轻人将手中的锄头甩上了肩头,走到了老者的跟前。太阳照在他黝黑的脸上,耀的他睁不开眼。但是他依旧使劲地扛着太阳光望向远处那山上大片大片的、灿烂的粉色花海。

  或许是因为阳光,或许是因为劳累,他的表情充满了不耐烦:“五大爷,那么大的两座山,连头尾都看不全,都是他们秦家的?”

  老者依旧笑眯眯地说道:“是滴……是滴……”

  “那你高兴个什么劲儿?山上的树开的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看你笑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的果树开花了呢!”年轻人不满地讥讽道。

  “你刚来,你懂什么?这桃花的用处大着捏,到时候秦家人将这些桃花送下来,就能做桃花糕,桃花酿,还能做胭脂水粉,到时候这附近的村子里人人都能分一份,过节一样滴。你懂个屁!”

  年轻人听了之后,不屑的瘪了瘪嘴,说道:“天底下有这种好事?他能白送给你?”

  那老者气的瞪他:“用的着你不信?!到时候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少见多怪!”说罢还狠狠地翻了他一个白眼。

  年轻人彻底偃旗息鼓,随即默不吭声的继续挥舞着锄头,松着脚下的土地。

  老者已经捋着自己的胡子,惬意地望着山的方向,美滋滋地说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秦家,活似神仙……”

  突然他脸上的表情变了,挥舞着手臂,招呼那个年轻人:“你快来看看,是不是老头子我眼花了,是不是那山上的人都在往下跑呢?”

  年轻人听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举起一只手来遮挡着太阳,望了过去,说道:“那些黑点点?好像就是人……着急慌忙的往下跑呢?是不是照你说的,要雇人摘桃花了?”

  “那怎么可能呢?!雇人摘桃花用的了这么多人?!……这山上肯定是出了大事了!”老者说着一把将手里拄着的锄头甩到了肩上,锄头上粘带了些的泥土也被他这个动作一并都甩在了自己的肩上。

  可是他丝毫不顾,踩着松软的泥土,东歪一脚,西高一脚的走到了田埂上,就往回奔,一边小跑着一边口中喊道:“这是出啥大事了,赶紧回村里问问去。”

  年轻人看着他背着锄头的佝偻背影跑的还挺快,觉得好笑又迷茫,站在地里对着他喊道:“五大爷,你的地不管了?还没锄完呢!”

  “回头再管!回头再管!”老者说着,头也没回的跑远了。

  年轻人站在土里看了看脚下被锄了一半的土地,又望了望远处那漂亮的不似人间的山,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扛起锄头也跟着跑了。

  ……

  ……

  秦园,就建在半山腰上的一处山泉湖附近。

  秦家的人搬来以前,并没有人知道这里会有山泉,更别提知道这里会形成一个不小的山泉湖了。是秦家的人选了地方修建挖掘,才从石头缝里流出了山泉水。

  秦园没有围墙,只有铺好的路,和种植出来的各种植物组成的田圃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开阔花园。花园的正北方向,依着山的走势,错落有致的建了一片青瓦屋舍。

  这片屋舍正中的,那个拥有一个两扇最大的红色双开大门的,就是秦园的议事厅。

  此时议事厅大门洞开,越过占地广阔的院子,就是议事厅的主厅,这里是各位掌事商谈事务落座的地方。此时里面的人熙熙攘攘乱做一团。大多数都是老年男子,胡子花白。鲜有两三个年轻的在其中,显得尤其的扎眼。

  秦园的家主,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端庄妇人,她乌黑的头发上用一块浅蓝色布巾扎着发髻,穿着打扮十分利索,也不华丽。但是却斜簪着一根样式古朴的龙头发簪,那发簪显得很是笨重,黄金的色泽很是扎眼,也与她的穿着打扮违和。但是这女子眉宇间英气逼人,倒是有一种奇异的合适感。

  此时她在厅中的主位前不停的走动,时不时的就朝外看着,明显在等什么消息。

  突然门外一个一身黑色短装的年轻人急匆匆地冲了进来,对着妇人说道:“禀家主,漫山遍野的田园花圃都找遍了,没有找到少主。”

  一须眉皆白的老者,岣嵝着腰连忙上前一步问道:“可是仔细找了?秦霜长得小,蹲在花田里就看不见,许是在哪块地拾掇她的花儿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