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在团宠文中艰难求生
女配她在团宠文中艰难求生

女配她在团宠文中艰难求生

阮邪儿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1-07-01 18:15:58

《敬业反派拿了爽文女主剧本》已发,欢迎收藏 世间众神失格,你是信仰。——徐言时 历史中战死沙场的易谨穿书了。   女主是从小到大都被爸爸妈妈哥哥弟弟爷奶外公外婆男主宠的好命团宠。   而易谨,穿成了一个和女主抢角色没抢过,被她宠团之一给咔嚓的配角。   团宠的亲人:我们乖乖最好!你们都是废物点心!   团宠的男朋友:我要把全世界捧到她面前。   团宠:嘤嘤嘤,有你们真好!   书中易谨还有一个弟弟,这弟弟是书中的顶流反派。   被迫带易谨上综艺。   上综艺前。   弟弟:别蹭我流量。   弟弟粉丝:别蹭我们哥哥流量!   上综艺后。 弟弟:姐!救我!   弟弟粉丝:弟弟真是臭弟弟,哪有姐姐香!   认识徐言时的人都知道他是奉城的太子爷。   太子爷常年病痛缠身,时不时就得吐吐血,要死没死。   一天,太子爷在人海中惊鸿一瞥,眼睛登时亮了。   是将军!   病恹恹的太子爷奔跑速度堪比马拉松。   原本太子爷只想着报恩,哪知臭男人不断的往将军跟前凑,他不禁心里泛酸,倒在将军怀里,咳着血,“易将军,我决定以身相许。”   易谨:......   一言不发,能动手绝对不动口,你再哔哔我就打你(?)大将军×真身娇体软太子爷。   双穿书,女主知道是穿书,男主胎穿。 注意:简介内容只是前面内容,并非全文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306章 番外二沈黎

第一章 可否……赊账

  “给我往死里面打!就你长这样还敢跟我们月月争角色?我呸!”

  易谨堪堪有了意识,在混沌之中便听到这般狠厉又冷酷的话。

  浑身都疼。

  对方拳打脚踢,只靠蛮力,毫无章法的殴打让疼痛遍布全身。

  易谨抬起沉重的眼帘。

  依稀看到暗光下的男人抬脚狠狠的往她的脸上踹。

  “要不是月月好心,你这张脸就别想要了!”

  男人狠啐两口,看着地上这个女人如破布一样躺在地上狼狈模样,这才发出冷嗤,招呼其他人离开。

  哪知,易谨猛然抓住他的脚腕,沾染着血腥的手指,在男人的脚腕上留下猩红的痕迹。

  她口中充斥着浓重的血味儿,声如游丝,“你……是……谁……”

  湿濡的触感犹如潮水一样涌上来,男人后背发麻,又恼羞成怒的一脚将她踢开,“老子是你重爷爷!”

  易谨想怒斥放肆,却张不开口。

  大门被打开,光芒洒入室内,地上的女人露在外面的皮肤青紫,血迹斑斑。

  易谨也睁不开自己的眼,只浅淡的呼吸,轻飘到了游丝,随时都有再断气的可能。

  她命不该绝。

  细粒的尘土在阳光下飘动,忽然又剧烈的被人抬手给挥开。

  急匆匆的喊叫声,传到她的耳膜,“姑娘?小姑娘你没事吧?!”

  她被抬到拉响的救护车上。

  大脑中涌入许多陌生的情节,还有一丝潜意识的易谨不断的梳理,最后拉起一根线。

  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别人杜撰出来的。

  世界的主角是位叫温月月的姑娘,儿时兄友弟恭,父慈母爱,上至长辈下至同辈,都对她呵护有加。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职业叫演员,而易谨只是一个被星探挖掘,准备参加选角的大学生。

