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只想给霸总挡烂桃花
重生后只想给霸总挡烂桃花

重生后只想给霸总挡烂桃花

荢璇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1-02-09 13:19:19

新书《夫人她是白切黑》已发。 (大家闺秀vs娱乐圈邪魅总裁) (内里超A重生女vs外表花心痴情男) (1v1,宠文双强) 海城第一世家裴家大小姐裴紫鸢是个标准大家闺秀。 温婉淑然气质如仙,国家级箜篌演奏家,国际箜篌协会成员,知名民乐乐团主要成员。 13岁获国家器乐电视大赛弹拨乐少年组冠军,年少成名。 18岁提前完成学业,22岁就参加了五十多场国际性的音乐会。 重回22岁,这些头衔仍在,她却不再是只会音乐的她。 前世,裴家家破人亡,是相亲被她拒绝的男人将她救下。 他教她一身本事,等她亲手报仇后带她回上京。 她才知道,他不仅是白手起家坐拥大半个娱乐圈的总裁,还是上京神秘世家时家的继承人。 他为救她而死。 让她以他夫人的名义继任时家,她亲手为他报仇。 自此,她执掌时家20年,成了上京杀伐果决冷血无情的黑寡妇。 病逝回到一切未开始前。 她和他初识。 裴家尚在,她的父母亲人也安在。 她记忆中,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亦是她可托付性命的至交。 却不知道,他们早已互明心意。 重生后她失去部分记忆,忘了她爱他入骨。 她只想护住裴家帮他挡掉前世那些要么给他戴绿帽子要么接近他是另有所图的烂桃花,是为报他的恩情。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68章 婚礼进行(大结局)

第001章 惊梦往昔

  临近傍晚,阴雨连绵雷电交加。

  某栋别墅楼三楼某个房间里,窗帘拉开一半,窗户半开。

  阳台很大,即使窗户半开着,外面的雨也落不进来。

  粉色的公主床上正躺着一个人。

  冷汗涔涔眉头紧锁,像是在做噩梦。

  那人有着一张精致绝美的容颜,有着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有着一头很长很黑的秀发,此时长发散落在床上,噩梦冷汗,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又美又脆弱。

  “阿曜!”

  某一刻,她惊坐起来,喊着两个字。

  喊声不算大,却莫名让人听出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来。

  惊醒过来的人思绪还未完全从噩梦中收回,眸中蕴着很多情绪。

  悲伤,思念,孤寂,迷惘……

  不过这样的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约莫半分钟,她所有的情绪全然收住,只余肃杀冷戾。

  一张如仙的面孔因她忽而冷肃的神情,看起来不再那么无害,反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久居上位的威严。

  待那双冷厉的眸子看清周围的环境,眼瞳突然顿住。

  这里是……

  傍晚时分,外面阴雨绵绵,房间里的灯没打开,光线有些昏暗,但借着闪电偶尔照进来的光,还是能勉强看清房间里的布置。

  书桌沙发床乃至窗帘,都是粉嫩的颜色。

  记忆中,她拥有这种颜色的房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后来的人生里所住的房间都是黑白相间的色调。

  粉色,多么鲜活的颜色。

  这里是……她曾经的房间?

  有多曾经呢?

  大抵是她二十二岁之前。

  所以,她这是……回来了?

  记忆的最后,她是怎么了呢?

  哦,她病逝了。

  在她独自一人执掌时曜留下的时家二十年后,她病逝了。

  现在是……在她自己的家?

  打开床头灯,房间明亮了些,她掀开被子下床。

  又把房间的灯都打开。

  房间彻底明亮。

  她走到书桌旁,拿起放在书桌上的手机打开。

  待看到上面的日期,她握着手机的手不由收紧。

  她是真的,回来了!

  回到二十二岁,裴家犹在,她的亲人安在,而她与时曜初识的这一年!

  这个日期……

  裴紫鸢盯着手机屏幕,忽而怔住。

  这个日期,不就是她和时曜相亲当天?!

  其实这个日期她本来记得没这么清楚,是记忆中后来的人生里和时曜待在一起时,两人聊天,时曜偶然提及,她记下的。

  爸爸说,他结识了一个青年才俊,让她认识认识。

  她点头同意,跟着爸爸去见那个青年才俊,才知道那不是寻常的认识一个人而已,而是一场相亲宴。

  她是海城第一世家裴家的大小姐,从小养尊处优,又是年少成名的国家级箜篌演奏家,有着属于她的高傲,有着独立的思想,并不赞同自己的婚姻由别人来安排。

  她拒绝了相亲。

  现在就是她拒绝相亲回到家发了高烧,吃过退烧药在房间睡觉才醒来。

  时曜还在!

