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同学别傲娇
秦同学别傲娇

秦同学别傲娇

知心有月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1-02-18 20:20:28

父母离异后各自再婚,又被继姐使坏偷改了中考志愿,从小就是目光焦点的顾司语,毅然决然的离开家,去读那所不出名的高中。 本以为乏善可陈的高中生活,在遇见初中和她比肩的秦萧驰后,变得多彩起来。 秦萧驰本是秦氏的太子爷,一朝落魄,也来到了这所不知名的高中蛰伏。 虽然从大少沦落成了小商贩,但他依然阳光,依然骄傲,并坚信困难只是暂时的。 本该惺惺相惜的两个人,只因秦萧驰看不惯顾司语,两个人初中一直没有交集。 高中同班后,秦萧驰对顾司语的印象慢慢改观,但这时他才发现,人已经被他得罪狠了…… 校花校草双学神,互相治愈。 立意:学习让人进步,爱让人成长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撒个糖

001人生如戏

  2012年,八月三十一日,晴,宜离家。

  顾司语在日记本上写下这么一句话后,就再也写不下去了。看着精致的钢笔和本子,她自嘲的勾勾嘴角,把它们塞进白色双肩书包。

  这是爸爸顾华伟送她的升学礼物,几万块钱的奢侈品牌。

  和她有一模一样东西的,是她的继姐林美美。再婚家庭的两个孩子,一样的年纪,只是她生日在冬天,而林美美在夏天。

  摇摇头,把讨厌的人摇掉,顾司语望向车窗外,中巴车还有十分钟就可以出发。

  十分钟后,这辆车就会载着她去新学校了。

  一所坐落在郊区的二流高中。

  不提亲人朋友在得知她的录取志愿后,那怀疑人生的样子,就连顾司语自己都不敢置信。

  中考成绩年级前十的她,报的明明是全市最好的师大附中,怎么就变成了润德高中?

  查了监控和电脑IP,才发现是和她同住的林美美,偷了她的资料登上电脑,给改了志愿。

  顾华伟暴怒质问,林美美只是哭,跪在地上说不想一直活在顾司语的阴影下,头脑发热才做出了错事。她的妈妈杨玲也陪着哭,她刚查出有了身孕,弄得顾华伟终是没了脾气。

  看着母女俩猴子做戏的样子,顾司语突然觉得,离开这里去润德也是种解脱。

  录取通知书已经来了,再改志愿不行,拿钱也去不了师大附中,顾爸爸让司语复读一年,被她严词拒绝。

  再在这个家里和她们待在一起,司语不想也不屑。

  她傲然的说,以她的成绩,走到哪里都不会差。

  说这句话的时候,顾司语俯视着倒在地上相互扶持的母女俩,明显的看到林美美握得紧紧的拳头。

  顾司语轻蔑的转开眼神,就凭林美美那两下子,把她支的再远,也不会因此被人高看几分。而且她会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车子徐徐开动,顾司语晃过神,看看坐的不太满的中巴,这才把怀里的书包放在了旁边空座上。

  原来时间到了,坐不满也是要发车的。从未坐过外面车的她,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门。

  顾司语舒出一口气,觉得神清气爽,要是车里满满当当的,会使人心情更加憋闷吧。

  润德高中在S市下属县城,坐中巴车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算是S市最远的高中了。

  顾司语放松的闭上眼,身子随着车时不时轻晃。

  她想,林美美没有给她挑市区的三流高中,大概就是相中了这所中学离市区远的缘故。

  林美美可能觉得,把她打发远,家里就是她们母女的天下了。

  忍不住嘲讽的勾唇一笑,嘴角的俩小窝却让闭着眼的顾司语更形甜美。

  看来,她还要谢谢润德中学呢,幸好它坐落在市郊,才免她去更掉价的学校。

  手机铃声这时欢快的响起,顾司语睁开眼从包里拿出手机,是妈妈司文莉。

  “喂……”

  刚接通,还没等顾司语打完招呼,那边就传来司文莉气急败坏的声音:“顾司语,你是不是傻?你就这么听顾华伟那混蛋的话,去读那什么我现在都叫不上名来的烂学校?”

