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黑化万人迷
他是黑化万人迷

他是黑化万人迷

Hains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1-02-22 13:14:34

【养成+病娇+追妻火葬场+暗黑】 【新文:《我养过的崽都成大佬了》已开,沙雕团宠类,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呀!】 * 付以有一个特殊体质——所有爱上他的人都会想要杀死他,不论男女。 所以他只有不断地逃跑,不断地挣扎着生存。 终于有一天,他从三十个人的追杀里逃脱,却也身负重伤,倒在了一片草地里,鲜血横流,伤口溃烂,他奄奄一息。 ——也该死了。 但他想活着。他只是想活着。 耳边传来了脚步声,他微微侧目,便看见了一位拿着镰刀一步步朝他逼近的少女。 付以嘴角忽然有了一抹微笑,他冷眼看着这个少女,随后道:“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刚割完猪草打算回家喂猪的穿越某女:“……” ——我去!! * 病娇黑化天天以为姐姐爱自己要杀自己的作死男主(付以)*真对男主没兴趣一心嗑纸片人不想杀掉男主的乡下养猪实际上是大佬的氪金女主(景书)。 注:本文微+伪科幻,作者脑洞大开那种哈哈哈
目录

1年前·连载至【005】关于后来啊

【001】无尽逃离者

  第一个阶段。

  是喜欢。

  喜欢,言听计从。任何的要求,喜欢你的那人都会帮去实现。

  钱财,珠宝,别墅,豪车,以及各类奢侈品,亦或是——违禁品。

  只要想要,他们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拿到。

  甚至你对他说——我要你的命。

  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拿起刀子,割断自己的喉咙。

  第二个阶段。

  是爱恋。

  爱恋,疯狂的占有,独占欲,爱上你的那人会被独占侵蚀头脑。

  手,脚,头颅,内脏,器官,以及你身体的所有细胞和血液。

  只要是属于你的,他们都病态般的想要得到。

  刀子在身体各处划过,没有麻药,失去理智的人不会考虑到那些。

  他们只是想杀了你,让你永远独属于他们。

  从第一个阶段到达第二个阶段的时间,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缩短。

  起初是六年,后来的四年,再到三年,一年,甚至……会更短。

  *

  推开门的那瞬间,屋内的血腥味便充斥着鼻腔。

  房间里的断肢残体遍布,景象可怖,那些红色的液体就像一团团业火将人的眼睛灼伤。

  抬起头,他看见的,是屋内还在厮杀的人们,男的,女的。

  福利院里,几乎所有大人。

  那些狰狞疯狂的脸上都带着失去理智的爱意。

  就在暴露在众人面前之时,他便感觉到所有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狂热的爱,和狂热的渴望。

  鲜血还在滴落,滴答,滴答。

  木质地板被鲜血浸湿,那些液体顺着地板的缝隙不断渗透,将一切事物浸染成红色。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恶心的味道。

  腐朽干枯。

  付以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切。

  屋内的人都停止了动作,他们就只看着他。

  ——只看着他。

  就像饥饿许久的怪物,渴望着一份新鲜的血肉。

  那些浑浊不堪的瞳孔,那些被极端渴望之色覆盖的脸庞,疯狂的爱意在脸上尽显扭曲姿态!

  “小以……”

  不知是谁忽然唤了一句。

  就像点燃引线的火焰,将这被沉默阴森氛围包裹的空间瞬间炸裂开来!

  “小以!!是小以!!”

  “小以!我爱你啊!!”

  疯狂的嘶吼声叫嚣着耳膜!

  他们就像蜂拥而来的巨浪,堆积着人山!拿着一把把沾满血液的刀子朝着少年冲来!!

  “小以!!请属于我一个人吧!!我爱你啊!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滚开!让我杀了他!让我杀了他!他只属于我一个人!”

  那些人疯狂地互相厮杀,只为了争夺杀掉唯一心爱之人的机会!

  没有犹豫,也许是经历了太多次了。

  他并不迟疑,也没有惊慌失措。

  少年的脸上面无表情,他镇定的关上门,随后用力堵住这豁口!

  他迈开步子,捏紧拳头,红唇紧抿,朝着唯一的大门奔跑而去!

  “砰!砰!砰!”

  身后的木门被撞击地发出剧烈响动!

  木门难以支持三十多个人的攻击!

  在少年踏出铁制大门的那一刻,身后的木门便猛地破碎开来!