  奈何易谨要参加的角色和主角选中的角色一样,主角为了彰显自己的低调,让导演不要在意她的身份,自己去选角。

  这导演认为温月月善良,适合这个角色的又是易谨,就透露想选她,温月月面上没有所谓,但回家就朝自己的朋友哭诉。

  其中一个宠爱她的男人,立马带人将易谨给打了一顿,许是那人年轻,下手没有轻重,直接把原身给打死了。

  易谨缓缓睁开眼睛。

  入眼便是病房中纯白的天花板。

  她看到一个即将飘散的灵魂,那是真正的这个身体里的易谨。

  她的眼中充斥着不舍与怨恨。

  “杀人偿命,本将军必会找到辱你之人,让他付出代价。”她平淡的开口。

  灵魂露出笑,堪堪十八岁的小姑娘,花一样的年纪,却被一阵风吹散,飘向故里。

  易谨闭上眼睛,继续消化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刀枪剑戟的时代早已结束,杀人会被抓起来,空有拳头什么都做不了。

  现在这个时代,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车水马龙。

  是她从未见过的盛世。

  等她再睁眼时,便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在她的面前,随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按住她的手,将吊针给拔掉。

  这是护士,负责医护的人员。

  “你醒了啊。”护士看她睁开眼睛,便随口说道:“你的运气很好,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恢复。”

  “多谢。”

  听到她感谢的话,护士脸上露出些许一言难尽,“你说说你一个女娃娃,弄的浑身都是伤口,也不知道打电话报警,要不是我们医生极力抢救,你就成植物人了你晓得不。”

  易谨的目光挪向窗外。

  护士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直到门外有人喊她,才离开。

  等护士走没多久,又来了几个人。

  穿着黑蓝的制服。

  易谨从脑海里搜刮到这类人的职业,便下意识的坐直身体。

  “这位小同志,你别紧张。”男人按住她的肩膀。

  视线在他们的身上环视,按着她肩膀的男人忽然感到了一阵来自顶头上司的压力,讪讪的把手给收了回来。

  易谨沉吟半晌,询问,“尔……你们是警察?”

  “是。”他们回答完,又觉得不太对劲。

  怎么感觉不是他们问她,反而是这小姑娘审问他们呢?

  易谨点头,“有何问题?”

  这小姑娘怎么说话文绉绉的?

  警察咳嗽了两声,重新正声,“你知道是谁打的你吗?”

  “温氏千金。”她道。

  警察:谁?

  二人面面相觑,不会是他们想的那个温氏的千金吧?

  易谨又添了一句,“的跟随者。”

  “……”

  “小同志,那你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吗?”

  “重爷爷。”

  警察拧起眉,严肃道,“小同志,这关乎你受伤的事情,请你要正视问题!”

  易谨淡淡的扫过他,那股莫名其妙的压力又来了。

  却听她道,“此事本......我会查清。”

  “小同志,调查这种事情应该是我们来的,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们的问题就可以了。”

  易谨闭上眼,“该说的我都说了。”

  见这个小姑娘软硬不吃的模样,警察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离开。

  待警察离开后,易谨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便准备离开这里。医院开始催她交医药费。

  易谨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没有钱。

  医者行医布药,哪怕是在她所在的年代也是要收钱的。

  易谨在自己的身上找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一贯钱。

  陷入沉默之中。

  再抬眼,和负责收钱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一阵诡异的对视。

  易谨艰难开口,“可否……赊账。”

  工作人员没什么表情,拿起电话,“喂,妖妖灵吗?”

  一个星期未见,警察再次过来。

  还是那两个。

  “小姑娘,你不记得你爸妈的手机号?”

  易谨又沉默了。

  得,问也是白问。

  “那你总知道你是从哪来的吧?”

  “桃源县。”

  “名字呢?”

  “易谨。”

  警察调查完之后,又让同事调出大数据,办事利落的警察不到一会儿,就帮易谨找到了亲戚。

  来接易谨的人,带着口罩,浑身上下裹得像木乃伊。

  那人目光上下扫了一遍易谨,眼底露出嫌弃。

  “你是易谨的弟弟?”还没走的警察问道。

  木乃伊敷衍的点点头,“她被谁打成这样的?”

  “这个我们还没有调查清楚。”

  木乃伊轻呵,“活该。”

  易谨淡淡瞥他。

  显然,木乃伊和她也不熟,随便的应付了两句警察,就准备走。

  警察告诉他,“这个小姑娘可没钱付医药费。”

  木乃伊:关老子屁事儿。

  他抬脚就想走,冷不丁的又撞见易谨身上的伤。

  木乃伊暗骂一声,不耐烦的应声,“多少钱?”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