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腹黑墨王妃
重生之腹黑墨王妃

重生之腹黑墨王妃

牛奶凉了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1-07-02 10:10:44

夏候府的嫡女夏初从小女扮男装,
前世她一心恢复女儿身嫁四殿下为太子妃,
为他笼络人才,倾其所有,他夺位后将她一剑穿心。

重生一世,她表面玩世不恭,身体孱弱,
内里却积蓄力量,还找到自己真正的恩人墨王
两人联手虐渣打脸,开启复仇之路。

【女强男强,男女主都是腹黑毒舌护短的狠辣主,欢乐甜宠虐渣文】
(夏有伤春冬悲秋)新书已开,欢迎跳坑。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结局

第一章 重生

  萧国四十八年,夏侯府。

  一个月前,夏侯爷过生辰的当天万里飘雪。

  在此之后,银装素裹的长安城千里冰封。

  至今未化。

  侯府,云栖院内的嫡子房中,惊起了清脆的女声。

  “少爷,少爷?少爷!少爷醒了!!”

  带着欣喜的呼声,那名丫鬟跌跌撞撞的夺门而出。

  躺在床上的夏初轻轻睁开双眼,目视着丫鬟踉跄的背影。

  他打量了四周一眼,是他的六柱架子床。

  床的四角安立柱,正面又多加了两根立柱,床顶部安盖。

  两边各安方形栏板一块,形成了门围。

  床的三面装有围栏,用小料拼插成了三角纹样。

  床屉用棕绳和藤皮编结成胡椒眼形。四面床牙浮雕螭虎纹饰。

  他伸手摸向床屉,发现里面空空如以,萧言竣送给他的那块玉佩消失无踪。

  他本以为自己是被人救出,送回了侯府。

  这一摸,才发现。

  自己手如柔荑,指若削葱根。

  少年轻轻蹙眉,他的双手不是被萧言竣挑断了手筋么。

  他不禁翻转看了一遍,惊觉自己的双手,太过娇小。

  勉力支起身子下了榻,疾步走向了卧房西南角处的铜镜。

  夏初看着那面长形铜镜。

  铜镜里的少年也在看着他。

  这是他……

  十三岁的模样。

  记忆如噩梦般汹涌而来。

  他想起了闭眼前的最后一个画面。

  萧梓穆被万箭穿心,缓慢而艰难的朝她踏步走来。

  却终究,半路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天空一道惊雷,暴雨随之倾盆而下。

  她撕心裂肺的喊着:“梓穆!!!”

  一声嗤笑在这声梓穆之后响起。

  萧言竣踱步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是朕不好,朕没有想到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将这萧氏王朝拱手相让。

  啧,真是枉费了朕还特地为他准备的重重埋伏层层机关。

  他却只身前来,带着自己的命,玉玺,遗诏来求我。求我放了你。真是可笑,枉为萧氏血脉。”他俯身,捏着她的下巴。

  看着她的双眼里迸发的强烈恨意笑出了声。

  “斩草除根,才是朕的风格。”

  天子剑出鞘,刺入她的心窝,穿插过她的身体。

  他附在她的耳畔,亲密无间的呢喃:“夏初,其实你从未爱过我。”

  夏初不觉得疼,她只有浓烈的悔与恨,夹杂着不甘跟愤怒。

  她张口,啐了他一脸的血……

  “我在此立誓,赋我来世为折辱你而生,成为你的噩梦,如影随形,如蛆附骨,至死方休。”然后她闭上了眼,再睁眼已是镜中样貌。

  天道轮回,她居然重生了。

  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脖子上还有着一道勒痕。

  上一世,在她十三岁的那一年,师傅放她下山贺她爹的生辰。

  刚到侯府,便迎面撞上了来贺寿的萧言竣。

  她抬头,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俊美异常的脸。

  薄薄的嘴唇,英挺的鼻梁。

  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一双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此时正俯身看她。

  才不过十六的年纪却已身型挺拔修长,他袭着一身月白色的锦袍,佩着一块不算贵重却格外精致的龙形玉。

  只一眼,夏初便觉得自己的心尖上,破土而发了一个小芽。

  呵,可不是么。

  日后这个人,不但让她的心尖上发了芽,还亲手在她的心尖上插出了一朵血花。

  可上一世的她哪里知道这些,甚至忘了当时的自己袭着一身男装,还兴高采烈的抱了他。

  随即被夏侯爷扯了下来,拽她至身后向萧言竣行了一礼。

  “犬子无礼,惊扰了四殿下。”侯爷面色颇为尴尬。

  “这位就是侯爷唯一的嫡子夏初?”萧言竣颔首后询问。

  “正是,犬子夏初,自幼体弱,送往姿蓝山上调养。不懂规矩,让殿下见笑了。”侯爷见他询问,便解释了一番。

  “无妨。小侯爷热情可爱,我甚是欢喜。”萧言竣说完还朝着夏初牵起了一丝微笑。

  本就绝美的容颜,瞬间生动和煦了起来。

  仿若初初冉起的太阳,让夏初觉得温暖又美好。

  她越过夏侯爷,走到他的面前,扯了扯他的衣袖,满脸通红的说道:“我亦欢喜你。”

  夏侯爷赶紧拉着她在身边坐下,不停布菜,恨不得塞得她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宴席结束后,夏侯爷领着她进了书房,屏退了下人。

  夏初便立马上前挽住了夏侯爷的胳膊撒娇道:“父亲大人,我要嫁给萧言竣。”

  夏侯爷在她攀上自己胳膊时的笑,还没来得及散开,便被她后面的一句话,雷的外焦里嫩,当时脸就垮了下来。

  “不可。”侯爷斥道。

  “有何不可?他虽贵为皇子,但是爹爹您也是萧国第一侯,我又是侯府唯一的嫡女怎会辱没了他。”夏初蹙着秀眉反问。

  “夏初!你的身份是个男子。”

  “那我做回女儿身就好了嘛。”

  “胡闹!这是欺君!”

  “娘亲当年为了救陛下而死,这点小事皇上不会怪罪的吧,他还白捡个儿媳妇呢。”

  “你!逆子,你可知晓为何我与你母亲从小将你做男孩装扮。”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要嫁给萧言竣。”

  夏侯爷被她的一句“不想”揶的面色铁青,又被她的一句“要嫁”气的浑身发抖。

  “来人,将这逆子锁进屋里,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放他出来。”侯爷面色黑沉唤了小厮押她回屋。

  “父亲,父亲,你若不允。我,我死给你看。”夏初一边挣扎一边哭喊。

  夏侯爷挥了挥手,示意拉下去再不多言。

  随后她被关进房间。

  一个月内,彻底实施了一哭二闹三上吊。

  夏侯爷被她弄的实在没有办法,以泪洗面后让她换回了女装,带着她进了宫请皇上赐婚。

  可之后,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萧言竣在得知她本为女儿身后,言辞之间竟意欲迎娶。

  皇上也未怪罪侯府,并册立四皇子为太子,赐天子剑。

  指婚侯府嫡女夏初为太子妃,待及笄后大婚。

  她得尝所愿,本以为这一切都只是幸福的开始。

  却没想到。

  至此。

  噩梦,正式降临……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