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穷小子了
我不是穷小子了

我不是穷小子了

十二条蛇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0-11-26 15:02:53

[校园爱情][一见钟情][追妻火葬场][逆风翻盘][半甜半虐] 白槿身边所有的朋友都没想到,在初中换男人如换衣服的他竟然在高一收心和一个穷小子陆柯开始了认真的校园恋爱。 开学第一天白槿对​隔壁班的阳光少年陆柯产生了好感,本想和他谈个恋爱玩谁知道越来越走心,慢慢的就离不开了。 好景不长,陆柯很快就被白槿的富豪妈妈找上门,以你太穷了养不起我女儿逼迫分手,陆柯挣扎期间被自己的妈妈以死逼迫分手,只得不得不分。 “陆柯,你留不留我” “不留” 白槿最终被母亲带走生活。 十二年之后他们再次相见,陆柯已经变成服装行业一霸,白槿则自己创办了酒馆,在一次巧合下他们相遇,陆柯则开启了漫漫追妻路。 (不会写简介,请见谅!正文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每天晚上十点双更! ​新文《这个影帝会洗脑》已经上了哦!大家多多关注呀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二

第一章

  九月总是充满希望的一个月,学生开始了新的学期认识了新的朋友,可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骆子络,你找死?”

  微风扶起窗幔,窗外蝉鸣聒噪,惹得人心烦。少女正扣着蓝牙说教对方。

  少女十分美艳,尤其是那对眼睛,勾人心魄,阳光斜照,皮肤白到反光。没有瑕疵。

  “不敢不敢,不过,槿姐,莫干那货天天在我和董思白面前要死要活的我们烦死了,你什么时候来把你的旧情人收了?”骆子络坐在车上翘着二郎腿,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

  “他想死就让他死。”白槿把电话挂了蓝牙耳机随手丢在崭新的沙发上。

  “小槿。”白槿的母亲坐在餐桌上朝她招手,白母穿着讲究,浑身上下透露一股优雅大方的气息,同时,也有种压迫感。鼻梁高挺,五官精致,白瑾怎么看都像是和白母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白槿拉开凳子坐下来,给了自家母亲一个有话就说的眼神就拿起面包片开始抹巧克力酱。

  “今天你去学校报道,我让陈叔送你过去,然后你去找....”白母盯着白瑾说。

  “你呢?”白槿手上抹酱的动作不停,表情很不耐。

  “妈妈今天有个会,不能......”

  话还没说完,白槿就把涂了厚厚巧克力酱的面包片硬生生丢到桌子上,嫌弃得斜了眼白母,拿着书包要走。

  “吃了饭再走。”白母皱着眉头,伸手从餐桌上抽了张纸巾擦手,有一种莫名的气场,气氛降到冰点,旁边的两个保姆不禁打了寒颤。

  白槿冷笑一声慢吞吞的撕开了一颗棒棒糖丢到嘴里,偏头道:“难吃。”

  白槿喊着陈叔跟上,陈叔向白母俯身告别提起钥匙串,大步跟在白瑾身后。

  走到了半路白槿让陈叔停车,自己喜滋滋的下车买了笼小笼包吃。

  “小槿,你干嘛跟董事长怄气啊。”陈叔通过后视镜看正翘着二郎腿一口接一口吃包子的白槿叹了口气。

  “谁跟她怄气了,是她在我来之前告诉我会好好对我绝对不忽视我,现在这么快就打脸了,怎么就是我怄气了。”白槿继续吃手中美味多汁的小笼包,小笼包的香气蔓延整个车内。

  很快就到了学校,这个学校是这个城市最好的高中,报考之前白母去她那里求她报考这所城市的学校。

  没错,她那里,她是离异家庭,她爸妈在她初一就离婚了,之后她就一直自己住,父母也不管她,不过她也争气,纨绔归纨绔学业倒是没落下,一直名列前茅。

  中考失利,她只考到了二班。

  白槿因为生病的原因成功的错过了她最讨厌的军训。

  去到教导处报道之后白槿就被带到了自家班主任哪儿。

  班主任叫李勤,很年轻人还帅,让颜控的白槿不由得的新生好感。

  李勤带着白槿去班的路上碰到了个蛮帅气的男生。

  “李哥。”那男生冲李勤打招呼。

  “没大没小。”李勤用手里的文件夹拍了下那个男生的背,男生笑呵呵的走了。

  没走两步,李勤一拍脑袋喊住了那个男生:“陆柯。”

