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影帝会洗脑
这个影帝会洗脑

这个影帝会洗脑

十二条蛇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2-06-05 19:26:18

腹黑宠妻影帝沈木X外表御姐内心傻白甜逗比蒲桃 【洗脑大神】【玩伴重逢】【宠妻狂魔】【作天作地小妖精】 文案一 两个人第一场戏是吻戏,导演喊了卡之后,蒲桃坐在剧中的太子位上指着自己微微肿起的下嘴唇向导演告状:“导演,他咬我!” 文案二 因为蒲桃要过生日了,沈木几人偷偷策划了一场生日会,在和任冰单独商量时却被逮了个正着,蒲桃靠在门框上问:“你俩干嘛呢?”沈木也靠在门框上吊儿郎当的:“干嘛,看到我俩单独在一起吃醋啊?” 文案三 狗仔乱传蒲桃的绯闻,说她一晚上先是约会陈安旭再是去他家过夜,沈木提前告白并立即官宣:承蒙大家关心,昨天是我带我女朋友去看陈安旭演唱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拍我,也确实是我和我女朋友一起回的我家,谢谢关心。 在主持人问道是不是因戏生情时,沈木道:不是因戏生情,是戏外单纯对她动心 文案四 后来有一个微博热搜叫#论沈木对蒲桃到底有多少称呼,有人做出了总结:宝贝儿,宝宝,亲爱的,甜心儿,乖乖,小乖,心肝儿,桃桃,美少女,小瘦子,老婆,小公主,小宝.... 有记者问道这一话题,沈木只甜蜜的说:我觉得这些称呼都表达不出我对她的爱。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十四章

第一章

  今天是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号,天气已经开始慢慢变凉,外面下起了大雨,天空被乌云大片大片的遮挡住,昏暗极了,看着像世界末日一般。

  在一个高档公寓里,一个身形纤细的女人正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厚厚的头发遮挡了整个张脸以至于看不清长相,但在微微的轮廓中可以看出或许是个美人。她安静的像一件物品,如果不是她有轻微的呼吸,都会让人误以为她已经去世了。

  忽然,一段刺耳的铃声在空荡安静的房间里响起,打破了宁静也打破了女人的睡意,但因为工作的连轴转导致她疲惫不堪,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打算接。忽然,铃声断了,应该是对方挂掉了,可是还没清净半分钟,铃声又响了起来。女人烦躁的低吼了一声,认命的在四周乱抓着,抓了好一会儿才抓到刚刚随手乱扔的手机,她烦躁的把手机放到耳边,语气中带着稍许的不耐烦:“干嘛?”

  “给你打电话干嘛不接。”对方好像有点恼,语气中带着质问。

  “啧。”女人扶了扶因为过度缺乏睡眠而头痛的脑袋,缓慢的坐了起来。女人长的很美。她是典型的瓜子脸,眼睛是很漂亮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显得勾人,眼睫如鸦羽般黑而密,鼻子很挺,嘴唇也是薄薄的,她的鼻侧有颗痣,增添了她的辨识度。瀑布般的卷发乱糟糟的拢在脑后,却一点也不拉低她的美貌。

  “陈姐,我好不容易休息,你还找我。”女人认命般的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想着还好阴天要不然肯定特别刺眼,屈服道:“找我干嘛?”

  “公司给你接了部剧,对你以后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一个月之后开拍,剧本我等下给你送家里去。”陈布正看着那部剧的剧本,小说翻拍,大女主戏,配置也很好,导演是圈内很多人都攀不上的那付,男主是近几年特别火的沈木。

  “陈姐,说好的半年休息呢!我不去。”女人有些生气了,唇线绷得很直,双手握着拳头,本来想着休息休息就带着父母去旅游。

  “蒲桃,你先别急着拒绝,这部剧导演是那付大导演,男主是沈木,而且配角的配置也很好,拍出来一定大火,你最近又是上升期...”陈布劝说道,她知道这件事是公司的问题语气不敢很重。

