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之力
一国之力

一国之力

硬酥糖

科幻/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0-11-02 13:37:41

一场意外,祝平穿越到处于工业发展初期的异世界。 他可以每隔几天与家乡“通话五分钟”。 于是乎,全国的物理学者、建筑学博士、医学专家,甚至是自由格斗大师,都成为了他的“智囊团”。 赚钱? 最顶尖的金融分析师帮他出谋划策。 练武? 生物学、药理学资深专家为他指点迷津。 魔法? 天河号计算机全天候给他推演能量构造最优解。 …… “我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其实我只想当个普通人罢了。” “没办法,谁让背后支持我的是……一国之力!”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没有人比我更懂诸天》

第一章 家乡的电话

  窗外的银辉洒落在书桌上,照亮房间中古朴的陈设,摆钟还在维持着它那亘古不变的节拍。

  “糟了,论文还没写完,现在还不能睡。”祝平从书桌前爬起,习惯性的活动颈部关节。

  睡眼朦胧的他一边捂着嘴巴打起哈欠,一边在桌面上随意的摸索。

  指尖传来了一道不同于桌面的,软滑柔顺的奇特触感。

  羽毛?

  心中忍不住联想到:有人在实验室遛鸟了?

  “嘶……睡觉压到眼睛了!”

  祝平睁开双眼,月光照耀下,是一片光怪陆离的黑暗世界,建筑、家具、甚至是自己的手……

  以及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在流动、变化。

  本该笔直的线条,现在却变得如同将水波、高斯白噪声的频谱、代谢曲线拼接在一起般诡异、浮夸。

  一种极具想象力的扭曲。

  “这么黑,停电了吗?”神经大条的祝平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向抽屉中摸去。

  他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研究生,每天不是在做实验的路上,就是在写论文的路上。

  再加上最近导师接了一大堆项目,身为完美“无价”工具人他几乎吃住在实验室里,为老头子的新车奋斗着。

  “今天又是熬夜肝论文,元气满满的一天。”

  祝平在抽屉里摸索着,想摸出自己提前准备的夜宵,半袋薯片和一瓶肥宅快乐水。

  不过摸来摸去里面除了一块硬邦邦的金属工艺品外,什么都没有。

  中段冰冷光滑,有一层层的顺滑波纹,一头是小拇指粗细的钢管,另一头则是被细腻的软牛皮包裹的把手……

  这是枪!

  精神高度紧张之下,祝平睡意全无,眼前的景色逐渐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当啷一声。

  身后的高背椅被他瞬间起身带倒。

  “该不会是有人和我开玩笑吧!”

  他惊恐万分的看向四周,用力的摇了摇头,握着手中的“仿真左轮手枪”,喉咙干涩。

  外面的月亮又大又圆……它就像是经过艺术处理后,放大P上去的一般。

  月亮吃激素了吗?

  你长这么大,地球还要不要面子。

  祝平想开灯,但找不到开关,一顿摸索之下,却摸到了挂在墙壁上那细腻松软的毛皮和野兽的头颅标本。

  好不容易维稳的心态,瞬间爆炸。

  墙壁上挂的标本,像是虎,但又有修长的外露牙齿……剑齿虎?他不敢继续触碰。

  “这是哪?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祝平花了十分钟时间,将每一个癫狂的脑细胞收拢起来。

  压制住恐慌,才勉强恢复了思考能力后,空白的大脑终于正常运转。

  第一反应便是:自己似乎、好像、确实穿越了。

  “老爷,您没事吧!”

  房间的门被一位体型颇为健硕的女人推开,月光下,女人的体型如同成年黑熊般高大健硕。

  但一种没来由的熟悉感让祝平心神微微安宁。

  “没什么事,妮娜,你帮我把灯点着吧!”祝平的神情不禁错愕。

  ‘我为什么知道这女仆叫妮娜?’

  ‘我为什么知道她是女仆?’

  ‘我为什么能听懂陌生的语言?’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灯亮了。

  墙壁上挂着的油灯绽放出微弱的光芒,将整个房间点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辛辣味。

  “鲸油灯味道好大。”祝平脸色愈发难看。

  ‘我为什么知道这玩意儿叫鲸油灯?’

  迷惑、未知、恐慌,种种负面影响叠加在他的精神上,让他想要放声嘶吼。

  然而在他大喊之前,而健硕女仆妮娜先他一步,尖叫起来,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目光锁定在祝平的手上。

  女仆似乎是被左轮手枪吓到了,下意识后退两步,低头躬身,如同胆小的巨型黑牛般,瑟瑟发抖。

  “我把它拿出来只是为了保养一下,你先下去吧!”

  祝平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捏眉心,顺便朝壮硕女仆摆了摆手……这是他从影视剧中模仿来的对话模板。

  待房间中只剩下他一个人后,急忙找块玻璃,查看自己的容貌。

  修长的眉毛下是如同黑宝石般的双眼,挺翘的鼻梁,微薄的嘴唇……容貌还是那般英俊,但明显年轻了许多,脸颊上还带有一丝稚气未脱的胶原蛋白。

  “我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吗?”

  祝平忍不住慌乱了起来:“我该怎么办?有人能帮助我吗?