  “啊?”陆柯转头的同时一缕阳光照在陆柯的脸上,显得皮肤更加白皙,少年感十足。

  “你班主任喊你去他办公室。”

  “啊~”陆柯垂着手很是难过,但此时此刻在白槿眼中却有些迷人,少年怕被班主任叫的样子,陆柯和李勤告别就走了,双手背在身后,耷拉着脑袋,背影显得很忧伤。

  李勤转身对白槿说:“我们走。”

  白槿点点头,那男生不似之前她接触的人那般社会气息,举手投足间没有一点少年的样子,这个男生穿着校服干干净净,笑起来明媚阳光,不开心的时候也是直接表达出来,是这个年纪才有的少年的样子。

  李勤开门的那一刻糟乱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他走上讲台象征性的拍了拍手,清了下嗓子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新同学,下面请新同学自我介绍下。”

  白槿得到了李勤的指示,缓缓道:“大家好,我是白槿,喜欢做数学题做物理题做化学题做语文题,以后请多多关照。”

  下面一片掌声。

  因为她的长相也是有人在议论。

  “好好看啊。”

  “长得好成熟啊,好美。”

  “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小女孩。”

  白槿因为个子原因被李勤安排在了最后一排,同桌是一个白白的女生,很安静的样子。

  “你好,我叫喻词。”喻词怯生生的朝她打招呼,白槿看到她的手不禁感叹道:乖乖,这也太白了!

  “你好,我是白槿。”白槿官方的点头,她很慢热,但是不高冷,只要熟悉起来就知道她有多沙雕。

  刚刚打了下课铃,骆子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白槿犹豫了下还是接了。

  “干嘛?”白槿不耐道,最近骆子络只要找她就是莫干的事,莫干真尼玛难缠,两个月都没甩掉。

  “我他妈受不了了,莫干那货又来找我了,死活要见你,你自己跟他说!”骆子络说着就把电话给了身边的莫干。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白槿靠在走廊边,一只腿曲起,表情不耐。

  “槿儿,我们复合吧,以前是我错了,我会改的。”莫干带着点哭腔。

  “滚。”白槿说着挂了电话,绿了她还想复合?没打死他算他命大。

  白槿给董思白打了电话,那边秒接。

  “喂?”董思白正和小男友约会呢。

  “你今天不开学啊?”白槿听到了她那边的嘈杂声。

  “这不是请假出来的嘛。”董思白挣脱开小男友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干嘛啊?”

  “莫干整天找骆子络。”白槿捏了捏眉心。

  “我知道啊。”

  “骆子络现在天天打我电话给我说,我要烦死了!”

  “要我做什么?”董思白大致了解了她的意思。

  “治他,上课去了。”白槿随着上课铃声进了班。

  这是白槿上的第一节课,是李勤的课,李勤教语文。

  白槿对上课没什么兴趣,低着头和董思白和骆子络发信息。

  ‘我真的要死了!槿姐发个话啊,要不然我都不敢揍!’世界最帅

  ‘揍呗。’槿

  ‘今天小槿刚刚给我说让我们收拾他来着。’董思白思安安

  ‘那我可不手下留情!’

  之前白槿不发话骆子络只能硬忍着,现在见她发话了,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笑容,终于!熬到头了!

  白槿和他们聊完就把手机丢到抽屉里睡觉了。

版权信息