  他还好好的活着!并没有因救她而死!

  她的父母亲人也还在,裴家都还好好的!

  想到这里,裴紫鸢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颤着手,点开手机拨号页面,熟练的输入一串数字就要拨号出去,却猛地顿住。

  半晌后,电话终究还是拨了出去。

  响了两声,对方接通。

  “喂?”一道男声,低沉清冽,很是悦耳。

  是她熟悉的声音。

  阿曜。

  她嫣红的唇瓣微动,终是没将这个两个字唤出来。

  上京时家,上京最神秘的家族,作为执掌了时家二十年的人,她有着足够的理智。

  而今的她与他才认识,甚至没有互留电话,并不熟。

  她如果贸然唤出这样娴熟的称呼,以他的聪明一定会看出不妥。

  那些沉重的过往,没必要让他跟着一起承受。

  她久久没出声,那边又问:“哪位?”声音清冽中透着几许邪肆意味,与记忆中一模一样。

  顿了顿,裴紫鸢将电话挂断。

  确认他还安好,她的心也就安了。

  他不在的那二十年,她几乎每个夜晚都会做同一个梦。

  梦里,他为救她,丧命于敌人之手。

  微微阖上眼眸深吸口气,再次睁开,眼底的情绪都已掩下。

  放下手机,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才打开房门走出去。

  *

  海城某高级会所。

  顶级包厢。

  包厢里坐着几个男人几个女人,本该是十分嘈杂的环境,此时却安静不已,不仅音乐停了,包厢里的其他人也没敢出声。

  因为有个人的电话响了。

  然后他一个眼神,就有人立刻将音乐关掉保持安静。

  包厢里每个男人身边都坐着一个或两个女人,只有那人是例外。

  那人有一张俊逸出尘的面孔,偏生又有一双十分邪性的眸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矜贵中又带着几许邪魅。

  他的手机就拿在手里,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提醒,没有备注,只有一个号码。

  陌生来电。

  男人却瞬间怔愣住。

  本该是慵懒的坐姿,突然就坐直了身子。

  立刻给身旁的人一个眼神,那人会意,忙将包厢里的音乐关掉,同时对其他人说了一声“安静”。

  前后不过几秒的时间。

  男人接通电话时,包厢里已经没有其他杂声。

  “喂?”很平静的语调,但其实,男人此时的神色是紧绷的。

  电话另一端的人没说话。

  他迟疑片刻,再次出声:“哪位?”

  依旧没声,再然后,对方挂断。

  男人将手机放下,盯着手机屏幕看了片刻,而后眼睑微垂,让人看不到他眼底的情绪。

  他久久不说话,包厢里其他人的心就都提了起来,谁也不敢出声。

  最终还是坐在他旁边,关掉音乐并喊其他人安静的男人当先问:“时曜,没事吧?”

  并没有问是谁的电话,尽管他心里很好奇。

  “没事。”男人收了手机站起来,“先走。”

  那人一愣,“这是我为你组的局,怎么才开始几分钟你就走了?”

  说着也忙跟着站起来就要追出去。

  有人喊住他:“左少,时总……没事吧?”

  倒不是关心,他们也没资格去关心那个人,只是担心是不是刚才自己不小心说错话得罪了他。

  “应该没事,我跟过去看看,你们玩着,今晚的消费记我账上。”

  左少,全名左皓,海城左家大少,手上经营一家从他母亲手里接过来的化妆品公司。

  左家在海城地位不及裴家,却也是海城的大家族。

  左皓和时曜是高中同学,这么多年来,算是在海城和时曜走得最近的人。

  左皓在会所门口追上的时曜。

  彼时外面的雨快停了,但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大都打着雨伞,只有时曜是那少数的例外。

  时曜走出会所,就在路边漫无目的走着。

  看得追上他的左皓很是不解。

  瞅见外面还有雨点在落,左皓迟疑一下,抬手遮住头顶追上去:“时曜,真没什么事?”从十七岁到二十五岁,认识整整八年,他从未见时曜如此失魂落魄过。

  呃,姑且算是失魂落魄吧。

  时曜并没有应他。

  他的步子分明不快,左皓却要小跑才能跟上,“时曜,知道你今天相亲没成功受了打击,我才给你组个局让你放松放松,偏偏你……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单恋那一枝花呢?”