  给自己一发能不能穿越回去?

  不行!万一不能回去就亏大了。

  系统,有没有系统大大帮我一下……”

  就在这时。

  【喂喂,咳咳,喂,听得到吗?听到请回复,听到请回复……】

  “听得到,听得到!”祝平脑海中出现声音,可他仍忍不住看向四周,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大声回复。

  【请问你是祝平同学吗?】

  听到脑海中再次响起声音后,祝平狂喜:“对对对,我就是祝平,需不需要我验证身份,我是北工的学生,学号是XXXXXXX。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文能提笔控洛丽,武能……”

  【祝平同学你不要着急,你现在在哪,我们想办法救你。】

  “在哪?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啊!”

  【你看看你四周是树林还是平原,远处有没有高楼大厦,除了你之外有没有会说话的人……对了,如果有人的话暂时不要接触他们。】

  “有,外面有七八层的建筑,有点像维多时代的大欧,就跟莽夫信条中的场景一般……至于这个世界的人,我刚刚接触过了啊!

  而且还叫我老爷呢!”

  【什么?那个世界真的有人?】

  【那个人什么样子,是和人类一样吗?】

  【你是不是与异世界的自己融合了?】

  【你现在有特殊的记忆吗?你脑子里有不属于你人格吗?】

  【……】

  一股老头老太太的吵闹声一窝蜂的响起,将祝平的脑仁变成了菜市场。

  祝平听到这些人一直在发问,吵的他情绪越发急躁。

  “没有!没有!都没有!你们在说什么?

  告诉我,我在哪?

  你们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要回家,我要回到自己家里,我不想呆在这种地方!”

  祝平脑海中的声音停顿了片刻,而后换成了另一道声音,就像是打电话的另一端,换了人一般。

  这声音威严、稳重,令祝平焦躁的心神,得以片刻安稳。

  【祝平同学,我是对外宇宙部发言人,你先不要着急,重点内容长话短说。

  在三天前,我们捕捉到一道以异常高维信号频段,我们打算以此作为基础,将波动频段扩展开,进行研究。

  结果实验发生意外……】

  祝平忍不住询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们发现高维波与北工大的实验楼链接在了一起,同时将你送向异世界。】

  “你们做实验,为啥传送的是我?”

  【……】电话那一边沉默片刻。

  “那我还能回去吗?”祝平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问题。

  【可以!祝平同学你要相信自己,相信我们一定会把你带回去的。】

  我怀疑你们在立FLAG,但是我却找不到证据……祝平神色古怪,说道:“行吧……”

  不过当他还想再聊一会的时候。

  【抱歉!祝平同学,我们每次只能和你通话五分钟……剩下的时间,长话短说。

  结合你现在的处境,你应该做的是看看融入进社会中,不要暴露自己。

  看看有没有史记、常识读物、笔记之类的物品帮助你融入社会……】

  【接下来将会有一群由全国最顶尖的物理学家、生物学家、金融学家……组成智囊团,为你提供帮助。】

  【除此之外,还需要你帮我们探索这个世界。】

  “探索世界?那我需要做什么?”祝平心中有点慌,任谁处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都会失措。

  【你看看这个世界有没有发明出钟表,看看时间刻度,与家乡的是否相同。】

  祝平环顾四周,看向房间角落摆着的那块古朴大气的落地钟。

  或许只是在他自己看来古朴。

  “时间刻度与家乡的相同啊!都是十二个小时,六十个分钟的刻度。

  具体时间频率,我给你们形容复述一下啊!

  哒,哒,哒……”

  【竟然和地球的时间频率相同,那就代表这颗星球的自转周期也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太神奇了,这可能就是平行世界,当然还要更多的数据测量才能下定论。】

  双方闲聊了一会。

  祝平将自己的处境简单描述了一遍,对方也给予了回复。

  当听到电话中的声音中逐渐出现杂音,出现刺耳的噪声时,他的心神顿时慌乱起来。

  很多人都是这样,拥有时不觉得宝贵,失去时追悔莫及。

  “别挂电话,告诉我,下一次和你们通话是什么时候。”

  【当我们……捕捉……高维信号波……短则一两天,长则近一个月。】

  祝平脑海中的声音完全消失后,心中就像点燃了一颗火药桶。

  剧烈燃烧、爆炸,焦躁的情绪不断的冲击着仅剩的理智。

  他想要发泄。

  想要摔点什么的破坏欲,不断滋生、蔓延,最终占据整个心扉。

  祝平拿起桌子上的笔筒,而后默默的放下:“这玩意摸起来好奇怪,凉凉的,冰冰的,难不成是玉?

  如果是真货的话,那可值老鼻子钱!摔掉太可惜了。”

  然后他又拿起了桌子上的手记本,轻轻抚摸上面的皮质封面:“好软的小牛皮,好精致的装订,纯手工制作,一定价格不菲!”

  ……

  就这样,他一会拿一会放,房间中的“古董家具”令祝平完全没有那它们撒脾气的勇气。

  贫穷让他保持理智。

  “这些都是我的,我还要摔它,我是不是撒?”

  最终他选择将桌子上的羽毛笔扔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