  顾司语把未叫出口的妈妈咽了回去,木然的听着。

  司文莉是真的气坏了,她的女儿一向优秀,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孩子”的代表人物,妥妥省重点高中的苗子。

  谁料被那个贱人的贱女儿给改了志愿,就从最好的学校发配去了下属县,父女俩还都装作没事人,就这样妥协了。司文莉当时差点背过气去。

  通知书下来以后,她一直在让现任老公跑这件事,今天刚有消息说拿十万块钱,就可以让孩子去附中走读,结果自己傻闺女竟然去新学校报到了!

  “你现在到哪了,立刻下车,给妈妈发定位,我让司机过去接你。”司文莉强硬的下了命令。

  顾司语看看手里的最新款定制机,这是妈妈送她的“附中录取礼物”,她笑了笑,自己好像没资格用呢。

  “妈妈。”司语低低的声音透着少女的软糯和清甜。

  司文莉听到这一声,浑身气势一下子卸了。

  她是女强人,平时下惯了命令,但女儿一句呢喃,也会让她瞬间变柔软。

  以前在物质上,她给予了女儿最好的,却忽略了陪伴,大概这也是为什么被杨玲趁虚而入,最终与顾华伟离婚的缘故。

  当初他们也深爱过,顾司语的出生,被两个人那样幸福的期待过,孩子名字就是最好的见证,有他也有她……

  在司文莉怔忪中,手机里传来少女坚定的声音,“我已经决定了,就去润德高中。”

  司文莉张张嘴,最后颓然闭上。

  “妈妈,润德不是烂学校,只是因为地处县区,没有市区学校受重视而已。”

  顾司语看向窗外,声音越发明媚轻快:“而且,我不是爸爸,不会轻易放过害我的人的。”

  司文莉突然觉得自己其实不是很了解女儿,她那最优秀最乖巧的女儿,好像在他们离婚又各自再婚后,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变了。

  就这会儿,她觉得离女儿很远很远。

  一股热气涌入眼中,让司文莉声音有点哽咽:“那你也不能自己去啊,家里又不是没有司机,再说顾华伟不送你,妈妈和你夏叔叔送你也……”

  没说完,她自己就说不下去,她想起来还要和夏丁国一起送他儿子去外省大学。

  顾司语了然,长睫微垂,盖住眼睛里的氤氲。

  “不用的。”顾司语轻声说,像是说给自己听:“司机叔叔带我来过一次。”

  “妈妈,我以后住校,在学校我会过得很好,您不用担心。没什么事,我挂电话了,再见妈妈。”

  顾司语说完,就快速的按断了通话。

  妈妈已经嫁给了夏叔叔,也成了他家男孩的后妈,想让妈妈往后过得好,就尽量不要打扰她的生活。

  霎掉眼里的雾气,顾司语收起手机,决定到学校以后,再买个普通手机用,这个对于学生来说有点过于奢华了。

  想起电话里跟妈妈说的话,她心情好了点,害她的林美美,她肯定不会放过的。

  答应来读这所高中,和回报害人者,不冲突,不是吗。

  不再想烦心事,顾司语倚在了靠背上,再次闭上眼睛放空自己。

  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中巴车到了终点站,就听司机大嗓门喊:“到站了,到站了,都下车跟我拿行李啊!”

  顾司语醒醒神,背好双肩包,最后下车去领了自己的拉杆箱。

  中巴车身有一个专门放大件行李的备仓,顾司语觉得设计的蛮好。幸好S市车站运营还是不错的,派出的车大都很新,看上去挺干净。

  拉着旅行箱出了长途车站,顾司语顺着等车人群找到公交车站,学校离这里还有两站车程。

  投币坐上车的时候,她坐在后排咬唇偷笑,成就感在胸,比考满分更甚,觉得自己有点棒棒哒。

  她已经不再是被爸妈捧在手心的小公主了,就连熟知家里情形的亲戚朋友,说起自己来都不胜唏嘘。

  人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爹,有了后爹就有后妈,而她,占全了。

  都说人生如戏,其实戏就是人生的缩影,素材就在真实里,取之不竭。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