  “那.....”蒲桃也有些心动了,她也深知最近这些年正是她的黄金期,女演员最好的市场就这几年,但是为了维持面子,她佯装勉强道:“我看看吧。”

  挂了电话,蒲桃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身心俱疲,她好像已经三年没休息过了,她真的好累。

  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了,蒲桃忍着起床气去给陈布开门。

  陈布进门时看到蒲桃微微一愣,蒲桃明显是刚醒但她还穿着刚刚在飞机上的衣服,她已经累到不想换衣服睡觉了。想到这儿,她心里不禁有些泛酸,蒲桃刚进圈就红了,公司当时正处于危难时刻,抓住一个红的就开始了无限的压榨,导致蒲桃三年从未休息过,每天都在片场过,以至于二十二岁的她已经浑身病了。

  “这两个月你就专心钻研剧本,没有其他工作。”陈布将剧本放在桌子上,看了蒲桃一眼。

  “知道了。”蒲桃打了个哈欠,随即将剧本拿到自己怀里但并不打算看。

  “那我先走了,有事随时联系我。”陈布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不送。”蒲桃又大了个长长的哈欠,看样子是特别困。

  陈布离开后蒲桃把剧本放到自己化妆台的抽屉里则去了洗手间慢慢的卸妆,期间还给圈外好友郑鑫语发了视频。

  “你这黑眼圈都要比我的长了!”视频中的郑鑫语正抱着电脑码字,很快就重重的敲下最后一个符号将电脑关闭拿着手机窝到床上气愤道:“您老板还真把你当机器人了。”

  “对啊,现在说好的给我假期,这不,剧本又拿来了。”蒲桃将脸上的泡沫冲干净拿着手机返回化妆台将尘封已久的护肤品拿出来,一边慢悠悠的护肤一边和郑鑫语吐槽:“我们老板说话像放屁一样,这三年都许给我n次休息,可是一到时间就反悔,只能怪我没能力反抗他。”

  “这次你老板给你接的什么剧啊。”不知何时郑鑫语手里多了包薯片。

  “这个。”蒲桃把剧本拿出来展示给她看,咬字很重的读出了名字:“曲澜传!”

  “卧槽!”郑鑫语动静很大的坐了起来,薯片撒了一床,就连视频那方的蒲桃都吓了一大跳:“发什么神经?”

  “我最近刚刚看完曲澜传,超好看,我超级喜欢!!!”郑鑫语激动的口水乱飞,接着又很快的转变了表情,指着蒲桃警告道:“给我好好拍,要不然我就代表原著书粉解决了你!”

  “呵呵。”

  “不过....”郑鑫语把薯片收拾了装在袋子里躺了回去慢悠悠的问:“男主是谁?”

  “沈木啊。”此时蒲桃也完成了简单的护肤,拖拉着拖鞋去更衣室找睡衣。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郑鑫语再次坐了起来。

  “你有病啊,咋咋呼呼,把我这个美女吓坏了。”蒲桃翻了个白眼就把手机放到死角换睡衣了。

  “沈木啊!桃子,沈木,我喜欢他好久了,你和他合作是不是就代表着我和他也能见到!好幸福.....”郑鑫语还在兴奋的喋喋不休。

  “你什么时候喜欢沈木了,我咋不知道,你不是喜欢哪个rapper猩猩嘛。”

  蒲桃无意的话却让郑鑫语脸色沉了,挡她看到蒲桃的脸时就开始抽泣:“你不爱我了,我喜欢猩猩都是半年前的事了,我早就入坑沈木了。”

  “不记住我的喜好就是不爱我的第一步,你!已经踏入了第一步,接下来就是遗忘我疏远我,你个渣女,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狗了!”

  “没有,我只有你这一只狗!我发誓!”蒲桃表情真诚。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