  木屑飞溅,那些洪水般疯狂的人在追赶着前面的少年,他们手里拿着各式小刀,就像索命的厉鬼,可怖吓人。

  付以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逃!”

  就像当初从实验室里逃出来一样,不能回头,不能回望,他得活着,他必须活着。

  他只是想活着。

  铁门是打开的,付以跑出福利院的大门后,面对的是一条十分宽广无人的马路。

  马路上并无车辆。

  这座福利院地处位置较为偏僻,因此在夜间极为冷清。

  转过街角,正要逃往城镇之时,那黑暗中埋伏的人却突然冲了过来,拿着刀子毫不犹豫地刺进少年的腰侧!

  剧烈的疼痛从腰侧袭来,少年转过头,看见平时温柔的福利院院长狞笑着盯视着他,眼睛里泛着浓烈的爱意!

  “小以!小以!”

  刀子在伤口里搅动一圈,增加了痛感!

  付以拔出藏在兜里的小刀,趁男人不注意,用力扎破他的头!

  “滚开!”

  一声呵斥,他将身边男人踢开,捂住流血不止的伤口,顺着那条通往城镇的小路奔去!

  身后的人群依旧在追赶,他们如论如何都甩不掉!

  体力在渐渐流失,血液也流淌不止。

  大概是闻到了少年鲜血的味道,那群人眼底的猩红狂热更加恐怖,脚步也越发快速!

  “小以!小以!”男声女声交织在一起,他们疯狂追逐!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的汽车突然朝着少年冲来!

  付以瞪大双眼,转身抓住墙壁上的水管,用力一跳,他奋力避开了那辆冲撞而来的车辆!

  汽车将后面那群追逐者全部撞开,一时间,那又是一副令人心生惊恐的画面!

  黑色汽车的玻璃窗从内部打开,熟悉的声音传来:“小以!快上车!我带你逃离这里!”

  是女声。

  付以看过去,那是曾来看过自己并表示过收养意愿的女士!

  只见过几面,平时对他的态度很普通,也许他对她的第一阶段吸引并不强烈,因此不会开启第二阶段。

  付以打开门,坐上了这辆兰博基尼。

  女士家很有钱,是富家女,只是一直和丈夫没有孩子。

  “谢谢您……”付以虚弱地说:“为什么……您会突然过来?”

  女士开着车,神色看上去十分悲伤:“我的丈夫……他疯了,他在家里拿着刀,突然神志不清地要冲出大门,说是要杀了你。”

  “杀我……”付以忽然自嘲地笑着。

  “都要杀我……”

  他的声音干涸,没有水,嗓子在逃跑过程中变得极为干燥。

  这次……只过去了一年。

  时间越来越短了。

  六年,四年,三年,一年。

  黑色的兰博基尼行驶在漆黑的马路上,周围路灯一闪一闪,经久未修理,沉不了多久了。

  终于安静下来,然而少年却依旧不敢放松警惕。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静静地问着这位神色焦急,还在开车的女人道:“那么……您的丈夫呢?”

  “呲——”

  汽车突然刹住!

  好像触碰了什么不该问的东西。

  女人神色呆滞,她慢慢转过头,眼眶里,充满了泪水。

  “小以……”她哭泣着:“他死了。”

  “我把他杀掉了,因为——”

  下一秒,付以的腹部便被一把瑞士军刀被穿透了!

  女人满脸都是泪水,她的眼睛里充斥着疯狂的爱意,尖锐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十分凄厉:“他要跟我抢你!他要跟我抢你!”

  “我这么爱你!我才不会让你死在别人手里!!”

  付以拼尽全力推开女人,他忍痛抽出刺穿自己的刀子,然后对准女人的太阳穴狠狠扎下!

  *

  大货车司机看了眼时间,大概是凌晨三点了。

  他将车子停在路边,在山路上,看着夜色风景,抽了一根烟。

  再回到车里时,他似乎闻到了一些血腥味,但是他运输的是玉米,不可能会有血腥味。

  想了想,也许是脑子还不够清醒,他决定明天把车开到目的地后,就好好睡一觉。

  当天边泛起鱼肚白时,司机的肚子有些饿了。

  车上有泡面和热水,他泡好泡面,刚准备吃,便听见大货车后面的玉米堆里好像有点声音。

  难道是有人在偷东西?

  司机生气地放下碗,拿起车上的竹竿,推开门走了下去,“你给我出来!”

  吼完一句话,他翻身上了后车,却愣住了。

  玉米堆里什么都没有。

  唯一留下的,便只有浸染了玉米的,一滩鲜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