  “哦,说单恋也不对,在这之前,你应该都不认识裴家那位大小姐吧?既然不认识,也就算不上恋了。”

  时曜脚步一顿。

  而后继续举步往前走。

  也不知有没有听到左皓的话。

  “说起裴家这位大小姐,我都有点佩服。出身好,长得美,气质好,关键还特别有才。”

  可不是特别有才嘛。

  年仅二十二岁就是国家级箜篌演奏家,国际箜篌协会成员,知名民乐乐团星空乐团主要成员,参加过五十多场国际性的音乐会。十三岁获国家器乐电视大赛弹拨乐组少年组冠军,年少成名;十八岁就在上京音乐学院提前完成大学学业,是箜篌国手凤雅芝的关门弟子……

  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多头衔,完全就是世家千金的典范。

  “只是我没想到,时曜你居然会同意裴家当家人的提议去相亲,这与你一贯做事的风格不符啊!”

  “但不得不说,裴家当家人确实有眼光,知道你虽然没有殷实的家底,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连掌上明珠都舍得许配给你。”

  “那位裴家大小姐……虽说是大家闺秀典范,但我瞧着她并不像是会接受家里给她安排婚事的人。相亲失败就失败嘛,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也不要被打击到,你十七岁白手起家创下娱乐圈传奇,这世上几个人有你这样的能耐?”

  “再说了,喜欢你的女人那么多,别对你自己的魅力产生怀疑,一个裴大小姐拒绝你,并不代表什……”

  话被打断,旁边的人脚步停下,声音幽幽:“谁说我被拒绝了?”

  左皓一懵:“你不是被拒绝了吗?我看你中午回来就闷闷不乐,以为你是相亲被拒绝受了打击……咳,我会这么觉得可不是说你不够优秀相亲就只有被拒绝的命啊,实在是,裴家那位大小姐我也打过几次交道,真不像婚事会听从家里安排的人。”

  左皓这话倒是不假。

  时曜确实足够优秀。

  十七岁来到海城,在海城一中上学,同年创立惊鸿娱乐传媒,八年过去,如今年仅二十五岁,手底下的惊鸿娱乐传媒就已占据娱乐圈半壁江山。

  论长相,时曜这张脸绝不输任何娱乐圈顶流。

  要说配得上时曜的人,这么多年,左皓也就发现一个裴家大小姐。

  可惜,裴大小姐是个独立女性,年纪不大就成就非凡,不像是会喜欢联姻的人。

  “时曜,我觉得你如果真有和裴家结亲的意向,建议你别走相亲联姻这条路,直接追吧,这样或许更可行。”

  “趁裴大小姐还没有男朋友。”

  时曜邪气的眸子微顿。

  面无表情。

  没应声。

  左皓见时曜没什么反应,一把拍在自己脑门上:“瞧我,想什么呢,你怎么可能会主动追人?更何况那裴家大小姐你今天才认识,又不是对她有多喜欢,完全没到以你的性格都愿意主动去追求的地步。”

  时曜依旧没说话,就斜睨他一眼。

  左皓以为是他再次提起相亲被拒绝戳了时曜的伤疤,忙说:“别受打击了,相亲失败就失败,咱也不缺裴家那点资源。”

  从始至终,左皓都以为时曜会同意去相亲,是因为裴家在海城的地位。

  时曜白手起家,就算时至今日他的成就已经不低,也是与裴家这种老牌家族不能比的。

  如果和裴家联姻,时曜在海城的地位会更上一层楼。

  左皓不觉得时曜有用联姻来稳固地位的想法有什么不对,主要还是因为……联姻的对象足够优秀,和时曜很相配。

  时曜淡淡看左皓一眼,仿若看智障的一眼,然后走到停车场开车离开。

  瞬间领悟他眼神的左皓:“……”

  他生气了!

  懒得再跟着安慰他!

  各回各家!

  ——

  【作者有话】

  男主非重生,重生的只有女主。1v1宠文,绝对身心干净!至于男主前世那么多女朋友,会解释的,看到后面就知道了哈,这是个洁癖作者,怎么可能真的让男主和女主以外的人在一起?哪怕是前任,都不可能有!不要觉得我们男主的戏份不够重,前期是少了点,见面以后,男主戏份很重的。这是一个亲妈作者,不会对男女主厚此薄彼的!欢迎入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